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错】

  好久没写文啦~>w< 这周终于没有这么忙了,谢谢企划的题,感觉荒废了好久,真是对不起参加企划的GN们/w\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关键字:交错】

S上班族,O自由职业画家。

想写成小片段的感觉呢,但是觉得这种感觉,用文字会有点啰嗦,果然是漫画或者拍摄会 更好吧~www

感觉企划的题好久没写了,最近忙死了~终于写了

====================================

O PART

  早晨,大野从被窝爬起来的时候,觉得今天想要做粘土,所以他迅速的换好衣服,扎上脏兮兮的围裙,在工作间里翻了起来。然后在箱底翻到了已经硬邦邦并龟裂了的粘土块。

  最终他还是不得不叹着气解下围裙,穿上外套背上挎包出了门。

  *                 *                      *

  周末的电车里,依然人满为患,虽然不至于到要和陌生人紧紧依偎,但是身体接触还是不可避免的。

  本不喜欢和陌生人有太多接触的大野上车就缩进了车厢角落,靠在门边和车厢结尾的转角处。

  这样人多的电车,总是让人不太舒服。非要说的话,大野不喜欢的是那些陌生人不怀好意的接触。

 自己在还10几岁的时候,因为个子高,脸却可爱,经常在上下学的电车里被不怀好意的大叔触摸,这让他很是不爽,虽然最终也没人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但是那归结他当时的气场吧。所以那之后,他就很看不下这种事情。也曾经在真正的色狼手下救出过被骚扰的少年少女不止一次。

  那之后,大野就习惯了站在车厢角落靠着,一个可以纵观整个车厢,又避免了身后有人的位置。

  就在他看着窗外风景,各种思绪从脑中闪过又溜走的时候,车厢的另一端突然有着小小的骚动。

  大野拉长脖子看过去,一个穿着西装的帅气青年抓着一个大叔的手腕,青年的身边的一位少女眼神惊恐又委屈的噙着泪看着他。

  “够了没有,别太过分!”青年的声音浑厚又带着鼻音,但是语气却冷峻。好看的眉毛明显有过修剪,呈现着凌厉的角度。被抓了现行的大叔灰溜溜的钻进了下一节车厢。

  少女战战兢兢的向青年道谢。青年的眼神又一变,露出了闪亮又温柔的笑容。原来一个人的表情可以变的如此丰富……。大野这么想着,又转回了视线。

  他想着,高二时自己也做过差不多同样事情,在上学的电车里抓起了一个在骚扰看起来是初中男孩的大叔。男孩圆溜溜的眼睛和角度上挑的眉毛,看起来也是那么无辜。这么多年了,大野也只记得那双眼睛。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在那双眼睛里,是不是也有像刚才那位青年一样帅气。

  *                *                 *

  到站下车的时候,大野向着车厢另一边望了望,西装的青年和少女都已经不知道在哪站下了车。

  大野走出车站,熟门熟路的拐进了自己常常光顾的美术用品商店。

*             *                *

  一个不小心和老板聊了太久,走出店门的时候太阳已经在头顶。

  又颠了颠背上沉甸甸塞满画材的背包。他额头上冒出了微微的汗珠。过了十字路口,看着对面的快餐连锁店,大野决定还是就在这里解决掉午饭好了。

  推门进去,买了最简单的套餐,端着正要转身的时候,感觉腿上被撞了一下,低头看去,一个小姑娘撞在了自己的身上,手上拿了个盒子,地上滚落的都是热腾腾的炸鸡块。

  大野一愣,小姑娘看着手里空空的盒子,眼睛里开始溢出泪水,带着哭腔抬头看着大野,即使如此,也好好的道了歉。

  “大哥哥……对不起……呜——”

  小姑娘哭了起来,周围的顾客也纷纷看了过来。

  大野拿起自己套餐里的鸡块塞给小姑娘说,“抱歉,弄掉了你的鸡块,大哥哥的份给你吧。”

  找了个座位坐下,大野想起刚才的情景,好像在哪里看过一样……

  大约是自己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和朋友在附近的快餐店吃饭时,听见哗啦的一声,店里为数不多的用餐顾客都闻声看过去。

  一个小男孩坐在地上,眼前站着一个金发带着耳钉的少年。少年的餐盘里还有翻倒的饮料。男孩手里拿着一个空掉的甜筒柄,而地上,扣着一个冰淇淋。

  金发的青年有着凌厉的眉毛和消瘦精悍的脸颊,加上左耳的银色耳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坐在地上的小男孩看着少年餐盘里滴滴答答流出来的饮料,吓的哆嗦了起来。

  “拿一下!”少年突然把餐盘塞给了男孩。

  不明所以的男孩看着少年转身走到点餐台,重新要了一杯饮料,和一个甜筒冰淇淋,走回来,把饮料放在餐盘上,拿回了餐盘。然后把那只甜筒递给自己。

  “给,下次小心。”

