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秘密【人设点题02】

500粉感谢祭20题 ——02

*地上:花店老板S X 画家O;地下:赌徒S X 摔跤手O。( @无人岛 )应该没AT错把OTZ。

*略微查了下摔角这个运动…但不是很考据,有BUG请宽宏大量OTZ。

*OS还是SO……我都不知道,大概算是暗搓搓的两情相悦?

==========================

  今天大野走进花店的时候,觉得店主的心情格外的好。

  那个穿着大红色T恤,外面套了个灰色帽衫的人,就是店主。说实话,大野觉得他这么穿,溜肩看起来更加明显了。

  听到门铃应声响起,店主微笑着回过头。

  “欢迎光临~啊,大野桑~”男人笑的好看。

  大野承认,每次他这么笑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被强烈的勾引了,但又同时被拒之门外了。因为这个人,对谁都这样,对谁都温柔,对谁都会露出甜蜜爽朗的笑容。

  “今天准备买什么呢?”樱井微笑着放下手里刚刚插好的花篮,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走了过来。

  “恩…老样子吧”大野并没有在花店内巡视,只是站在离柜台最近的地方。

  樱井一副明白了的表情从柜台里钻出来。把靠近墙角的花筒里最后四支百合花抽了三支出来。熟练的包好,捆绑,然后双手递给大野。

  “谢谢…~”放下如往日一样的零钱,大野接过花笑了笑,推门走出了花店。

  用手捏着百合厚实又凉爽的花瓣。大野想着,明天再画点什么呢?

 

  送走了大野,樱井扭头看了看墙角剩下的最后一支百合,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微微笑了笑。吹着口哨又打包起了鲜花。

 

  夜晚,花店已经上锁,繁华的生活区只剩下街道两边亮起的居民楼的灯光。

  但是在另一个地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樱井走进竞技场,手里提着一个纸袋,里面隐约露出一株百合和几盒像是点心的东西。来到前台,台边放着一些信件和花篮。他向着招待小姐露出好看的微笑,然后把纸袋放在了贴着蓝色标签的大箱子里。转身走进竞技场,看着手中的票,坐在了离擂台最近的第一排座位。

  手里窜着票有点紧张。樱井焦急的等待着。

  开场的音乐响起。主持人语气夸张的说着冷笑话,引来场内阵阵嘘声。

  在介绍中,那个人出来了。

  樱井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那个人就从自己身边的通道走过,然后爬山了擂台。一如既往带着那个假面超人一样的面具,遮住了全部脸。

  那个人脱下披在身上的长袍,身材怎么看都是瘦小又单薄,但是却有好看的肌肉。蓝色的运动短裤角上,绣着【O.S】。这是他的名字,或者说,这是他在擂台上的名字。

  有些不想在台下被人识破的选手会选择这样,带着面具,并且职业生涯的比赛中,终生不摘。

  【O.S】就是这样的一个选手。

  某天,他突然出现,在非表演场次竞技的时候,把樱井押注的壮汉轻易的打倒。那是樱井第一次实在的体会到“四两拨千斤”是什么意思。敏捷的身手,比起致命的冲撞更加难缠的是柔软的躲避和纠缠。

  最后那场不限时赛中,壮汉因为前期的猛攻而渐渐体力不支,身材瘦小轻盈的O.S后来者居上,赢得了比赛。

  樱井握着一文不值的押注卷,手心全是汗。那好看的空翻和躲避,就像舞步一样,让他移不开视线。

 那之后,没过几场,O.S被调去了表演场。比赛的胜负都是安排好的,比起胜负,更加要求招式的华丽和观赏性。

 而樱井也放弃了押注,为了看O.S的表演,而放弃了长久以来下注的习惯。但即使如此,每场开始前,他还是会计算,如果我买了一万在O.S身上,那么今天是赢还是输呢?然后心情激动的等待开场。

 

  主持人宣布今天的比赛是脱衣赛。台下立刻充斥起口哨和欢呼的声音。

  O.S的对手一如既往的是个壮汉。看来他的公司还真是喜欢看他和身形相差巨大的对手战斗,要不然是被虐到爬不起来,要不然就是精彩的逆转剧。 明明已经猜到是这两种,却每次还是引得观众高声欢呼。

  一方面,樱井觉得台下的观众大概都有奇怪的爱好,毕竟O.S蒙着脸,而大家对那副好看的身体,敏捷的动作,产生了无限的遐想。不得不说,樱井也是。面具下面是怎样一张脸呢,樱井想知道,却又害怕知道。 而另一方面,O.S的反转剧剧本通常都很精彩,流畅的打斗就像是武术,转眼撂倒对手。

