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相恋十年】——工作探班

【前言】

*没有铺垫发展和高潮只是流水……

*智君意外的有点强势

*10年的性格转变有点大

*A梦不能一篇拖三天,就是会OOC……OTZ

================================

14·工作探班·

  樱井带着一盒小蛋糕来到展馆外面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虽然大门紧锁,但是从门缝透出的光线,暴露了里面还有人的这个事实。

  樱井绕过正门,来到后面,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展馆里面被灯光照的就像白天,前两天还空无一物的空旷墙壁和空间,现在已经被各种画作和雕塑占满。那都是樱井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作品们。

  远远的,樱井顺着说话声拐过几个弯,看到那个有点猫背,头毛软乎乎却努力翘着的背影,正在和几个STAFF商量最后几个雕塑摆放的位置。

  听到脚步声,几个人转过头。

  “智君~”樱井笑眯眯的从远处招了招手。

  “翔君!!你来啦!”大野立刻蹦蹦跳的跑了过来,但没有如往常在家般,从樱井的眼前起跳,然后扑他一个踉跄,而是站定在了樱井眼前。

  “夜宵~”樱井提起手里装着蛋糕的小盒子。

  “哇!谢谢!”大野反应夸张的捧过盒子,“我去分给大家!”转身跑开了。

 

  樱井笑的满眼都是温柔。看着大野和几个STAFF兴奋的围成一团的背影,樱井觉得,在这个地方,总是能看到精力200%的大野呢。

  他转头看看周围,于是渡起步子参观了起来。

  这可是一个人享受大野智画作的VIP待遇呢。毕竟这里的好多画,都还是未公开,但是樱井却是在家看着它们一笔一划成型。就像自己仿佛也参与了创作一样,他感到心里有种荣耀感。

 

  “翔君还没看够吗~明明在家都天天看的。”

  樱井转过身,大野歪着头看着他,耷拉着眉毛,看起来有点不解。嘴边还沾了一坨奶油。

  “恩…感觉不一样呢,在家和在展馆的感觉。”樱井笑着伸出手,用大拇指抹掉了他嘴边的奶油,顺势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大野一愣,“我的感觉还是画的感觉?”

  樱井笑了笑,从兜里抽出手帕,擦了擦手,“都不一样吧。”

 

  看大野开始有点莫名的皱起了眉头,樱井又补了一句。

  “但是我都很喜欢。”

 

  大野转过头,立刻笑的露出了小尖牙。

 

10年前

 

  樱井从夏威夷回来后,就一直关注着手机。吃饭时候放在桌上盯着,上厕所时候举在眼前看着,开会的时候揣在兜里捏着。

  这一切的原因都是,一个月前,他在机场把一张写着自己电话的明信片交给了一个仅相处了5天的男人。

  虽然只有5天,樱井还是感觉到了那个人的与众不同。

  那个叫大野智的人,慢吞吞的却有自己的步伐,不温不火的,却有自己的坚持。和樱井正好相反,他喜欢把坚持放在外面,但是自己真正不能忍让的,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看起来锋芒毕露,其实里面柔软又胆小。

  所以这样的自己被那样的大野智吸引了。不知道出于怎样的感情,在旅行结束的时候,递出了自己的电话。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音信。果然,被人当成是变态了吧。想要再遇,只能期待奇迹降临了么?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樱井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握定电话,看到上面写着【未知号码来电】…,心中一阵紧缩。颤抖着按下通话键,放到耳边。

  “您好?”

  ………………几秒的沉默

  “您……您好,请问是樱井桑吗?”

  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樱井简直要激动的跳起来,但是看到周围同事投来的奇妙的目光还是忍住了。

  樱井捂着耳边的手机匆匆的奔进厕所,进了单间,插上门。终于呼出一口气,让声音维持在相对平静的一个范围。

  “大野桑吗?”

  “是我……”

……………………又是一阵沉默。

  樱井觉得这个电话长的好像过了半小时,抬起手腕看看表,其实只过了30秒……。

  “那个……”对面终于又传出了声音。樱井屏住呼吸,生怕喘气的声音把大野支支吾吾的话语给盖过去。

  “这周末…在XXX路的XX艺术馆,有个画展,有时间看吗?”

