【文】【樱井P X AD大野】01加油AD桑~!

【前言】_(:зゝ∠)_写了三天,和赶稿穿插在一起,每次打开文档都已经快12点了,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了。暂且就…先这样吧。如果以后思路清晰了,也许会继续写写番外什么的?PS·对于电视台的各种事情完全不清楚,完全都是我瞎编的!所以技术性的BUG请无视吧~(土下座)



  大野智揉着满是血丝的眼睛从走廊的长椅上爬起来,楼道的尽头开始传来说话的声音,上班的时间到了,人渐渐的多了起来,虽然自己是趴在很不显眼的地方打盹,但是被看到也不太好吧。

  他看看表,早上9点,自己睡下只过了一个半小时。叹了口气,这已经是第4天了。

最近几个新的番组和老番组的改版,布景的更改远远超过平时的工作量,大野连续四天被留下来帮忙连夜赶工,为了可以赶上收录。

虽然很累,但是他觉得很开心,因为美术、道具这些东西,是自己从小就喜欢的,再累再困,只要做起手工,就来了精神。明明不是美术组的STAFF,却央求着美术组的前辈让自己帮忙,为了有朝一日能转行美术师。

所以比起夜晚的布景赶工,对大野而言,白天的收录才是煎熬。

    

 

  “喂,没事吧你?”

  大野肩膀被猛的一拍,从半睡的状态中一下惊醒,口水都差点留下来。转过头,拍了自己肩膀的是同期的另一个男孩。

  “这两天看你一直犯困,晚上没休息么?”男孩一边推着摄影架一边示意大野把散落在旁边的线缆卷起来。

  大野揉了揉眼,摇摇头。

  “也别太拼了…影响白天工作的话,那个魔鬼制作人可不好惹。” 男孩接过大野卷好的线缆,挂在摄影架上推着走出了摄影棚。

  大野使劲拍了拍脸,想想也对,连分内事情都做不好的人,就不要奢望还能遂愿转进梦寐以求的美术组了……。他叹了口气,伸手抚上脖子,却摸到了还戴在脖子上的耳麦。

糟糕刚才忘记让男孩一起还回去…自己只能再跑一趟器材室了。看了看表,还有一点吃饭的时间。大野抱着耳麦冲出了摄影棚。却在楼道的拐角结结实实的和迎面走来的人撞了满怀。

  大野第一反应查看耳麦的状况,完好无损,松了口气,抬起头来。眼前站的就是刚才所说的,魔鬼制作人——樱井翔。

  大野吓得一缩,坐在原地不敢起来。樱井倒是好好的站着,皱着眉拉了一下挂在肩上的针织衫,然后用一种只低了视线却没低头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坐在地上的大野。停了两秒,扯出了一个樱井式微笑,伸出了手。

  “没事吧?下次走路小心点。”

  大野战战兢兢的不知如何回应那只伸出来的手,握住的话也太冒失了,不握又不给面子…姑且……。大野伸出手搭在樱井的手心里,却不敢握上去,结果变成了一个微妙的邀舞一般的动作。

  樱井感觉到眼前人的紧张,撇了撇嘴,一把抓住大野的胳膊把他拽起来。

 

  大野的双脚完全没用力气就被樱井轻轻松松的整个拉了起来,他心想,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一定每天吃很多好东西,还去锻炼,所以才这么有力气。比起自己那个搬一箱道具就要肌肉酸痛的体质好太多……。

  抽回手,大野下意识的抚了抚还留着樱井掌心温度的手臂,鼓起勇气抬头想要道谢的时候,却发现樱井皱了眉,突然散发出不快的气场。虽然自己常常被人说很迟钝,但是樱井的表情变化之大,即使是他也感觉到了。

  “那个”

  在大野还没回忆完刚才10秒钟内自己有什么不当言行时,樱井已经开了口。

  “你虽然是只是AD,但是好歹也是整个节目组的一份子,不管理好自己的话,给嘉宾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被抹黑的是整个小组。”

  “唉?……”

  一瞬间无法消化樱井指的到底是什么,大野愣在原地。

  看眼前的人毫无自觉的样子,樱井皱着眉,叹了口气,指了指大野的手。

  “指甲,下次洗干净再来录节目。”声音冷的没了刚才的温度。

 

  等他回过神,樱井已经消失在楼道里。

  “啊………………糟糕……完全…被讨厌了……。”大野沮丧的站在原地。

  樱井制作人是出了名的严格,之所以被叫做魔鬼,并不是因为性格很差,平时的他反而是个笑容闪亮的亲切领导者。但是一旦出现有违自己规则的事物,樱井就不会让它继续存活。比如无法做好节目的艺人、行为不检点的STAFF、没有能力的AD……。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不爱整洁的家伙。