  男孩愣在原地,最后也只挤出了【对不起,谢谢】。

  大野那时候想,原来性格善良的不良少年,是真的存在的啊。

  *                  *                *

  吃饱喝足,大野跨上背包,看看时间,再不回家就没有时间捏他的粘土小人了。匆匆忙忙的把餐盘放进回收处,向门口走去。

  手抚上门把的一瞬间,有一个人的手抚上了自己的手。

  两人吓的一起缩回了手,转头看着对方。

  一个比自己高一些的青年,穿着灰色的帽衫,拖着一个商务行李箱,带着红色的鸭舌帽,帽檐的阴影下,一双好看的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

  看到他身后的朋友,大野估摸着,大概对方只是和朋友说话没有看到自己,然后两人同时伸出了手吧。

  于是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对方愣了愣,轻轻的说了句【抱歉】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              *                  *

  大野智回家的路上心想,人与人的相遇,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呢。

今天也和很多人擦肩而过,明天也会,很多人即使再次遇见,也不会再记得彼此。

  

S PART

  接到公司要紧急开会的消息时,樱井本来已经要出门了。

  诶!?怎么这样!?

  明明自己约好要和朋友今晚开车去温泉的…虽然时间不会耽误,但先去公司再回家会来不及,而且去开会一定要穿西装。

  不情不愿的换上西装,把身上的灰色帽衫塞进旅行箱里,出了门。

 *              *                   *

  地铁里面人挤人,让樱井觉得烦躁。要不是朋友坚持要开自己的车,他就可以开车出来了,也不会这么麻烦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身边的女孩子一抖,向着自己的身边缩了缩。

  被吃豆腐?觉得这么想的自己也有点好笑的樱井低头看去。

  车里的人没有挤到不留缝隙,所以他看到了女孩子身后的大叔把那只手贴在女孩臀部的样子。

  对这种事情一向不能忍,樱井仿佛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刚上高中的自己,身材矮小的像初中生。虽然性格外向,但其实胆子很小。总是被同学开玩笑说白白净净可爱的像女生。

  第一次自己坐电车上学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就让他遇上了电车色狼。

  扎在人群里几乎就露不到头的樱井,感到有人在自己的腰臀部来回摩挲着。那动作怎么都不像是不小心,挣扎着想躲开,却因为人太多而无处可逃,感觉整个人已经挤在了旁边人的身上。

  “喂!大叔你干嘛呢!”一声呵斥,樱井身上的手被一下抽开。

  听到声响的周围人也稍稍避开,看着这边,这让樱井身边的空间稍微宽敞了一些,他看到自己刚才挤着的人,也穿着黑色的学生装,却比自己高出不少,留着稍长的栗色头发,眼神有些生气。那个人正抓着一个大叔的手腕。樱井虽然不知道到底过程是怎样,但是简单来思考,一定是这个学长帮助自己驱赶了色狼。樱井怀着崇敬的眼神向上看着那个人。

  被抓包的大叔灰溜溜的下了车,樱井战战兢兢的站在那个学长旁边说【谢谢】,学长甩了甩挡住眼睛的头发,微微笑了笑。

  樱井记得,那个好看又帅气的笑容,现在想想,还带着那么点魅惑。只是那时的自己,还不太懂。

  那之后,每次再遇上这样的事情,他都会像那个学长一样挺身而出,保护站在身边的人。

 

“够了没有!别太过分!”樱井愤怒的一把抽起大叔放在女孩臀部的手。

  周围的人群因为自己的声音而骚动了起来,议论纷纷。被抓包的大叔逃去了别的车厢,女孩子也一副感激的表情向自己道谢。今天的樱井也觉得自己做了好事,心情极佳。

*                  *                    *

  从公司开会出来,眼看和朋友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樱井去洗手间换上了之前的帽衫,因为配合西装还上了发胶的头发却无法处理,他只能又翻出一顶红色棒球帽戴起来。匆忙的整理了箱子,向着约好见面的快餐店跑去。

  进门的时候,看到朋友已经在角落喝着饮料,眼神却盯着远处看。

  “喂?干吗呢?”,樱井在友人眼前晃了晃手。

  被他唤回注意的朋友笑着往嘴里又塞了一根薯条说,“刚才啊~有个小姑娘撞到一个男人,弄撒了自己鸡块,然后那个男人就把自己的鸡块给小姑娘了呢~啧啧,这世界上这么好的小伙子不多了~”

  樱井有些鄙夷的看着他,拉开椅子坐下,“这有什么,要是我也会这么做,不对,我就做过这样的事!”

