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去九寨溝之前來寫兩題合併!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關鍵字:帽子、感冒。

*S上班族32歲;O無業22歲

*無開頭高潮結尾…語文老師要哭了。

*標題也沒有意義,隨便起的OTZ

==============================


  樱井这辈子第一次被小混混缠上,他看着眼前比自己矮出不少,染着金发,头发一撮一撮的像刺猬一样冲着天的少年。

  “喂,小兄弟,借点钱花花呗。”

  虽然口气努力的在学着那些不良电视剧的台词,但是不管相貌和声音还是那两条已经漂过而变成浅棕色的八字眉,都让樱井觉得,这个孩子不但年纪很小,而且还单纯的可以。

  他心里的正派作风告诉自己,这样的年轻人要好好教育,不然会误入歧途的。

  樱井刚想好了第一句话,还没开口,金发的青年就一头栽了过来。

  他吓了一跳,一把接住,对方就撞进了自己怀里。

  还没来得及问,你怎么了??

  青年一把推开自己,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挥着一个皮夹子,做着鬼脸,叫着“谢谢啦~明天还给你!”

  樱井根本没反应过来,青年就一个转弯跑没了影。

  比起皮夹被掏走的悔恨,他更在意刚在撞在自己怀里的体温,在初秋微凉的晚风里,那个温度显得太过灼热了。

  樱井甩甩头,无奈的自嘲道,都这个时候了,在想什么啊。钱包里面加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等等,是要怎么办啊…。

  什么明天还给你…说的好像熟人一样的口气,真是让人火大。再说,从一开始就想吐槽了。

  小兄弟……,明明看着那个年纪,就应该管自己叫哥哥或者叔叔了吧。

  樱井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往家走去。

 

 

  第二天,又是同一时间,樱井走在惯例的下班路上。

  在经过离昨天那件事情不远的路口处时。听见仿佛是斗殴的声音,与其说是斗殴,不如说是群殴。

  樱井一边往前走一边用眼角瞄过去,3、4个在围着一个人拳打脚踢。窝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人抱着头,因为带着棒球帽而看不清脸。

  施暴的其中一人抓起了地上那个人的衣领提了起来,那人慌张的用手钳住对方的手腕,头上的棒球帽掉在了地上。一头耀眼的金色刺猬头。

  …………!

  “喂!你们在干嘛!我已经报警了!”

  几个男人看到樱井大嚷着举着手机跑过来,一边骂着一边跑走了,走前还不忘踢了一下缩在地上的少年。

  “你没事吧?”

  樱井蹲下来,伸出手。

  少年白净好看的脸上挂满淤青,八字眉比昨天还要可怜,大概是因为疼痛,他一直咬着下唇。看起来就像,要哭了一样。看到樱井蹲了下来,他从地上爬起来坐直,然后在明显不合身的宽大外套兜里掏出了一个皮夹。

  樱井的皮夹。

  少年把它塞进樱井的手里,好像自言自语的说“还给你…现金被我用光了…别的没动。”

  樱井在他准备抽手的一瞬间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另一只手附在了他的额头上。

  “你干嘛!”少年生气的嚷起来,挣扎着想要抽出手,但是果然力气抵不过樱井。

  “你果然发烧了,你父母呢?”

  被樱井突然变严肃的声音吓到,少年停止了挣扎,呆呆的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你还在上学吗?”

  还是没有回答。

  “你叫什么?”

  “大野……智……”

  樱井叹了口气。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半响,少年只是战战兢兢的问了一句。

  “哥哥 你是警察吗?”