  STAFF们曾经在庆功宴上借着酒劲问过,樱井制作人…是不是有洁癖? 喝的歪歪扭扭但是心情很好的樱井翔大笑着摆摆手,说自己的家可是乱的没法看,对大家和现场的严格要求,完全只是为了给观众和嘉宾一个好的印象。整洁是做人的最基本礼貌嘛。

  当时樱井的一番不知道是胡说还是酒后真言的话,让在场的人又更加深深的佩服了他的敬业。

 

  大野搓着手指尖的油彩,从器材室走出来。

  完全被制作人讨厌了呢,糟糕透了,本来想留个好印象,时机成熟就托前辈让自己转到美术组的。

现在的话,不管自己想要提出什么请求,大概樱井都会把好看的眉毛皱起来吧。

  听说,一旦被他讨厌的人,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大野看看手中拿着的配发给STAFF用的白毛巾,抬头看了看楼道尽头男厕所的标志,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你在这干嘛??”樱井瞪圆了眼睛,眉毛皱的比10分钟前还要紧,盯着眼前这个正在公共男厕所裸着半身用毛巾擦身体的男人。

……祸不单行大概说的就是这事,大野默默的想着,微微的蜷缩着身体,把挂在一边的T恤穿回身上。

“我说,刚才跟你说的话都是耳边风吗?节目的形象什么的,你是完全没自觉吗??做人最基本的礼貌也没有吗??”

大野努力的看着脚尖,一边不停的小声附和“是…对不起……对不起……”

 

 “虽然我不想听你解释,不过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我不想别人说我欺负新人。”

樱井挽着手臂站在大野眼前。有点不耐烦的用鞋跟踏着地砖。

“就是…最近…有点忙……”

“大家都很忙,就只有你忙到连回家洗澡的时间都没有么?”

大野没有说话,稍稍抬起头,用手揉了揉厚镜片下布满血丝的眼睛。这一动作也没有逃过樱井的眼睛。他开始以为大野是哭了出来,后来发现只是眼白布满了血丝。

“AD最近并没加班的工作,你下班去干什么了?”

………………“帮美术组做道具…………”大野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告诉了最不应该告诉的人。大野等着被樱井继续铺天盖地的训斥,比如,自己的本职都做不好还想转行?小组里面不需要无法管理自己健康的人,很给大家添麻烦……。等等。

闭着眼睛等了很久,却听到比刚才温柔了一些的声音。

“收录结束到赶工之间为什么不回家?”

大野偷偷抬起头,躲在黑镜框后面看樱井,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家…很远,赶不回来……。”

“还要赶工多久?”

“明早就完了”

樱井撇开视线,早已没有了刚才的怒气,舒开的眉头向上抬了抬,又低头看向大野,正好对上大野正在偷看自己的视线。大野慌张的又低下头。头顶传来含含糊糊的一句

“完了早点回去休息,别影响身体。”那句尾微微的鼻音,让大野觉得像撒娇一样,被樱井突然撒过来的温柔惊的心都漏了一拍。

 

 

大野胆战心惊的从樱井旁边蹭过准备离开洗手间的时候,听到身后又响起樱井好听的声音。

“你叫什么?”

“大野智。”

 

“恩…大野,今天辛苦了。”

“哎?”

大野抬头正好看到樱井从自己身上移开视线,顺便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大野灰溜溜的退出男厕所。走了十米才想起,自己应该也说一句【樱井桑今天也辛苦了。】

懊恼的敲了敲脑袋,大野向美术组的工作室走去。

 

 

 

 

“喂,大野。今天的午餐便当下单了吗?”

“大野,去取一下今天临时换的衣装。”

“大野在吗。”

“大野………………”

 

 

大野像累瘫了一样躺在天台上,身边坐着的同期男孩点起了一只烟。

“大野君真好呢,樱井桑很器重你呢”

大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眉毛耷拉的更加可怜了。这周已经是第5个人跟他这么说了。

这周他休假一天回来之后,樱井就像使唤保姆一样使唤着大野,就差没有去厕所的时候让他在后面捧着手纸。大野深深的觉得他绝对是因为上周那点事而刁难自己,才不是什么“器重”。

“大野君不抽一根?”

“恩…那就…来一根好了……”

大野想着究竟还有什么方法能避开那个制作人呢,想的太认真,直到烟烧完了,都没发现。

 

 

“你刚才去哪儿了?”回到摄影棚,大野面对的就是樱井一张拉下来的脸。

 “额…抽烟去了……”总不会连烟都不让抽吧!?我又不是高中生!大野在心里呐喊着。

“去哪儿抽了?”

