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止痒妙法】【OS】

OS!第一次写了OS…………感觉……也不是很OS……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关键词:创可贴

*现实向,门把有酱油

*估计只有我小时候听过用口水能止痒……。

*感觉被我写的有点恶心←

*其实是OS←OS←OS←注意

==========================

  樱井进到乐屋的时候,其他四个人已经坐在里面了。他放下背包,坐进属于自己的沙发角落。

  对面的相叶突然抬起头,盯着他眨巴眨巴了眼睛,突然意味深长的笑着。

  “翔酱~脖子那个~掩饰的方法也太老旧了吧~。”

  突然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樱井抬起头满脸问号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相叶。

  相叶笑着指了指脖子。

  其他三个人也因为这没头没脑的对话而抬起头一探究竟。所以他们也正好看到了樱井一张囧脸的捂上脖子前,从指缝间露出的贴在脖子上的创可贴。

  相叶一脸八卦的坏笑。松润抬起头看了眼笑了笑又低下头继续读书,二宫根本就没兴趣的一般的又埋头进了游戏的世界。倒是大野,意外的瞪圆了眼睛好奇的看过来。

  樱井在理解了相叶的暗示之后立刻脸红了起来。

  “白痴!这个不是的!是昨晚……”

  “樱井桑~请去换衣服~”门外的STAFF的声音响起,把樱井要解释的话卡了回去。

  他站起身,又抓了抓贴了创可贴的地方,向门口走去。相叶也收回了视线,开始全力打扰起二宫的游戏。只有一个人,他的目光追着樱井出了乐屋的门。

  大野看着已经消失在门口的樱井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撇了撇嘴巴,皱起了眉头。

 

  樱井换好服装回来的时候,乐屋里面只剩下大野。

  想说虽然离收录还有一个半小时,这些人也太悠闲了。

  松本好像去和另一层来收录别的节目的熟人去打招呼了,竹马组合吵吵闹闹的去买饮料。大野还是坐在刚才的位置安静的玩着手机。

 

  樱井坐回自己的沙发。大野就抬起了头。

  创可贴还贴在上面,不会想贴着这个东西收录吧,明天就会上头条了,这个白痴。大野这么想着,起身挪到了樱井身边的位置。

  对方莫名的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他伸手碰了碰创可贴的位置,樱井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动物全身一弹。

  这反应也太过激了…………大野觉得好笑的想着。

  “翔君这个,是吻痕?”

  结果听到这两字的瞬间,樱井的脸就红成了番茄。

 “白白白……白痴!怎么可能啊!你们怎么都说这样的话!”

  虽然这么说,他却捂着脖子不肯松手。

  “那就撕下来嘛,多让人误会”大野想要拉开他的手。

  “别碰啦~”樱井及其不情愿的躲闪的,虽然如此却没有甩开大野的手。

  果然这个人从以前就不敢冒犯自己呢,大野这么想着,反而因为有趣而想更加贴上去一点。

  两人争来争去,最后大野把樱井压倒在了沙发上。为了能撕下创可贴,他两只手钳住樱井的两个手腕用力的掰开。这时候就能发现,这个全身看起是腱子肉的男人,其实力气也没有那么大。还是说他这个时候还是在顾虑如果打开自己的手,自己会难过受伤?

  大野心里暗暗笑着,把樱井的手腕交叉起来压到他的肚子上,用自己的一只手扣住,然后全身力气压上去,坐在他的肚子上。这样对方就挣扎不开了。空出了一只手,伸向了创可贴。

 

  樱井的眼神惊恐的就像看到猫的老鼠,但原因并不是大野执意要撕掉自己脖子上的创可贴来一探究竟,而是现在这个体位。

  他没想到大野突然在没人的乐屋贴上来和自己打闹,最后甚至跨坐在了自己的肚子上,用一副经常在漫画里面出现的动作,单手钳制着自己的两只手腕。

  实话说,这样的动作,想要挣脱,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他看着大野的两只手抓着自己的手腕,死死扣着,然后把自己的手腕交叉压在了自己的胸前,那手指根本无法完全握起自己的两个手腕,只是用力的压着,小指还微微的翘起,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啊,真好看。一瞬间被蛊惑的樱井,下一秒觉得脖子一疼。

  创可贴被一点都不温柔的扯了下来。疼的他大叫一声,立刻觉得眼角泛起了生理泪水。

 

  大野如愿以偿的撕下了创可贴。

  下面露出的,并不是如自己所想的红紫色的痕迹,而是粉红的、一个看起来有点微肿的包。

  樱井感觉眼泪已经要流下来了。

  “啊啊啊啊!!为什么撕这么用力!!?好不容易没那么痒了啊!”