 咦!?樱井一抖,这是约会的邀请!? 暂且把为什么是画展?这是约会吗?的这几个问题吞了下去,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去!!”

  “那……上午10点,门口见。”

  “恩……再…………”【嘟…………………………】

  ………………樱井根本就还没来得及最后用自己最有魅力的声音来一句告别,对面就已经撂了电话……。他苦笑着收起电话,默默的把刚才的时间地址又默背了一遍,然后满心欢喜的哼着小调走出了厕所,引得两边路过的同事纷纷侧目。  

 

 

  周末

  九点半,樱井顶着黑眼圈来到了约定好的艺术馆门口。门口已经有人在排队。虽然他对艺术其实一窍不通,但是只要能和大野一起出去,他觉得即使是看画,他也会努力让自己不犯困的。毕竟他已经提前一晚搜索了有关这个画展的新闻,网上写的很简略,他只知道是个目前大红的编辑社的旗下画家联合的画展。具体的报道,也只有媒体的各种吹捧和编辑社旗下杂志的广告而已。

  踮着脚把门口排队的人扫视了一遍,樱井确定大野并不在里面,也就是还没有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先去买票?樱井这么犹豫着,掏出了手机,调出上次存下的来电号码,拨了回去。

  通了很久,却没人接,就在樱井觉得马上要转入语音信箱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大野桑?”

  “樱井桑?你到了?”

  “是……我要不要先排队买票?”

  “你等下!我马上出来”

 ………………?

  樱井看着立刻挂断的电话,莫名的回味刚才的那句话,【马上出来】?他已经在里面了?

  正在想的时候,他看到了时隔一个月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推开有保安看守的玻璃门,仿佛说了什么,然后向着自己径直跑来。

  樱井看着大野,跑起来头发一颠一颠的,穿着有点肥大的牛仔裤和普通到不行的蓝T恤。他停在自己眼前,好像比上次感觉更矮了……?可能是因为穿了人字拖的关系。

  大野喘着气,从兜里掏出1张带着挂绳的胸牌。把它递给了樱井,他把它翻过来看,上面写着【嘉宾证】……。

  “唉!?——”樱井不知道要从何问起。视线停在了大野挂在脖子上的那张胸牌上,【XX杂志社 绘师——大野智】…。

  唉!???——————————

  这下樱井彻底当机了,等等,也就是说这是大野的画展?不不……联合画展的意思就是,有他的一部分作品?…………哎?原来他是画画的吗?……………………就在脑内飞速运转的时候,他已经被大野拉着穿过了大门,跑进了展厅。

 

 

  大野拉着樱井停在了展厅的一个小角落,那个区域的画,多是人物肖像,各种各样的人和表情,千姿百态,又夸张又搞笑。

  樱井看到那些画作的右下角写着·SATOSHI·

  “唉?这些都是大野桑画的?”

  大野愣了愣,看向他,突然又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头。

  “哦!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是画画的……。”

  樱井苦笑着,这人到底神经有多大条……。

 

  然后大野立刻指向角落一个布置奇怪的地方。那边放着一幅画,未完成的画,并不大,从这个距离,樱井能辨识出,那应该也是一副肖像。 画架的周围被用幕布挡住,从周围走过,只能看到作画人所在的座位和画,幕布后面放着的东西,没人能看到。而作画人的位置也被隔离绳圈了出来,走过的人也只能从2、3米之外的地方观看。

  “那个,要你帮我。”

  樱井顺着大野的手指,看向了那副未完成的画。

  “我帮你画???”

  “让我画你。”

  大野的声音,变得坚定又自信。

  樱井觉得这不是一个疑问句,自己甚至没有犹豫的可能,只能点了点头,就被大野推进了幕布。

 

  里面放着一个小沙发,有茶几,放了饮料。就像个休息的角落。

  大野把他按在了沙发上,退后一步,仔细端详着。眼睛停在樱井穿戴整齐的领带和西装外套上。

  樱井被拽进与世隔绝的幕布里,已经紧张的冒汗。突然大野一个箭步迈上来,用好看的手指揪住了自己的领带,一扯就拉掉了它。

  樱井大惊,声音都差点变了调。

  “做什么??”