“……天…天台……。”

说完这句,樱井的眉毛果然扭了起来。

“你知道天台上是禁止吸烟的吗。”(我瞎编的…)

“对不起……”

 

为什么只有我被骂!!???大野的心里一万个冤,但是眼前的制作人横眉竖目的,真是可怕。吓得他只能继续道歉。

“这层楼有吸烟室,下次注意。”

“是……”正在大野心中庆幸樱井转身离开,而这次训斥只有3分钟不到,简直万幸的时候……

“啊,大野,等下帮我定一份荞麦面外卖,要平时那家。”

 

啧——————。

 

 

 

 

 

 

  樱井翔是X电视局的精英制作人,手下出的高收视番组数不胜数。在同事眼里是能干的精英,在下属眼里是值得信赖的领导,在合作伙伴眼里是礼貌又温柔的制作人。

  最近的樱井翔心情很好。要说为什么好。因为他发现自己手下原来有一个软软萌萌又听话的新人AD。

  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因为对方脏兮兮的指甲和指尖让自己大为不快,非常痛快的训斥了对方后,得知原来他是忙的没时间回家,突然心里又有了点不忍。拼命努力做着一件事的人,在樱井看来,都是帅气的不得了。那之后,他又偷偷的走访了美术组的老STAFF,几个大叔也是对这个叫大野智的青年赞不绝口,手巧,话少,有礼貌又有想法,是个不多得的人才。什么时候才能让给我们美术组啊?

  樱井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睛,瞥了下嘴,“不要。”

  都说樱井翔严格。他自认是没错的,只要不合标准、会影响到大家的人和事,都会被他立刻排除掉。反之,如果是个让他感兴趣的家伙,他也绝对不会放手。

 

  那之后他就无意识的注意起这个叫大野的AD。

  个子不高…不,是有点矮。驼背、很深度数的眼镜、各种不同配色的格子衬衫……脸嘛…长的算是标志,但是脸上的表情只有两种:睡不醒和要哭了。

  那天训斥他的时候,樱井真的以为自己要骂哭他了,但是经过几天观察,原来“要哭了”是常规表情。

  没见过他笑,没见过他生气,也没见过他抱怨。

  究竟是多任劳任怨啊。

  樱井觉得埋藏在心底的嗜虐因子渐渐的发芽。有点想看看他更加为难的表情。

 

 

 

“翔桑~听说你请了一个助理?”

樱井转头,电梯里,站在自己后面的是二宫制作人。

“没啊”

“哦,是么”二宫扭过头,结束了对话,电梯开了门,樱井走了出去,在关门的瞬间听到身后二宫的声音。

“帮我转告大野君~生放送的节目上,最好别犯困。”

樱井猛的回头,看到的是电梯门阖上前二宫坏坏的一笑。他转过头,皱了眉头,踏着比平时更加用力的步伐,走向摄影棚。

 

 

 

  空无一人的副调整室里。

  怎么办——樱井翔的脑中轰鸣。怎么办!!?

  站在自己对面的大野智,正滴答滴答的掉着眼泪。而樱井翔呆在原地。

 

  因为刚才二宫的一句话,樱井大怒。具体的理由,他也没想透,但是他觉得【自己手下的员工,给别的人造成困扰了】简直不可原谅。而且更不要说对方是那个二宫和也。局里出了名的会笑的恶魔。人是很好,但是一旦激起他的玩心,就一定会被吃的死死。 樱井可是因为还是新人时,参加庆功宴喝多了酒,脱的只剩下短裤,这件事被二宫拿来当做佳话说了3年,简直是噩梦。 想起这事樱井脸上又一阵白。

  怒气冲冲的把大野叫进了副调整室,录制还没开始,所以除了监视器是开着,屋里没有一个人。监视器上映出摄影棚的大家在忙碌的做着道具和场景的准备。

 

  樱井也不知自己哪来的气,一拍桌子。

“你是不是在二宫负责的那期生放送上打瞌睡了?!”