  所以O.S的公司经常会用这两处作为卖点。

  而今天的【脱衣赛】大概是为了满足前一种心理。

  樱井一边冷静的分析,一边看着O.S和壮汉分别接过了场边递上的礼服。

  意外的是全套装备呢。

  樱井看到O.S有点犯难的套着衬衫和西裤,然后不自然的穿上外套。就像此生第一次穿正装一样。他觉得好笑,又有点可爱。

  然后O.S拿起那条搭在绳上的领带,犯难的看着主持人。

  对手已经放弃扎领带,而是把领带像绷带一样缠在手上握着。O.S愣了愣,也想要照着样子做,台下的观众却嘘声大起。喊着【扎起来】。

  毕竟表演赛就是服务观众的,所以O.S有点犯难的把领带套在脖子上,怎么琢磨都弄不好。台下的观众们爆笑。

  樱井想,这样的娱乐场还是第一次见到……。

  主持人打趣的出着主意,“不然,让观众帮你系吧?”台下又是一阵欢呼和口哨。

  O.S有点无措的向台下左右看。虽然带着面具,但樱井还是觉得他的视线扫过了自己,感觉周身一阵燥热。

  然后O.S趴下擂台,走了过来。就像中奖一样。把那条领带举在樱井眼前。

  樱井的脑当机了3秒,然后被旁边的大叔起哄一样推起来。

接过O.S手里的领带,他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绕过O.S的衣领,樱井尽力的把注意力放在领带的结上。

  他第一次从这么近的距离看O.S,也许是错觉,但是他觉得对方身上有着淡淡的百合香味,熟悉的不得了。让他觉得很是亲切。

  扎好领带的O.S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又回到了擂台上。果然还是没有出声呢。

  他其中一个卖点就是,绝对不会出声说话。

  这让他整个人都神秘的不得了,勾起樱井的兴趣。

 

 打斗开始后,随着O.S不敌壮汉的攻势,而一件一件被撕扯掉衣服,台下的欢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樱井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那个人,有时候会在被击中身体时发出几乎不可闻的哼声。即使这样也让樱井激动不已。

  想知道这个人的更多……。

 

 结束时,壮汉以胜利者的姿态走下擂台,之后O.S才慢慢的从台上爬了起来,动作缓慢的撤掉身上几乎变成碎布条的礼服,又变回了短裤+面具的装备。

  他站起来,向台边走了一步,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站住脚步,向着观众席鞠了一躬,台下悉悉索索的议论声,樱井也莫名其妙。O.S走过通道的时候,公司的经纪人和他擦肩而过,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走上擂台拿着一张小纸条递给了正准备下台的主持人。

  主持人接过纸条打开来,却突然愣住了,抬头看向选手通道,只看到O.S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

  主持人有点木讷的念出了纸条的内容。

  【下周的表演赛,将是O.S的引退赛】

  樱井愣在了原地。

 

*                  *                 *

  大野回到选手休息室。

  那个壮汉已经在咕咚咕咚的灌着饮料。看到大野进来,笑着打了招呼。

  “大野桑~辛苦了~”

  大野深吸一口气,把握在手里的面具丢在沙发上,整个人躺在沙发上。哼哼唧唧的回了一句“你也辛苦了……”

  “今天中段的时候,没控制好力气,没事吧?大野桑?”

  “不~没关系,其实这样刚好,不然效果会有点假”……

…………

  大野心想,这样例行在表演赛结束后,和同台“演出”的对手进行“演技”的交流也是最后一次了。

  没错,因为自己下周就要隐退了。

 

  最开始做上这份工作只是意外。

  在绘画填不饱肚子的时候,找来的兼职。本来很不被看好,甚至被警告有丧命的可能,却因为自己在学校有跳舞和武打的演出经历,而在第一次的擂台上大放异彩,受到公司的器重。

  那之后演出也有固定的一周一次。其余的时间都能用来画画,确实是个好差事。除了比赛之后的一天,会浑身疼到要卧床休息这点不太方便……。

  碰到那个人是在自己成为正式选手之前。

  饿着肚子上街闲逛的大野,捏着兜里仅有的几百元往便利店走去,希望今天饭团也有在打折……。

  路过花店的时候,看到店主抬了一筐花出来,那颜色看起来无精打采。男人拿出垃圾袋,开始粗暴的把花塞进去。

  大野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冲了上去。

  “请问,这些花都不要了吗?”