  “是~是~~大好人翔君~”朋友打趣的把薯条推到了樱井的眼前。

  “怎么够吃!?这么少!还被你吃掉一半。”樱井气哼哼的又追加了一份大号套餐,一边和朋友吐槽着关于早上紧急会议的不爽,一边吃了起来。

*                    *                      *

  吃完午饭,樱井送回餐盘后,拖着行李箱和朋友一边说笑一边走向门口,伸手推门的时候,手上的触感不是冰冷的门把,却是软软热热的……

  一个机灵缩回了手,惊恐的看过去。旁边是同样保持着手悬在空中,呆愣的看过来的一个青年。有点黑,比自己矮出不少还猫着背,棕色的朝天刺着的短发,背着大大的包,看起来像是刚从旁边电玩店出来的宅男。

  想着要发挥一下成年人的优雅,结果樱井还没张嘴,对方突然微微的笑了一下,做出请的动作。樱井一愣,没有反应过来,就顺着对方给自己让出的路推开了门。

  慌张的道了一声谢,和朋友走出了餐厅。

  “哎?刚才我说那个鸡块,好像就是那个男的耶。”樱井走出10米已经快忘记这事的时候,朋友突然说。

  “哦,是么”他无所谓的回了一句。

  “我车子停那边了,你带什么了?这么大箱子?” 

  “西装啊!西装……”

  “哈?泡温泉带西装?”

  “都跟你说了!早上啊部长他………………”

  两人向着停车场渐渐的走远。

 

  *                   *                    *

  O PART

捏完粘土又找不到事情来打发时间的大野,站在书架前面思考着。眼睛停留在相册上,抽了出来,打开。

  门被叩响,推开门是老妈端着水果。

  “阿智~我刚买的葡萄哦~超好吃!~”

  “恩~!”大野翻着相册头也没抬。

  “哎呀哎呀?看起相册了?我也看看~~”老妈一副兴致盎然的坐下来凑在大野身边。

  “哈哈哈……你看那会,你因为水痘剃了光头,还超级不想上幼儿园呢~”老妈指着大野的一张穿着幼儿园制服,但是一脸不开心的照片打趣到。

  “啊啊~这张,幼儿园的拔河比赛,你们班输了,你还坐在地上耍赖大哭~隔壁小班的孩子都比你懂事,还过来拉你起来。”

  “老妈……”大野无奈的抬头看着自说自话变得很亢奋的母亲。又低下头,看着手边的那张照片。是哭的不像样子的自己,然后被谁拉着手,啊对,是老妈说的,隔壁小班的小朋友吧。没有照到脸,只有那个孩子牵着自己手的一半身体入镜,幼儿园制服上的胸牌上,隐约看到歪歪扭扭的字写着【樱井 翔】。

*                    *                          *

S PART

  到了旅店的时候,樱井巴不得快些跳进温泉。被朋友按住说一定要先吃晚饭才可以啊白痴!

  非常不情愿的去了餐厅,餐点是老板娘亲自下厨。

  精致的日式餐点被一件一件端上来,樱井趁着这个空挡环顾四周,看到墙上挂着一幅画,一幅和这个和式包间完全风格不符合的有点夸张的漫画。

  “老板娘~那个是……?”不知为何有点兴趣的樱井转过头看向老板娘。

  “啊~那个啊~是以前在这里住过一个月的一个孩子画的~~。好像是……美大的孩子,毕业之后在这里进行什么寻找自己的修行吧~啊哈哈”

  樱井点了点头,又转过去看了看画。然后回过头,眼中就只有满桌的丰盛食物了。

  

  吃饱喝足,樱井和朋友起身离开的时候,走过那副画。樱井停下脚步,那是一张只用签字笔细细密密勾勒的图画,虽然不大却十分精致。

  朋友凑过来,“你也喜欢画?”

  樱井扁了扁嘴巴说,“你说,里面的小孩怎么不穿裤子?”

 “哈哈哈哈…………谁知道啊!回去泡温泉啦!”朋友揽着樱井的肩膀催促着。转头之前,他的视线扫过右下角,那里用工整的字迹写着【大野 智】。

*                     *                      *

 

  熙熙攘攘的周一,拥挤的电车站。

  站在3号车厢第一个门的大野抱着这周要交给编辑的稿子,晃晃悠悠的打着瞌睡。

  电车进站,门随着电子提示音打开,大野清醒了过来,迈出了车厢。

*                       *                       *

  樱井站在站台,电车进站。门打开,下车的乘客涌出车厢。

  樱井耐心的等着最后一人走出车厢后,才迈进了3号车厢的第二个门。

*                     *                     *

  那么,两条无规则蔓延的曲线,要交错几次,才会重合在一起?

==========END===========

  www大体的含义就是,其实两个人每天都会遇见再擦肩而过,在各种不同的地方,想起【向左走向右走】了。那种感觉其实挺好的。

  喜欢那种并未遇见却从来不曾远离的感觉。

  总觉得人生中也会有很多这样的邂逅,有时候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天按某个时间到达车站,站在某个门等车,就会遇见某个人。这种故意选择某条线的情况下,就会和另一个人的固定的某条线交错。而换一个时间,又会重复遇到另一个人。 

  就是这样,这是最新喜欢玩的游戏,在上班的路上观察同行的人www

  以上。

                                                                       BY:A梦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