大野一愣,瞪圆了眼睛,咬着下唇,眉头一皱,两行眼泪哗的流了下来。

  樱井大惊,前前后后捉弄使唤了那么多天,都没见他皱一下眉头,这事我还只说了一句话,就哭了!?不过秉持着装可怜对我没用,认真对待工作才是一切的原则,他并没打算因为几滴眼泪就当这事没发生过。毕竟生放送,搞不好就是放送事故了。

  但是眼前的大野,盯着地面,眼泪不停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不出声也没解释,只是静静的等着樱井的下句话。

 

  怎么办…这下樱井的心里倒是慌了起来。也许是自己刚才太凶了?也许其实有什么隐情我不了解?也许是误会?…………现在是该继续这个话题,还是先安慰他不要哭啊……。樱井第一次觉得自己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原来这么弱。

  结果俩人就这么无声的一个愣着,一个哭着,直到调整室里进了人。

 

  大野被进来的导演救了下来,说了不少好话的导演,一直向着自己点头哈腰,表示不管什么事都请息怒。

  樱井一开始的怒气早就被大野那两行眼泪刷的干干净净,顺着导演给的台阶正好下了台。临走只留下一句“下次注意。”

  身后的大野深深的鞠着躬,把表情全部挡在了黑镜框的后面,和着吸鼻涕的声音道着歉。

 

 

 

 

  那晚,樱井翔做了个噩梦,梦见眼前的大野智一直哭一直哭,泪水没过了脚面,变成小河冲垮了脚下的地板。而梦里的自己却并不似白天一般神气,而是绕在大野智的身边不停的说“别哭了,别哭了,我不怪你的。” 

  早上起来,出了一身汗的樱井,回想起梦里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觉得罪恶感爆棚。确实是自己没有问清原委就发了火,不管原因是什么,对于自己的莽撞判断,还是道个歉为好。不然他觉得,也许今晚他就要梦见大野智哭毁了电视台、冲走了东蛋,最后让海平面上涨10厘米。

 

 

 

  夜晚的东京,霓虹闪烁。

  大野十分不自在的坐在樱井的高档轿车的副驾驶座上,怀里抱着包,坐的直直的。他觉得座椅的皮革看起来真的很贵,要是弄脏了,估计清洗费要用掉自己一个月的工钱。想到这儿,他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樱井看着旁边坐得笔直好像在进行憋气练习的大野,非常无奈的笑了笑。

“上次…我的态度有点凶,抱歉。”

  大野听到这话,稍微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樱井正在开车的侧颜。

“抱歉”

  听到樱井又重复了一遍的时候,大野微微的笑了起来,终于开了口。

  “但是…上次,真的是我的错,所以,被樱井桑知道的时候,我觉得肯定完蛋了,要被开除了,要被踢出电视台了……所以,哭的太夸张了……对不起。”

   樱井趁着转弯,扭头看向副驾驶座,大野稍稍松了眉头,轻轻的靠在那上好皮质的座椅上。

  他拐进了停车场,熄了火。

 

  大野跟着樱井进了一家看起来很讲究的餐厅,跟着他进了包间,然后看到他关上了门示意自己坐下。

“唉!?只有我们两人??”

“哎!?当然了!为啥我要向你道歉还要请别人吃饭啊?”

“唉?道什么歉?”

“……………………算了,坐下吧。”樱井无奈的摊开菜单。

 

 

 

  回家后,大野智感觉很开心,但是又很不真实。

  一个小时之前,他和那个精英制作人樱井翔一起单独共进晚餐了,还是樱井买单,还是包间!那份他觉得很好吃的菜,樱井还为他要了第二份!

  大野智觉得,此生碰到的让自己感到备受关怀的人,樱井翔大概可以排进前五。

  窝在沙发里面,大野摸出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有自己参与制作布景,参与录制,制作人是樱井的新番组。他努力的盯着布景上的雕花,心里想着,下次再细致一些试试吧。因为太专心研究布景和道具在观众的角度看到的效果,节目的内容他一点都没听到。只是正好播到和樱井关系很好的那个主持人,拿制作人开玩笑的时候,镜头飞快的扫过了站在观众席旁边的樱井,正露着一口好看的白牙大笑。

  镜头飞速的又转了回去,大野一瞬间有点后悔,应该录下来的。

  于是之后,他努力的盯着电视里面刚才有樱井出现的那个角落,希望能再有一次机会拍摄到他,却一直到STAFF表出来,也没有再出现。大野看着自己的名字飞快的以看不清的速度从屏幕下方和一堆STAFF的名字摞在一起扫过。心里有点满足,又有点失落。

  自己还是这么无能又渺小的人啊。但是即使这样的自己,也有很多人在温柔对待着自己。大野窝在沙发里,把自己团成一个球。

  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变成那么帅气高大的人就好了。

  什么时候能厉害到站在那个人旁边?

  这么想着,大野开心的笑了。

 

   明天我也会努力的,所以,请看着我吧,樱井桑。

======END=======

前两天画的AD漫画也传一发~




评论(14)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