 

 

  大野觉得自己摊上一个麻烦的人。昨天抢了这个人的钱包,只是为了还家里已经超期的高利贷,谁知道这个男人的皮夹里并没有太多现金,天真的他也并不知道用身份证和银行卡可以去换密码,只是乖乖的拿着那明显不够的几万块现金去还了高利贷,果然被臭揍了一顿。

  结果那个男人又出现了,这次救了自己,搞得自己有点理亏。

  

  现在这个人秉持着【大人的义务】这样的东西,抓着自己的手把自己拖回了家。

  挣扎也很麻烦,又难看,反正这个男人看起来正人君子,也不会怎样的。进门前他偷偷的瞄了门牌,上面写着【樱井】。

  他心想,是个好听的姓氏呢。可能名字会更好听呢。

 

  樱井把他塞进浴室洗了澡,等他出来准备好了简单的微波食物,并且拿好了药在等着。

  大野觉得他娘都没这么贴心过,看着樱井一副好男人的架势,八成把自己当做高中生了吧。

  然后这一猜想果然在自己的身份证从兜里掉出来,被樱井捡起来看到后得到了证实。

  那人好看的圆眼睛瞪得像牛一样。

  大野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被也就大2、3岁的人当做高中生也真是要命呢。

  但是在樱井告诉他,自己比他大10岁的时候,换成大野变成了牛眼。

  明明看起来很年轻的…明明只是个可爱的哥哥的…没想到是叔叔么。

  “叔叔……”还没叫出口,就挨了一下。樱井黑着脸说自己也没有那么老……。

  大野在心里偷偷笑着。

  这宽敞明亮的房间,安逸规律的生活,温柔的人…快乐的笑脸,都和自己的生活相差太多了。

  吃了药开始变昏沉的脑袋,感觉到有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摩挲,然后又为自己拉了拉被子。睡死之前,大野觉得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安心过了。

 

 第二天早上,他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的时候,樱井还没有醒来。

  他蹑手蹑脚的走过沙发,看到樱井用别扭的姿势皱着眉头睡在沙发上。他把手伸进兜里摸了摸,最后摘下头上的棒球帽放在茶几上。然后悄悄的溜了出去。

  大野站在楼下往上看去的时候,已经分不清那些完全一样的窗户,哪个是樱井的家了。他扁着嘴抓了抓金色的头发。双手插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回自己的生活。

 

 

  冬去春来,日复一日。

  樱井还是过着自己两点一线的通勤生活。

  某日,也许是因为周末初春的阳光太过舒适,樱井久违的突然想吃便利店的荞麦面便当。

  挑选了中午的便当和晚上的下酒菜,樱井站在柜台等待付款。然后他看到一个有点猫背的小个子店员麻溜的跑到了前面的收银台,开始开机。

  于是他拿着东西走了过去。在小个子抬头的瞬间,他愣住了。

  记忆里面那个金色的刺猬头变成了栗棕色,但是依然八字的眉毛和下垂的眼角。

  看到樱井走过来,他微微一笑,那是樱井那晚从倔强的他脸上未曾捕捉到的表情,所以看得樱井心脏漏跳了一拍。

  但也许对方并不记得自己了啊,也许自己在他生命里,就是一个被抢了之后还多管闲事的大叔……。转瞬即逝。

  樱井被自己的想法打击的有点低落,小心翼翼的把商品放在了收银台上。

  听着哔哔的扫码声,那双好看的手把自己的商品扫码装袋,然后双手递给自己,伴随着好听的,软甜的声音。

  “谢谢光临,樱井桑”

  猛的抬头,看到的是少年笑的灿烂的脸。向着购物袋伸出手,却被对方躲了一下闪开来。

  大野满脸都是恶作剧一般得意的脸。

  伸手抓起樱井的手,把购物袋结结实实的递到了樱井的手里。

  樱井捏着购物袋的把手,心里想着应该说点什么,却心跳个不停。

在他被后面的顾客不耐烦的轰走前,他听到大野小小声音的说,“我忘在你家的帽子,可以去取吗?”

  樱井点头如捣蒜。突然伸出了手。

  “我叫樱井翔。”

  大野一愣,眨了眨眼睛,又笑了起来。

  “果然名字也很好听呢~”

  “诶?”

  “没什么~~”大野笑的一脸得意,握上了那只温暖有力的手。

 

  =======================

  因為明天就要去九寨溝了,感覺有些時候不能好好寫東西了。所以這週的題一併寫出來!正好在地鐵上開了腦洞。

  www

  這兩天突然很眷戀年齡差~想看大叔(?)S和少年O呢~~~~www


BY   A夢

评论(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