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相恋十年】————回忆初见

【前言】

*作者很困,也许会有BUG

*翔桑订过婚,不过女方没在文中出现

*翔桑有点矫情

*我真的是红担。

*和之前那篇【无言夜晚】是同一个世界观,可以的话,接下来的也都是同一个。

=========================================

 ·回忆初见·

   大野在昨晚被樱井第五次勒令收拾画室之后,终于不情愿的提着水桶和扫把推开了画室的门。

  如果只是使用还好,一想到要收拾…画室的混乱程度也让大野自己咋了舌。

  看着散落一地的草稿纸和颜料管,他决定,既然要收拾,就要分门别类的全收拾好,让那个叫樱井翔的伪洁癖症患者大吃一惊!于是他撸起袖子,爬上椅子,开始把胡乱塞在柜子上面的纸箱一个一个抬下来。

 

  话说,人在收拾房间时最大的阻碍不是紧追扫把不舍的小狗,而是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观赏旧物的自己。大野现在就痴迷的翻着大概是3、4年前的画册,看的津津有味。

  哦哦,这张画当时熬了3天才画完呢。

  这张画翔君特别的喜欢。

  这张送了朋友当做结婚的贺礼……

  看着充满回忆的画册,大野嘴角勾起了笑。

  随着书页翻动,一张纸片从书缝中划出,落在地上。他捡起来查看,是印着一片海滩的明信片,蔚蓝的天空一直延伸到彼方,白软的沙滩边有几棵椰树。翻过来,背面有一串手写的数字,边上还贴着一朵已经压扁并且变干变黑的小小的花。

  大野愣愣的盯着那串熟悉的字体,陷入了回忆。

  大约10年前,那时大野还是刚刚成为插画师的新人,但是选材的角度和立意的独特让编辑部格外赞赏。在刚刚当上签约插画师的第一年,工作就像潮水一浪接一浪,这让自由习惯了的大野简直不适应到了极点。 最后终于在编辑哭喊着只要忙完这个月,就公款让他去夏威夷旅游的条件下,大野屈服了。

  于是一个月后,大野拿着护照,在机场和编辑给自己报名的旅行团碰头了……。

  

  大野感到不屑,本来以为是独自旅游,原来是贪便宜报了旅行社,这样哪里有放松的意义!?

  但是来都来了,反正不要花一分钱,就去吧。

  于是大野站在旅行团的外围,看着导游在人群的中心忙忙碌碌的点着人数,说着注意事项。

  怎样都好,快点走吧,大野这么想。

  结果他们还是因为其中一个成员临时不来而耽误了很久,这让大野有点不开心,于是他坐在自己的箱子上面,开始观察起马上就要一起进行5天共同生活的同伴们。

  有看起来恩爱开朗的老夫妻;从出场到现在,手就没有分开过的小情侣;带着一儿一女的一家四口;看起来是闺蜜的说笑中的一对女孩子;四个看似刚刚毕业出来旅行的年轻又吵闹少年……。

  都是成双成对呢,大野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离群。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他看到导游和一个男人说着什么,像是指责,那男人有点局促的样子道着歉,然后拖着箱子一个人回到了旅团的人群里,一个人默默的站着,和周围正三两对兴奋的讨论未来行程的人们形成了鲜明对比,那个人手搭在红色行李箱的拉杆上。大野看到他的中指上有个银色的环。

  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大野也不知道自己是想找什么。

 

  登机后,大野按照导游分发的登机牌入了座,是个难得的靠窗的位置。大野正在庆幸的时候,被同团的人搭了话。

  是那对小兄妹的母亲,她表示小孩子年纪小,做飞机可能会闹,能不能换座位,让小孩子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这样比较好安抚,又不容易吵到飞机中排的乘客。

  就在大野有点苦恼又找不到理由拒绝的时候,他撇头看到,小男孩原本的位置在那个带着订婚戒指的男人旁边,小孩子还在吵闹,男人露出有点无奈又疲惫的微笑回应着小孩。

  于是鬼使神差的,大野向着那个孩子的母亲点了头。

  后来大野把那归结于一时糊涂,归结于他是被那个男人好看的侧脸蛊惑了才会想要坐的近一点观看。也因此而搭进了下半辈子,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大野走到座位前,男人抬起头来看着他。大野礼貌性的点头打了招呼。坐下时他还在想,不止侧面好看,正面也很好看呢。

  

  旅团的飞机为了省钱,买了夜班,这也是让大野不屑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说,早上他们到达夏威夷的时候,就要开始一天的观光了。哪有人坐了7、8小时飞机之后还能愉快的玩耍一天啊。

  为了精力着想,飞机熄灯的瞬间,大野就进入了梦乡。

 