  大野把领带放在小茶几上,转头摆摆手。“外套也脱了吧,看着太僵硬,不好画。”

  樱井机械的点点头,脱掉了西装。

  

  大野坐定,开始涂抹起颜料的时候,樱井隔着幕布听到外面驻足讨论的声音多了起来。但是外面的人看不到自己,自己被圈在一个只有大野能看到的角落里。 他心里腾升出了一种奇妙的监禁PLAY感……。一种现在这个瞬间,这个人的视线是属于自己的幸福错觉。

  第一次做别人的模特,樱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直直的坐着,没一会就累的汗如雨下。大野见状放下笔走了进来,扯下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毛巾,一甩套在了樱井的脖子上,然后拿起两端敷上了他的脸。

  樱井感到了大野手指的轮廓和温度透过毛巾传了过来。赶忙伸手抢下毛巾,示意自己可以自己擦。

  

  “樱井桑太紧张了,别在意我。悠闲一点就好”

  被大野安静又柔软的声音催眠了一样,樱井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获得了许可一般,突然就轻松了。

  大野看到他终于弯下刚才挺直的腰,靠在了沙发里,感到满意的回报了一个微笑。

 

  后来,樱井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他甚至开始不坐在沙发上。他开始来回走动,好像真的这个空间中只有他们两人一样令人感到安心。而大野只是一边慢悠悠的应和着自己的各种话题,一边涂着手下的画。

 

  画展结束的时候,樱井才走出来看到了那张画的完成品。

  是自己。

  逆着阳光,笑的灿烂的自己,手上拿着一朵小小的花。

  樱井心中一紧,感到说不出的甜蜜。微微扭过头,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大野笑的柔软。他感觉自己看呆了。

  这张画就像告白一样,把自己当时无可救药的算是告白的行为给定格了下来。

  原来他有在意吗。那朵小花的戒指。

 

  大野发现对方在看自己,就转过头,看到樱井围着毛巾,又出了一头的汗,笑的露出了小虎牙。

 

 

  后来,樱井觉得大概就是那个瞬间,他确定了【喜欢】的心情。

 

10年后

  樱井在展厅里面渡着步,大野在身后一边确认自己的脸上没有奶油,一边静悄悄的跟着他。

  樱井停在了一组系列作品的前面,作品的名字叫【无题】

  最大的那张油画里面,熟悉的卧室,散落在床边的被子,在其间一个光裸着后背的男人睡在里面。樱井虽然不想自夸,但是那个溜肩的角度,一看就是自己。

  什么时候画的,居然还是裸着的,也太羞耻了!

  其他的画也都是樱井在做着什么,比如打字、看报纸、打扫……。生活感及其浓厚的一组画作。

  那种感觉就好像大野在宣告着,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哦。

  对这样用绘画就能堂而皇之做出宣言的大野,樱井最受不了了,明明平时一小时不说3句话。真想立刻把他抱起来转三圈。

 

  “为什么这组叫【无题】?”

  “我起了名字,编辑觉得不好,被否掉了”

  “什么名字?”

  “《我的男人》”……

 

  也太直白了。

  樱井苦笑着揽过大野的肩。两人已经走回了入口的地方。STAFF摆放完了最后作品。入口处的海报也被张贴了起来。

  【大野智,10年画展】

  

  樱井捏着大野肩膀处的那块因为消瘦变的有点尖的骨头。

  “辛苦了”

  大野愣了愣,抬起头,马上又笑了起来。“你也是~”

 

  10年,辛苦了。未来也请多关照。

===============END================

  又一篇烂尾的新境界= =……我果然是凭感觉做事的人|||一旦拖了两天以上,就会开始不耐烦,只想着要怎么完结了。下次还是更新的慢一点,不然变成为了完成题目而写就不好了。

  顺便一说,我好像就是很喜欢把两人刚相处时的模式变成O主动,等到熟络了就变成S主动了。www大概深知水瓶A的胆小吧~

  _(:зゝ∠)_下一题我会深思熟虑好好写的。尽量在各题之间把之前和现在的事情都写一写(虽然我并没大纲这种东西……BUG就是看文的调味剂……)

  恩~以上~(゚∀゚)人(゚∀゚)

评论(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