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健忘是因为有人帮你记】

(´∀`自己的题 自己终于交上了~~其实有一半的脑洞是今早看了广播的REPO……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关键词:健忘症

*现实向

*背景:两人还未交往

*是SO还是OS……我也不知道OTZ

=========================

  乐屋如往常一样安静祥和,大家自己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大野舔了舔嘴唇,皱了眉毛,站起身来把手伸进裤兜摸了摸,。走到矮桌前,打开自己的包,翻来翻去,嘴里自言自语的念着,“唇膏……唇膏……”。

  二宫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着他,叹了口气,又埋头进了游戏的世界。松润举着台本塞着耳机,完全没有看过来。相叶坐在二宫的旁边,从大野站起来的一刻,就像小孩子一样用视线追着他。

  “leader~~东西找不到了吗?”相叶虽然总是被人说神经粗,但是意外总是在这种时候发现身边人的变化…虽然因此他错过了二宫本来是要给他演示的游戏攻略……。

  大野抬起头对相叶笑了笑,直起身抓了抓后脑勺,“恩…又找不到唇膏了呢~”

  “不然用我的~我上周丢的那支又找到啦~现在有3支唇膏了~可以送给leader一支哦~不嫌弃我用过的话?”

  大野想了想,眼睛下意识的瞥向了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人。

  也许是感觉到报纸后方刺来的视线,又或者是听到天然的两人对话戛然而止,樱井放下了报纸。

  看到大野有点可怜的看着自己,相叶有点莫名的看着自己。

  樱井并不是没听到刚才的对话,其实他从大野开始舔嘴唇时,就有意无意的抬起眼偷看他。大概是嘴唇干了吧…樱井这么想着,果然猜中了,从以前他就很擅长分析那个人动作之后的真意。

  现在这个眼神,大概是在问自己吧。

  樱井抬起头想了想。

  “智君的唇膏不是在保姆车里用过,之后放在外套口袋里了?”

  大野恍然大悟,跑去衣架边,一翻果然在。

  他笑的软软的转过头,“不愧是翔君~~什么都知道~”

  樱井只是笑笑,又举起了报纸。

“leader太好了~找到了呢~哎草莓味的吗?好香啊”

“相叶桑……我都通关了你到底有没有在看……”

“抱歉!!我没看到!能不能不要存档从新来一遍!”

“开什么玩笑!!”

“FUFUFU~~”

“你们好吵啊…我刚背的台词都忘啦!”

听着报纸后方传来的吵闹的声音,樱井感到安心的勾起了嘴角。

 

 

  二宫最近觉得,团里有个人接近老年痴呆了,而另一个人开始接近全职保姆了……没错,就是团里年上的那两人。

 

  “唔…纸巾呢~”大野轻声哼哼着吸着鼻涕。

  “给,刚才看到智君一直在用,但是放在保姆车里面没带,我就拿出来了”

  樱井端着抽纸巾,笑的仿佛大野擤鼻涕也如他的舞姿一般优美……。

  

  “leader~你的水呢?”

  “啊!!我忘在化妆间了!”话音刚落,樱井就哗啦哗啦的晃着水瓶进来了。

  “智君~是不是你的水?”

 

  “剧本……”

  “智君~你的剧本落在保姆车啦~”

 …………………………

  二宫很担心这样下去大野是不是越来越痴呆了…。好像得了健忘症一样。

  他曾经还亲自目睹,大野端着便当边吃边站着看相叶玩游戏,然后随手把便当放在相叶旁边的桌子上,只拿着筷子就走向沙发,坐下来的瞬间看着另一只空空的手好像愣了一下。

 二宫的吐槽都已经挤到牙缝,下一秒那便当就好好的递到了大野的手里,被樱井。

 看着大野有点呆的,接过便当又继续吃了起来,二宫扭头想,算了,有保姆跟着,痴呆就痴呆吧。

 

 

 番组录制结束后大野和相叶留下来做杂志连载的采访。

 乐屋里面只剩下两人,相叶一进门就叫着饿,开始埋头吃起便当。

  大野扭头看看空掉的三个固定的位置。心想那三人大概已经到家了吧,又或者约了朋友喝酒吃饭什么的吧……。翔君的话,应酬很多的样子……。

  然后在吴思乱想中结束了连载取材。

 

  回来的时候,经纪人已经等在乐屋,看到大野进来就蹭的站了起来,一副着急的样子。

  “大野桑,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哎?”大野回忆了一下,没有听到过电话响。

  说起来……自己的手机放在哪里了?

 

  “我的手机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经纪人有点好笑有好气的反问。

  说的也是,大野抓抓头发,打开包翻了起来,没有。

  挂在衣架上的衣服,没有;桌上桌下,没有;沙发的缝里,也没有。

  大野开始有点着急了,难道是弄丢了??

