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文】生命中转瞬即逝的一个夏天【栗原&耕太】

用这个账号转载一发~=w=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周一命题【自动贩卖机】


【前言】

*角色文。注意!注意!栗原&耕太!注意!

*并没什么基情,只是把【作别今日】打乱了插入了栗原。

*我觉得不,但是我的虐点很奇怪,可能也会被说是大虐。

*总之谨慎阅读。鞠躬。

 ※ ※ ※ ※ ※ ※ ※ ※ ※ ※ ※ ※ ※ ※ ※ ※ ※ ※


  栗原医生抓着自己的天然卷在自动贩卖机前面苦恼的时候,和那个人相遇了。

  那时候,栗原还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实习医生,虽然经常被分配值夜班,但综合医院的内科室,并没有那么忙。所以他经常在住院部的病人都休息之后,悄悄的溜出来到住院部大厅的自动贩卖机买一听咖啡。虽然是很近的距离,但是栗原很享受这短短10分钟不到的偷闲。

  今天把钱塞进投币口之后,按下按钮,机器却没有动静。

  夜深人静的医院,他觉得如果拳打脚踹也太有失医师风度。正在苦恼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栗原转头,以为会是值班护士来寻找稍微耽误了时间的自己。结果看到却是一个个子小小的、皮肤有点黑、有点猫背的青年。

  青年有点犹豫的看着自己,手里捏着几枚硬币。另一只手有点无措的用指甲刮着硬币的边沿。身上还穿着他们医院住院部的病号服。

  

  看样子是来买饮料的吗?栗原想了想,有点心疼自己投进去的几百元硬币,但是好歹自己也是个大人,又是医生。

  于是栗原有点哀怨退后了一步,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青年猫着背,轻轻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然后走到了自贩机前。

  在这空挡,栗原心想,自己是离开呢,还是不怕恐惧(?)的等下再挑战一次?最后还是在他【如果不喝咖啡,就不能好好值夜班】的自我暗示下,决定等青年买完,再投一次币。

  于是他站在青年的身后默默的等着。

  那个青年在自贩机前苦恼了一下,盯着自贩机上昨天才贴上的广告签【5分之一中奖率!再来一瓶!】。

  然后他投出硬币,手放在了咖啡的按钮上,犹豫了一下,换成了柠檬汁。

  随着机器的运转,咣啷的掉落声。青年弯腰伸手进取货口,拿出了柠檬汁,就在他直起腰准备离开的瞬间,机器响起了锵锵锵的声音。

  那欢快的电子音和寂静的医院夜晚完全不相称,把栗原也下了一跳。自贩机的【再来一瓶】的小灯,交错闪烁着。

  又是咣啷一声,另一瓶柠檬汁掉了下来。

  就在栗原想着,这人运气也太好了,的时候。

  青年像是僵住了一样,站在原地没有动。

  “额……那个”栗原在他身后发出了小小的催促声。

  青年一惊,转过头,抿着下唇,满脸不知所措的神情。

  栗原觉得,配着那八字眉,仿佛马上要哭出来了一样。

  青年看看他,又看看柠檬汁,弯腰又拿起另一瓶,两瓶一起塞给了栗原。

  “给你。”

  青年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只剩栗原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楼道里,举着两瓶柠檬汁。

 

  后来,他有在查房的时候注意自己科室的住院病号。没有发现那个青年。那么,一定是别的科室的病患吧?本来想把果汁的钱还给他的,但是综合医院这么大。自己也无能无力。

  然后栗原就渐渐的淡忘了这个事情。

 

  再次见到那个青年的时候,是在天台。

  栗原只是心血来潮的,觉得今天天气如此的好,如果在天台,一定能看到很好的风景,于是就在午休时间爬上了天台。

  结果天台上早已经坐了一个人。

  一个消瘦的,有点驼背的,带了一个包头的薄针织帽的青年。

  看到那身打扮的时候,栗原心里就有数了。这个季节还这样带着帽子的人,多半是因为治疗而不得不剃掉头发的病人,而不得不剃光头发的治疗,就算是实习生的他,也知道那大概会是什么病。

  那个青年坐在天台的木长椅上,有点呆呆的看着远方划过天空的一道飞机云。

  栗原走过去,试探性的打了一声招呼。

  “午安~”