  深夜,睡的及其不舒服的大野揉着眼醒过来,发现自己靠在旁边男人的肩膀上。看的时候没觉得,靠上去居然这么溜……怪不得睡的不舒服。但不是抱怨的时候,大野慌张的起来擦着口水,男人感到肩头一轻,于是转过头,向他笑了笑。

  笑起来,也很好看呢。

 

  于是飞机落地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以【樱井桑】【大野桑】来称呼对方了。

  

 

  分配房间的时候,导游还是不太开心的说,因为一个人的缺席,房间的分配被打乱了,现在旅社早早听说少了一个床位,于是把行程旅店里面的唯一个单人间取消了,于是,本团唯一一个单独报名的那个人,抱歉你没有单独床位了。

  大野愣了5秒钟,才明白导游说的是自己。大惊失色。

  “那我要住在哪里??”

  导游摊摊手,“跟我住咯,不然,你也可以去住没来的那个人的床位,只是那是个双人床位。”

  上来就要和不认识的人睡一张床……就算是夏威夷的床够大,不管对方是导游 还是旅伴没来的某个倒霉蛋,大野都觉得不情不愿。但姑且还是问了一下。

  “没来的……是谁?”

  导游抬抬下巴,指向大野身后两步远的,正看着自己的樱井。

  大野有点惊异的看着樱井,一瞬间觉得他眼里有点点的失落,下一秒又变成了好看的微笑。大野看看他的脸,又看看他手上的戒指,又看回他的脸。

  导游一脸,我也不想和你这第一次见面的人睡一起啊。于是大野只能犹豫的指了指樱井。

 

  进了房间,大野发现开始顾虑自己会不会是个不速之客的问题,完全不是问题。没想到旅团的酒店是度假村一样的设计。他们的房间是个套间,卧室在里面,外面的客厅比大野现在住的小公寓还要大。阳台外面是酒店的游泳池。站在窗前,大野终于有种自己是来度假了的感觉了。

 

  行程从下午开始,午饭之前还有时间休息,大野有点开心飞扑到了沙发上,准备闭目养神。

  “大野桑,可以去床上睡的。”身边响起了樱井的声音。

  大野闭着眼睛快速的用大脑思考,如果现在睡在床上,晚上势必也要一起睡在双人床上。虽然现在两人比较聊得来,但依然会不习惯。

  于是大野翻了个身,哼哼道“我喜欢沙发,我在家也睡沙发。”

房间里有片刻的宁静,传来了樱井的声音。

  “好吧。”

 

  于是大野和樱井就这样保持着【同行人】的关系,不深不浅的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

  当天晚上,大野按计划睡在了沙发上。意外的,樱井没有再询问自己是否要睡到床上。大野有点松口气,却也有点点的失落。也许樱井生性就是个冷漠的人。第一天晚上,大野想着这事进入了梦乡。

 

  早晨,本来应该睡觉雷打不动的大野,意外的因为咔哒的一个关门声醒了过来。他揉了揉脖子,不得不承认,虽然自己在家是真的经常睡沙发,但是这个沙发还是睡起来挺难受的。

  正在他为接下来4晚的受难而忧伤的时候,瞥见卧室的门开着。

  他爬起来走过去看,屋里空无一人。

  大野摸摸下巴,又看向门口,思考了一下,踩上人字拖,开门走了出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大清早是出来找什么的。在有点凉的晨风里,把T恤拉了拉。一直走到海岸边,看到空无一人的海滩上,有个人蹲坐在那里。

  大野走过去,看到樱井正在挖着沙子。

  “……你在干吗?”

  樱井没有回答,大野看到他抓起一把沙子,捻了捻,砂砾从指间滑落,摊开手掌。中间安静的躺着一枚戒指。

  魔术?大野一惊,樱井突然开了口。

  “我觉得,可能扔进海里我才会一辈子找不到它,所以,在把它挖出来……”

  大野看着樱井捏着那枚戒指,站起来往海里走去。

  在浪打过樱井的拖鞋时,大野拉住了他。

  “为什么不要了?”

  “因为没用了。”

  “那为什么要来这里扔……”

  樱井扭过头对上大野的眼。

  “她之前跟我说,蜜月想要一起来这里。”

  “然后呢?”

  “她和别的人去过蜜月了。”

  大野听后,脸一黑。松开了樱井的胳膊。

  樱井扭过头,看到大野一脸的鄙夷。正在奇怪,就听见大野开了口。

  “我还以为是什么悲情故事,结果是个狗血啊。”

  “哎?”

  “白痴啊你。”大野突然变得底气十足,“你这样的男人,以后要多少女人都有好吗!怎么搞得自己像是月九剧悲情男主角!?”

