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豆丁弟弟【机场&盆栽命题】

  ( ˘•ω•˘ )ง 这次写的命题用了【相恋十年】的设定……应该写之前瞅瞅看能不能随便扯一题来符合…………这样我就顺便又解决一题了(喂。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命题-机场;盆栽,双命题放一起啦~

*其实是个站在写的【相恋十年】的一部分,至少设定是……。

*盆栽的品种,我也不清楚,所以糊弄过去了……。

*豆丁弟弟说的并不是S君……。

※※※※※※※※※※※※※※※※※※※※※※※※

  大野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钓鱼节目的时候。樱井吃力的提着旅行箱从房间出来。

  箱子还是大的惊人,每次翔君被外派都像要搬家。

  大野这么想着,光着脚从沙发上跳下来帮他抬着箱子的底部。

  “拖着就好了嘛”箱子被平安的搬到玄关。大野拍了拍这个到自己腰部的庞然大物。

  “地板会脏的。”樱井一边检查随身包里的证件和钱包,一边说到。

  大野无奈的笑笑,站在地板上,看着因为玄关和地板的落差而变得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樱井认真的检查随身物品。

  小学生一样。大野笑了起来。

 

   拉好拉链,樱井抬起头,突然想起什么。

“别忘了给豆丁弟弟浇水。”

大野转头看了看阳台,从玻璃推拉门的旁边露出的几片叶子,那高度看起来已经是颗高大的植物了。

 大野笑着转回头说,“豆丁弟弟已经长大了,才没那么容易死掉~”

 樱井听了也笑了起来,凑过来在大野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我走了”

  “一路顺风~”

 

  锁好门,大野光着脚哒哒哒的跑到阳台,趴在栏杆上往下看。

  没一会,樱井拖着行李箱从楼下走了出来,掏出电话放在耳边,左看右看。

  大概是在确认预订的出租车吧。大野饶有兴趣的猜测着。

  不一会,他看到樱井放下电话,远处开来一辆出租车。

  司机打开后备箱,走下来帮着樱井抬那个巨大的行李箱。

  然后司机小跑着回到驾驶位,樱井拉开后门,在进去前的瞬间,突然抬起了头。

  一个好看的微笑,就像一开始他就知道,大野一定会趴在那里看自己一样。

  大野看着出租车绝尘而去,鼓着嘴转过身。放在阳台边上的那颗茂盛的植物映入眼帘。

  他伸手摘掉了底部几片泛黄了的叶子,又伸手摸了摸植物顶端的嫩叶。

  “弟弟~这一个月多多指教了~”

 

 

  这颗叫【豆丁弟弟】的植物,在家里大概已经有5年了。

  应该算是这个房子里面除了樱井和大野以外住的最久的活物了。

  现在已经长到跟大野肩膀差不多高,虽然不算茂盛,却还是坚强的抽着新芽。

  

  关于为什么叫做【弟弟】,这个话题还要追溯到樱井和大野同居后,第一次被长时间外派的时候。

 

那次,樱井第一次有机会被派到国外总公司学习,时间大约3个月。他又欣喜又焦虑。

去了能见见世面,但是这样就要和自己的恋人三个月见不到面……,真是有点痛苦。

回家的路上,樱井路过花店,看到摆在橱窗里面的各种小盆栽。他想了想,拐进了花店。想到大野散漫的习惯和健忘的性格,最后他选了一盆仙人球。

抱回家的时候,还被大野笑了很久。

“翔君,你居然这么少女心啊”大野擦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一边接过仙人球,把它放在了阳台的角落。

“呦西!今天你就叫豆丁了!”

“诶?”听见大野在阳台的自言自语,樱井有点莫名的探过头。

大野转头对他笑,“我给他起了名字,因为小小的,所以叫豆丁~”

樱井有点僵硬的笑笑,没敢说出,他小学时候因为长得太矮,曾经一度被叫过这个外号的事情。

 

 

三个月之后,樱井回到久违的家,看到的却是已经变黄色的【豆丁】。

仙人球也会死吗?!樱井大惊。

转头看到大野有点委屈的表情。

“每天想起翔君的时候,我就会来浇一下水……结果豆丁就淹死了……。”

诶?结果是因为浇水太频繁而淹死的吗。樱井看看仙人球又看看大野有点忧伤的表情,刚想安慰两句什么。

“是我想翔君想的太频繁了吗……”大野抿着嘴一副要哭的脸。

 搞什么啊!?这么可爱的借口!?樱井忍不住一把抱过大野在屋里转了一个圈。

“没事!翔君代替豆丁回来了!~”

说罢,樱井和大野两人一起嘿嘿嘿的傻笑了起来。

 

那之后,大野执意要为了纪念【豆丁】,而去花店买了一颗种子。种在花盆里。

起名叫【豆丁弟弟】。

发芽之后,让大野好一阵忙活。那段时间,两个人好像都变成了园艺专家,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阳台观察豆丁弟弟的健康状况。

随着豆丁弟弟的长大,他们发现长的和买来的种子包装上的植物并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花店不小心放错了种子。

不过对大野来说,它是什么品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他们两人的盆栽。

 

 

到达机场的樱井,办理了行李托运之后,看了看表。

时间充足,可以去喝个咖啡。

于是他慢悠悠的走进机场的咖啡厅,要了一杯黑咖啡。

把咖啡杯端到嘴边的时候。他抬头看到咖啡厅的柜台侧放着一盆植物。

啊,是豆丁弟弟……。然后下一秒,樱井就被自己这好像白痴父母一样的心情给逗笑了。

他站起来走到柜台边,轻轻捏了捏那株植物的叶片。比家里的那颗要健壮很多。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柜台里传来店员关切的声音。

樱井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收回了手。

“请问…这颗植物是什么品种?”

“诶?”店员显然被樱井这没头没脑的问题给难住了。

看起来年纪很小的店员有点为难的抓着头,一副抱歉的声音说,“……我也不太清楚,需要我去问一下店长吗?”

“啊,不用了。”樱井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端起咖啡小口喝了起来。店员有点莫名的转身继续招待起别的客人。

 

  说的也是呢,是什么品种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盆栽,这就够了。

=============END=============

(゚∀゚)人(゚∀゚)……关于为何没有写出到底是什么植物……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植物。搜了一下家庭观赏的阔叶植物……都是什么【平安树】【发财树】……这种出戏的名字,一定有更好听的名字吧?但是懒得搜索了。所以并不需要名字!!~←理直气壮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