  青年好像吓了一跳,转过头来。

在看到那耷拉的八字眉的时候。栗原一愣,和那个自贩机前面的青年重合了起来。

是他。

突然间,那个夜晚,因为五分之一的中奖率而要哭了一般扭过头的表情刺在了栗原的心上。 原来是这样吗。

青年也认出了栗原,眨了眨眼睛,点头回了一句“午安”。

 后来,栗原时不时会在午休的时候爬上天台,每次每次,那个青年都在。

 这让他不得不觉得,也许青年的病症不是那么严重。即使是很难医治的病,只要不是绝症晚期,都还是有治愈的可能的。

虽然不是自己担当的病人,但是栗原还是打心里希望,小说里面所谓的【奇迹】是能够发生的。

 

最后一次见到那个青年的时候,又是在自贩机的前面。

下午的探病时间,住院部的会客大厅里面意外的人不多。

青年坐在自贩机前面发呆,手里没有拿硬币。只是呆呆的看着自贩机上【再来一瓶】的广告标残留下的胶印。

栗原走过去,青年抬起了头。两人无言的点头打了招呼。栗原就默默的坐在了青年身边。

片刻的宁静,只有远处楼道里,小孩子在和妈妈吵着要吃冰棒的回音。

 

“医生”

“恩?”被青年突然的呼唤拉回了神,栗原转过了头。

 青年还是盯着自贩机,“人如果死了,就一切都结束了吗?”

 栗原听到这样的问题,愣住了。他对于这个问题,还没有思考过答案,他觉得,这个问题要在无数次面对死亡之后,也许才能答出让自己和对方不至于那么难过的答案。

而现在的他,什么都不敢说。他怕自己无心的话,会对患者的心情造成严重的影响。

于是只能模棱两可的说,“我觉得,不会。”

青年转过头,微微笑了。

虽然他眼睛下面有微微的黑眼圈,看起来比第一次见面要消瘦了更多。但是栗原觉得,他刚才的笑,十分的美丽。

 

 

那之后又过了3个月。栗原再也没见过青年。

稍微打听了一下,同期的医生说,那个青年已经转院。病情…说不上乐观,但是还不能放弃。

栗原爬上天台,看着空荡荡的木椅子,坐在了上面。然后伸手摸了摸往日那个青年坐的地方。

远处的天空有一条飞机云笔直的划过天际,随着蝉鸣声渐渐的淡去,消散。

今年的夏天也依然很热。

春去秋来,一年又一年。每一年的夏天都会很热。

那之后的每一年,栗原在抬起头看到湛蓝的天空中划过一道飞机云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个问题

【死亡,就是结束吗?】

又过了很多年,他才发现,将这个问题留在他心里的那个人,已经永生在了他心中。

他想,这个时候他能坚定的看着对方的眼回答。

【死亡不是结束】

不管身处何方,记忆,让你活在我心里。直到我生命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番外】 

新上任的413号,第一个工作就是医院中将死的老人。普通的人类看不到他,他肆无忌惮的在医院中来回晃荡。最后顺着楼梯爬上了天台。

虽然死神会飞,但是站在人类的建筑物上瞭望,有种别样的感觉。

穿过天台的门,他看到木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

微卷的头发。溜的不像话的肩膀。白色的大褂。

那是人类叫做【医生】的一个品种吧?413这么想着走了过去。

探出头在【医生】面前上看下看,然后站在他眼前上下打量。

那个白大褂的男人手里握着一瓶柠檬水,喉咙深处像是哼唱着什么,用左手握着柠檬水的瓶子,像是打着拍子,无名指上的银环磕在瓶身上,发出咔咔的声音。

413号有点不解的看着他,又看了看他身边的空位,于是仿佛对方能看到自己一般,充满礼貌的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突然身边的哼唱声音停止了。

413号有点惊讶的转过头,男人看着天空的飞机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今天天气也超好呢,耕太。”

413号左右看看,没有别人。又伸出手,在【医生】的眼前晃了晃,确认对方并看不到自己。

他低下头,看到【医生】胸前的小牌子上写着【栗原一止】。

413号又重新坐正,也抬起头来,看着已经开始消散的飞机云说,

“今天天气真好呢,栗原医生。”

虽然也许是错觉,但是413号觉得,身边的男人好像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END==============

 不虐吧……是不是不虐吧?……连哭都没有对吧……虽然我觉得是不是有人想打死我了。

 但是说自己写的文虐也很奇怪啊。我觉得虐是比甜要难千万倍的事情。

 日常之虐简直考验作者的能力,所以我觉得我只是写了个流水账……。

(´・ω・`)请别打我!

BY:华丽丽的A梦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