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相恋十年】——一时兴起的419

【前言】

*有一点点工口描写,不过万幸A梦写的很烂,可以当做没有←咦

*只到吻,请安心食用。

*相恋十年的设定越来越淡了||||||

================================

·一时兴起的419·

  樱井在喧闹的酒吧里面,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双手捧着酒杯,圆圆的眼珠转来转去的盯着舞池里面混乱的人影。

  对这种地方,最苦手了。

  他叹了口气,又吞了一口啤酒。

 

  昨天,多年的好友带着哭腔说老婆和别人跑了,拉了几个哥们,要出来过属于男人的放纵夜晚。

 樱井说要带着大野一起,却被严厉的拒绝了。

 “你小子想在哥们伤心的时候秀恩爱吗!你还是人吗!?”

 樱井闭了嘴。对方也是少有的知道他们真正关系的几个人之一,掏心掏肺的朋友。

 向大野说明了原因后,大野倒是爽快的笑笑。说是那天晚上正好责编过生日,要和杂志社的编辑、绘师们一起出去庆祝。

 樱井松了口气,看着大野有点期待的笑弯的眼角,觉得罪恶感稍微降低了一点。但自始至终,樱井也没敢说他们聚会的地方。

  

  缩在墙角,樱井有点苦笑的摆手拒绝了第五个上来搭讪的姑娘之后,感觉继续坐在这里,可能第六个来搭讪就不是女人,要是男人了。

  樱井的眼角撇到对面吧台上,有几个壮汉意味深长的微笑看着这边。

  揉了揉被刺鼻的香水味搞得有点疼痛的鼻子,他觉得还是去洗手间洗把脸比较好。

  樱井站起来挤进人群。在疯狂晃动的人群里面一边说着“抱歉,借过”一边缓慢前进。

  

  突然,觉得时间静止了,周围轰鸣的音乐声也远去了一样。

  在人群的尽头,一个捂着耳朵的小个子,和几个年轻人、中年人站在一起。那个人仿佛听不见同伴说话一样,皱着眉头努力的摇着头。身上穿着樱井两个月前送给他的那件淡蓝色的衬衫,下身是今早樱井刚刚从干燥机里拿出来的牛仔裤。他仿佛都能闻到那上面散发出来的和自己身上一样的洗衣液香味。

  樱井不由自主的扒开人群冲了过去。

 

 

 

  大野很苦恼。

  在KTV中过了小小的生日会,他以为可以早早散伙了。、

  不知谁提议要去酒吧,大野摇着头拒绝,说自己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却被大家揽着肩起哄说,这个年纪了,还没去过一次酒吧,太失败了。

  半推半就了被塞进了出租车。

  到了地方之后,大野的眉头皱的好像要连在一起。

  怎么会这么吵!人这么多!周围的人说什么都好像听不到一样!

  下意识的捂着耳朵,听见编辑仿佛在问自己要喝什么,却听不到选项,只能不停摇头。

  这种混乱的情景下,大野突然觉得好想逃回家,逃回有樱井的那个家。安静的,暖暖的。

  大野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急躁。快点结束这一摊就好了,想回家。

 

  就在这时,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大野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听说酒吧里面会有人搭讪…听说还有趁乱用强的……,但是自己进门还没10分钟!不要啊!

  手腕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住,把他的手从耳朵上扯开。

  “智君!?”

  “哎!?”

  大野转头对上的是刚才还心心念念着的那个人。

 

 

  眼前的樱井好像问着什么,但是大野完全听不见。只能不停的以“什么?”“什么?”来回应。

 他看到樱井无奈的四周看了看,看到了洗手间的标志,指了指那边,大野点了头。

 

 穿过舞池,他觉得樱井的手握得紧紧的仿佛怕自己被挤丢一样。

 有种感动和酥麻的感觉窜遍全身。

 

 推开洗手间的门,洗手池的前面正有一对同性在拥吻。

  樱井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把大野挡在外面,但是想想又不对……。

  尽量不去看那两人,樱井拉着大野进了一个单间,插上门。

 

  “智君,你怎么在这?”

  “翔君…外面有男人在接吻耶……。”

 

  所问非所答……樱井有点无奈,苦笑着掰过大野的脑袋,用双手夹着,强制对方看着自己。

  “怎么没说聚会是来这种地方?”樱井的声音很温柔又宠溺,但是心底还是责怪的。只是那点的责怪又被自己的罪恶感不停挤压着。

  大野的脸颊被樱井的手掌挤的嘟嘟的,他皱了皱眉头,用手抚上樱井的手。

  “翔君……”

  “恩?”

  “我想接吻。”

  ………………

  “哈————!?”

  樱井的脑子当机了三秒。

  趁着这个空当,大野挣开了他的手掌,挤进了他的怀里,把樱井顶在隔间的门板上。稍稍仰起头,含住了樱井的唇。没有得到对方立刻的回应,大野有点不满的啃咬起对方的下唇。感到樱井的手攀上自己的腰时,大野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伸出舌头滑进了樱井的齿间。

  当樱井的双手不止是攀附在他的腰线上,而是开始不安分的游移,散发出请求和安抚的气息时。大野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

  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感到情不自禁。他把下身贴在樱井的大腿上,大概是感到硬物的挤压,樱井的动作明显停了一拍。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两人的眼里都湿漉漉的,不规则的喘息着。多年的默契,他们知道对方都要忍不住了,如果这里不是酒吧的男厕所单间的话……。

  樱井突然紧紧的抱了他,在耳边说了句“稍微忍一下。”

  拉着大野的手推开单间的门冲了出去,身后的还在洗手池流连的两个男人,笑的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

 

  冲出酒吧,两人的手还是紧紧握着。

  是否应该要和同伴先道别,这种事情在他们心里就闪过了一秒,然后完全的抛到了脑后,现在他们想要的,只有对方。

 

  两人无言的窜上一辆出租车,樱井报了距离这里最近的酒店的地址。大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进了酒店房间,甚至来不及走到床边,两人就抵在门上啃咬起对方。

  樱井有点急躁但是依然温柔的一颗一颗的解掉大野的衬衫扣子。虽然心里是想要有情调一点的前戏,但是现实已经让他无法再冷静的按顺序来。

  大野则是更加直接的把手伸向了樱井的皮带……。

 

  大野想,原来和在酒吧认识的人去开房,就是这样一种紧张又兴奋的感觉。但是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人充满了熟悉的气味和安心感。

 

  看着樱井憋得有点泛红的眼角,即使如此还是双手温柔的揽着自己。大野想,只有今晚,做一些从来不敢做的特殊服务也可以吧。

  于是坏笑着把樱井按进了酒店柔软的KING SIZE床里。

============END============

  (´∀`…相恋十年居然有这种题太大逆不道啦!

 对于此题第一印象是—看过很多类似【假装成陌生人】的梗。但我还是觉得,即使相恋了十年,两人在不常见的环境下,以不常见的方式不期而遇的话,还是会擦出火花的。并不需要假装陌生人~www。

  虽然如此,好像并没有写出那个激动的不期而遇的感觉呢,而且写的时候脑中都是天神祭是怎么回事……………………。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