  他怪叫着挣扎了起来。

  诶?原来真的不是吻痕么?大野有点莫名的眯着眼看着。

  看着对方的大眼睛里面已经开始泪眼汪汪了,大野松开了樱井的手。

  他立刻捂上了脖子上那个包的位置。

  “昨晚…肿的好大呢…好不容易涂了药消肿了…为了药效我才贴上的……”樱井的声音开始变得委屈了。

  “蚊子……吗?”大野有点好笑的问。

  “恩……”

 

  樱井以为大野会就此失去兴趣从自己身上下去,结果他居然压了上来,为了看清楚自己的脖子,而整个趴了上来。

  “我看看”捏起自己的下巴强迫转向另一边,仔细的看着自己被蚊子咬肿的地方。

  片刻的安静,樱井觉得只是个蚊子包而已,为什么要看的这么认真……。

  “还…肿着吗?”因为自己看不到,又不敢碰,怕会变得又痒起来。也为了打破现在这个奇怪的气氛,樱井有点战战兢兢的问了出来。

  “恩……有点”大野的声音从一边的耳朵处传来,近的好像呼吸都喷在了自己脖子上。

  “我小的时候,手上被咬这样的包时,妈妈说舔舔就好了。”

  樱井听了这话,刚想吐槽说,你居然信。

  脖颈处就传来了潮湿温热的触感。

  脑子嗡的变成了空白。

 

  刚刚那是……舌头的触感吗……吗……吗……。

  下巴被松开,身上的人支起身体。樱井僵硬的转回头。

  看到大野一副得意的脸舔着嘴唇。

  “药的味道”大野说完皱了皱眉头,从樱井身上跨了下来,径直回到了自己刚才坐的位置,拿起手机继续玩了起来。

  樱井慌张的坐起来,看过去。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那是…为什么??

  大脑乱成粥,收录的游戏番组也玩的一塌糊涂,被同伴和敌手队吐槽的成为了当日亮点。

 

  收录结束之后,樱井垮着脸回到乐屋。又是只有大野在。

  罪魁祸首……他无辜的想着,开始收拾自己的包包。

  “翔君今天玩的超下手啊~”突然传来了大野的声音。

  樱井有点生气又有点无辜的扁着嘴转过去看着说话的人。

  “还不是因为你!……”突然觉得这话说出来好像会引来可怕的连锁反应,他硬生生的吞了下半句。

  结果大野果然还是笑眯眯的站起来走了过来。

  “我怎么了?~”

  “没……什么”不知为何,樱井觉得自己有点心虚,下意识的又抓了抓脖子。

  “还痒吗?”

  “诶?”

  “需要舔舔吗?”

  樱井吓得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看着刚才说出了不得了对白的大野。

  “翔君自己又舔不到脖子啊。”

  诶!?……………………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樱井已经不太清楚这个人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了……要是随便谁说,脖子被蚊子咬了,请帮我舔舔,难道就会帮忙舔吗!?

  但是这个理由在自己心里生成之后,仿佛给了自己一些勇气,所以樱井有点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

  大野微笑的凑了上来,一只手环上了他的后颈,微微的向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

  脖子上那个刺痒的地方传来了湿热的触感。

  这次比刚才的时间要更加长了一些,让樱井清醒的用皮肤感受了那是大野舌头的触感。

  然后又是轻声的询问。

  “还痒吗?”

  像着了魔一样,樱井呆呆的又点了头,然后如愿以偿的再次感觉到了那令人害羞又兴奋的湿痒气息。

  一下、两下。他感觉到大野把唇贴上了自己的皮肤,从舔舐变成了啃咬。

 瞬间的动摇,却不足让他推开大野说不要。因为现在比起脖子上的包,连心里都开始痒痒的了。

  啃咬的动作渐渐偏离了一开始的地方,向上移动了去,移到樱井耳边的时候。大野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注视着他的眼睛。

  樱井觉得他是在询问什么,然后他看到大野有点试探性的向自己探出了头,有点发红还带着水汽的嘴唇微微张了张。

  他好像领悟了一样,也试探的向前。

  两人的唇就贴在了一起。

 

  啊,原来是这样……。

 原来心痒痒的时候,是要舔这里的。

 樱井有点被自己说服了一般,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番外。

  N“我说…你们两个以后这种事情能不能不要在乐屋做……你看爱拔桑受到多大惊吓。”

O“FUFU~抱歉啦~~因为翔君说痒的不行啦~所以我帮他舔了舔。”

N“你好恶心……现在被蚊子咬谁还会用舔的”

O“很管用的哦~你看翔君现在就不痒了嘛”

N“我看他现在已经发展到全身痒了,等着你去舔呢”

O“FUFU~NINO好色啊~~~”

N“………………………………………………”

=====================

  努力的尝试了OS!!!感觉被我写的好下品……舔来舔去的……OTZ……请不要打我……。因为现实的我一直都这么下品(自豪←。

BY A梦

评论(4)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