  男人听罢有点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站在眼前的人。

  大野饿的头晕晕的,只是觉得这些花很可怜,它们明明还那么努力的开着,却因为颜色没有那么鲜艳饱满了,就要被抛弃了么。

  也不知道他是在气什么,还是在可怜什么。而且他根本就买不起一支花。

  那个店主愣了,看着眼前身形消瘦的青年,一脸认真。突然觉得有点心虚。举起手里还抓着没有塞进垃圾袋的一束百合花说,“送你好了。”

  这下大野和店主自己都愣了,最后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大野知道了店主叫樱井翔,有着好看的笑容和彬彬有礼的气质。

  但是让他认识了樱井的另一面,是自己第一次上擂台,那场比赛没有时间限制,活生生和对手周旋了一小时的大野,终于在对方露出破绽的时候一击必杀。

  他喘着气站起来高举双手的时候,看到了台下呆愣愣的握着一张纸片看着自己,连嘴巴都忘闭的樱井。

  大野当时觉得,还好自己有带面具,不然指不定表情要有多囧。

  那之后,自己的每次比赛,樱井都会来看。虽然不会起哄,却每次都两眼闪闪发光的看着自己。

  原来这个人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和白天在花店时完全不一样。有着强烈渴求的眼神。

  想到着,大野都卖力的演出每一场。

  然后每次散场,自己的礼物箱里都会有一个纸袋,放着一支百合,和每周变换不同花样的小点心。附着一张纸条,通常是些无所谓的话【XX很好吃,请尝尝】【XX店名品!不知道会不会喜欢】这种像是老朋友一样的片语,落款都是S.S。大野笑着想。不就是樱井·翔吗……。

  

  本来以为这样的生活,会继续持续下去,但是上个月,大野终于梦寐以求的得到了杂志社的签约。下个月开始就是职业插画师了。

  许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但是夜晚的兼职,就要辞掉了。

  对于摔角,大野是没有什么留念的。非说留恋的话,大概就是那个人在台下热切的注视吧。

  失去了那身装备,失去了擂台的落差,那个人就不会用那样渴求的眼神看着自己了。为此,大野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落。

*                *                  *

  告别赛的那天,是周末的下午,樱井意外的没有去看。他想,还是不能接受O.S就这么走出自己的视线,非要选择的话,他宁愿选择是自己不再去看他了。这样他就能有种错觉,如果自己再回去的话,那个人也许还会光鲜亮丽的站在那里。

 

  傍晚的时候,门铃轻响。樱井抬起头,看到大野推门进来。

  他一愣,看了看表。大野在这个时间来花店是第一次。

  而且……樱井每次都会在O.S比赛之前的日子才会进新的百合花。而今天,他没有去看比赛,也就自然的,忘记了百合的事情。

  “啊……抱歉,大野桑,今天没有百合了……”樱井的声音有点自责,却听着更多是失落。

  大野笑着摆了摆手,“今天偶尔也想换换别的来买~”

  他第一次在花店里渡起步子,最后停在薰衣草前面。

  “就要薰衣草吧。”

  樱井有点莫名,却还是从柜台钻出来,取了几株薰衣草开始打包。

  看着樱井娴熟的动作。大野微微笑着问。

  “明天我也可以过来吗?”

  “诶?……可以啊……”樱井莫名的看着对方。

  “不是买花也可以吗?”

  樱井递出手中的薰衣草,不解的看着大野。

  仿佛用眼睛在问。不买花来花店做什么?

  “只是来看看樱井桑,还有我想画一幅画来感谢樱井桑。”

  “哎?大野桑是画家吗?”

  大野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过花束,不好意思的抓着后脑勺说,“画家什么的才不是呢……不过终于和杂志社签约了……,要谢谢樱井桑店里的花们,总是给我灵感和力量。

  樱井看到大野笑的温柔的转过头,觉得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那之后,大野送了无数副画给樱井,都被他挂在了店里,从百合到薰衣草,从向日葵到蔷薇。

  最后大野靠着稿费和樱井租了更大的公寓,两人住在了一起。

  直到某天,两人决定大扫除的时候。樱井看到了从大野尘封的箱子里,掉出了那个熟悉的面具。他抓着大野的手腕质问是怎么回事。

  才顿觉到这个高度,这个香味,甚至这个人呼吸的频率,乃至他的一举一动和身影,原来是那么熟悉。

  原来他以为已经失去的东西,只是变换了样子,永远的留在了身边。

END

*                   *                     *

备注:

  *脱衣赛,先把对方的礼服脱干净的一方获胜。(别吐槽!真的有这个!)

  *不限时赛,取得得分(压制对手)更多的人最后胜利。

  *百合——纯洁神圣;

    薰衣草——等待爱情;

    向日葵——沉默的爱;

    蔷薇——热恋。

========================

  妈耶,最后拳击手被我改成了摔角手……因为……还是想让O带着面具吧,还是想隐瞒两人的地下身份……。虽然如此,赌徒其实没怎么出现呢,一开始就戒了……OTZ不知道点题的姑娘会不会失望~……。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