  樱井有点尴尬起来,捏着戒指不知所措,“那我怎么办……?”

  “扔了也可以,留下来回去当掉,然后拿着钱开开心心大吃一顿,开始新生活也可以。”

  樱井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样子又弱气,但是意外的有着洒脱精神的青年。

  “别做会让自己永远忘不掉伤痛的事情,刻骨铭心的不该是这个。”

 

  那瞬间,樱井觉得大野被夏威夷的晨光映的就像一个天使,像救世主降落在自己的眼前,一瞬间有点模糊了的双眼,樱井匆匆的扭过了头。

 

  午餐过后,樱井一个人在酒店边的小花园里散步。远远的,看到两个身影蹲在花丛边。樱井走过去,看到大野正在和一个不认识的小男孩编着小花。

………………

  “在干吗?” 樱井的声音把大野吓了一跳。转过头软乎乎的向他笑着。

  “编戒指~”大野举起了手里被编成戒指形状的小花,樱井看到小男孩手里也有一个,但是歪歪扭扭。

  “翔太说想要向最喜欢的女孩告白,所以我在教他。”大野有点得意的口气,好像在说,交给我没问题。

  看着那样子,樱井有点哭笑不得,于是也蹲了下来。

  “还需要吗?我也帮你编一个。”

  小男孩啄木鸟一样的点着头,眼睛里面透露出憧憬。

  大野无奈的想,连小孩子都喜欢帅哥啊。

  但是在樱井扯烂第五朵的时候,大野觉得男孩的眼神从憧憬变成了无奈。甚至还有一点抱歉。

  “没关系的!有两个就够了!我一个她一个!”男孩捧着自己编的歪歪扭扭的小花戒指和大野编的那个,起身准备跑走,却被樱井叫住了。

  “你看,你的这个编的也太差了,她会不高兴的。”

  小男孩有点不满的扁起了嘴。

  樱井看到男孩鼓鼓的脸颊,有点爱怜拍了拍他的头。

  “我编的也不好,不过为了应援你,我用现成的跟你换好吗。”

  樱井从裤兜里掏出了那枚戒指。

 

  大野惊讶的看着小男孩一脸开心的向他们挥着手跑远,然后樱井转过身,对着自己一笑,举起手,指间捏着那枚歪歪扭扭的小花戒指。

  “你……”

  大野不知道自己应该问什么。樱井倒是一步跨到自己眼前。

  “现在它留下的不是伤痛的回忆了。”

  然后他扯过大野的手,把那个歪歪扭扭的小花戒指,套进了大野的中指。

  “送你。”说罢,樱井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吹着口哨走远了。

  留下大野在那个空气清新气候宜人的午后,呆呆的站了好久。

 

 

  那之后,樱井变得洒脱了起来,变得喜欢和团里的同伴开玩笑,笑起来哈哈哈的声音很是洪亮,变得每餐都吃的有滋有味。大野觉得,这应该才是以前的樱井,应该是自己认识他以前的那个樱井。但比起那个郁郁寡欢的樱井,大野觉得还是这个更好一些。

  

  行程结束的时候,旅团到达东京,短短五天成为朋友的人们纷纷道别、各奔东西。也许有缘,可以在这个忙碌的城市再次相遇吧。缘分就是这样的。

  大野不强求什么,也微笑着向着跟自己道别的人道别。

 

  转过头,看到站在原地丝毫没打算挪步的樱井。

  “不走吗?”大野有点好奇的问,他提起自己的箱子,却没有迈步,只是等着樱井说再见,这样自己也能微笑着跟他道别了。

  但他却走了过来。

  樱井有点慌张的从挎包里面掏出了一张卡片,一张夏威夷当地的纪念明信片。

  “后面…是我的电话。不嫌弃的话,有空可以打给我。”

  大野双手接过明信片,有点惊讶的看着樱井憋得有点红的脸。

  害羞的时候,也很可爱呢。

  于是他开心的笑了。

 

 

 

  大野回过神的时候,玄关传来了钥匙的声音。

  糟糕…根本没有整理……。

  大野看着比上午更加乱的画室,十分焦虑的抓了抓头。

  不过…现在比起收拾东西,大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翔君!”

  大野蹦蹦跳跳的奔向玄关,当然他没有忘记紧紧的关上了身后杂乱画室的门。

===============END================

  几乎要睡着。感觉会有BUG……

  初步的设定是翔桑的女友在订婚后跟别人跑了,于是本来的蜜月旅行,翔桑一个人去了。这样的……感觉。不想描写太多前一段感情,所以大家意会吧ww

  本来想写马尔代夫的,因为我想去……但还是夏威夷更有亲切感吧www虽然俩地方我都没去过……(。

评论(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