  艺能人弄丢手机可是严重的事情,里面毕竟存了很多艺人的电话,有时还有一些私人照片,虽然他自认里面没有什么能上周刊封面的冲击照片。非要说的话,大概有一张翔君在保姆车里睡到流了口水的照片有点糟糕……。

  找不到手机又胡思乱想了起来,大野呆愣在原地。

  经纪人有点无奈的再次放下耳边的电话。

  “还是没人接,应该不是被人捡走了吧。”

  大野撅着嘴转过头,表情无辜极了。经纪人被盯得有点心虚,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管理过严的父母。

  叹了口气,从自己的包里又掏出一个款式老旧的手机。

  “今晚先用这个吧,我明早联系公司去查一下GPS。经纪人把自己一直放着备用的手机递给了大野。

 

  回到家,他泄了气一样瘫在沙发上。

  搞什么嘛…健忘已经到了这种程度,要出事的啊…,万一手机被什么不良的人拣去,向事务所要挟钱财什么的,想象着会给大家添多少麻烦,大野都要哭出来了。

  拿起刚才被自己丢在沙发角落的手机。

  里面没有存任何号码,如同经纪人所说,完全是个备用的手机,以防主要手机丢失或者损坏的时候联络用。而电话号码,当然都谨慎的记在经纪人随身的本子上,所以这个备用手机即使丢掉也不会出任何意外。真是周到的人呢。

  拿着手机刷了刷新闻,没有看到什么【大野智私人照片流出】之类的劲爆新闻。退出浏览器。他思考了一下。打开了拨号窗口。

  按了一个数,就楞住了。

  电话号码…不记得了。

 

  他努力的思考了很多遍,却想不起那个人的号码。往日都是直接记在手机里,直接调出。而用家里电话拨打,只有对方会打过来。

  想必对方,一定已经把自己的电话背的烂熟了吧。想到这个,大野有点没由来的焦急。看着空荡荡的拨号窗口,有种想哭的冲动。

 

  就在这时响起了急躁的门铃声。

  吓了一跳,大野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后,对上猫眼往外看。

  在楼道里的是,喘着粗气,还在按门铃的樱井。

 

  怕【叮咚叮咚】的声音吵到邻居,大野慌忙开了门。

  “翔君怎么了??”

  樱井一只手撑着门框,一边喘着气。在深呼吸了一下之后,开口到。

  “没事…就是……电梯……一直停在11楼不下去,我就…走楼梯上来的……呼………………”

  大野扶上樱井支撑在门框上的手腕,往里拉了拉,示意他进来。

  两人进了屋,大野锁上了门。

转头有点好笑的看着樱井脱了外套,开始把T恤的袖子往上挽,挽成了无袖,然后开始在背包里面翻腾。

“不是问你怎么上来的啦~问你怎么会突然来的?话说10层楼亏你能爬上来呢fufu”。看着樱井有点泛红淌着汗的脸颊,大野觉得心情没刚才那么郁结了。

“为了把这个给你”樱井手里拿着的,是大野的手机。

“诶!?怎么在你那里!?我以为丢了!”大野惊讶的接过手机左看右看,确定是自己的。

“我……我今天在智君之后进了洗手间看到你把手机忘在洗手台,然后放在兜里准备等下给你,出来就立刻开始录制了,然后就忘记了,然后就……被我以为是自己的手机,顺手扔进包里………………”

樱井有点尴尬的低下头。

“刚才回家一直听到有什么在震动,翻了包包发现是你的手机,还是经纪人打来的,接了电话果然被骂了一顿……,让我赶快还给你……我就……来了。”

大野已经笑滚在了地毯上。

“翔君可以明天给我的啊~明天有一起的取材不是么~”

“诶?……”樱井愣了愣,好像是的…脸变得比刚才还红了,“我…我忘了。”

大野一边擦着眼角笑出来的泪。一边走向沙发。樱井也顺势跟了上来。感觉有点像听话的小动物。坐在了大野身边。

大野拿着手机开始捣鼓了起来,坐在旁边的樱井感觉有点无聊,但还是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长的人。

感觉到樱井的视线,大野抬起头来,两人四目相对了几秒钟。这气氛对樱井来说有点紧张。

“要不要喝酒?”大野突然出声。樱井一惊。

“我开车了。”

“住下来呗?”

“明天不是有取材……”

“下午嘛~~”大野的声音有点软软的转折,听起来就像撒娇。

 樱井觉得心里一颤,理智就输给了冲动,点了头。

 

大野开心的放下手机跑进厨房,从厨房传来冰箱的开启声,然后是大野有点兴奋的呼叫。

“对啦~翔君~我家有新鲜的鱼~我来做下酒菜吧~?”

“恩”,樱井从沙发上站起来微笑着迎上去。

 有点窄小的厨房,两个男人挤在里面,着实不好受,但是两人都没说什么,手忙脚乱的做着【下酒菜】。

 

“翔君,大葱呢?”

“我刚才看到在冰箱第三层”

“翔君,菜刀不见了!”

“被你放到微波炉上面啦!”

“翔君……………………

 

 大野笑着看着不会做饭的樱井被自己强迫带上围裙,还忙前忙后的只是给自己递各种找不到的东西,虽然有一半都是自己故意的。

他想,健忘也很好。因为有个人会帮自己记得。

“翔君…我忘了……”

“放盐吗…………………………”

 

“忘了告诉你,我喜欢你。”

==========================

感觉……开头还是SO,中间突然OS了点……结尾好像也……不明,所以难道我在转型吗!(不


                                BY:A梦

评论(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