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第七罪【魔王O X 小恶魔S】※前篇上

*彻底没有中心思想,到后面越来中二……。

*A终于出场,和N一样是天使(现役)←w

*会开始有点竹马线←请注意

*完全没有考据任何东西,不管是时间地理……OTZ感觉有点糊弄,所以慎!

*就……看个乐呵嘛~←在说什么……

====================================

  SATOSHI最初决定创造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小恶魔,只是因为寂寞。

*                  *                     *

  被放逐到地狱不知道过了几年,或者几百年。他仅仅是因为提出想要教会人类【罪】的这个想法,就被赶出了天堂。

  其实哪里对他来说,如同地狱没有两样。

*                   *                    *

  他挑了一颗恶魔卵,把它单独拿出来放在一个安全又温暖的房间。并且拒绝了负责孵化恶魔卵的丑陋妖怪想要献媚一般帮助自己照顾的提议。

  他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卵。完全属于自己的。就像上帝创造亚当一般。他也想拥有那么一个像是自己骨肉般存在的个体。

  他轻轻揭开浸泡着卵的容器盖。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血滴了进去。

  他没孵化过恶魔,他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有可能让这个即将出世的小恶魔与众不同?但从心情上来说,他认为既然这样做过了,就已经让他变得特殊了。

*                  *                     *

  那个小家伙出生的时候让SATOSHI好是担心了一下。

  他在书上看过,人间的卵生动物都要自己敲碎蛋壳,将来才能强壮的成长,这是他们要经历的生活第一课。

  SATOSHI焦急的看着那颗卵在温床上颤动,却怎么都不见裂缝,他想伸出手来帮助他,却又怕他因此而变得体弱多病。

  最后终于喀拉的一下,一截黑黑尖尖的角插出了卵壳。有了缝隙的壳很快便被里面小家伙的踢碎。

  卵壳里面的羊水流了出来。SATOSHI掀开盖在那团小身体上的壳。柔软洁白的肉色身体,和湿漉漉的柔软头发。

  这看起来就像人类的小孩子一样。大约3、4岁的样子。

  小孩子抬起头,肉嘟嘟的脸和圆圆的眼睛让SATOSHI认为,自己的血大概还是有起到影响的。

  不然为什么这个小恶魔和地下孵化室诞生的那些青皮獠牙的小妖怪完全不一样?他和自己很像。有着柔软的皮肤和即使是在上帝的标准下也算完美的身体。除了他背后的黑色小翅膀还有颤动的黑色小尖勾尾巴,还有那对戳烂了卵壳的尖角。

  SATOSHI觉得,他看起来就像一个人类一样。一个世界上最甜美可爱的小生命。他抱起他,顾不得湿漉漉的羊水弄脏了自己好看的外套。

  “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叫SHO了。”

*                     *                     *

  SATOSHI不曾有过童年,他觉得生命是很有趣又充满未知的,是在有了SHO之后。

曾经在那个高高云上的国度,天使只是一种不需要繁衍的生命个体。他们被创造然后得到一份他们应该为其倾尽一生的工作,可能是守护某个人,可能是找到正在接受诱惑的人为他们指路,也有可能仅仅是为了存在。

  SATOSHI的记忆里,他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就已经这么大了。他从睁开眼睛就有了所谓的善恶良知,知晓一切知识的头脑,和健康强壮的身体。

  但是SHO不一样。他同人类的小孩一样,破壳而出后甚至还不能顺利的说话,他用了三天才开始咿咿呀呀重复起自己说给他听的词语。一周之前,还只能四肢着地爬行。

  SATOSHI很喜欢看着他在自己开门后,从房间一侧用尽力气向自己爬来的样子,那着急的样子很是可爱。

  SHO和恶魔不一样,他虽然有着恶魔的翅膀和尖角,却天生有着柔软的好奇心。SATOSHI抱起他时,他会用手抚上他的脸颊,然后用几乎没有什么力量的肉肉的小手捏他的脸。这让SATOSHI想起了刚到地狱时因为寂寞而养的那只魔物,仅仅是因为自己摸了它,就咬破了自己的胳膊。 SHO和他们不同,他没有天生的破坏性。

  但是他也和天使不同,又时候又带着小孩子特有的残酷。他会扯烂SATOSHI拿来给他涂鸦用的白纸。还会使劲的拍打他的鸭绒枕头。

  有次,SATOSHI回到房间发现自己放在特殊结界里面,从人间带回来的一盆花,被SHO弄死了。

  他大约是好奇,就扯开了结界,然后扯下了鲜红又柔软的花朵。花朵接触到地狱的空气,开始渐渐的干枯变黑,最后连花盆里面的茎叶也化成了粉末。

  SHO愣在原地,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晃晃悠悠的爬向SATOSHI,抓着他的裤脚说,“那个,很好看的…消失了。”

  SATOSHI弯下腰抱起他。

  “SATO……SHI,让它,变回去。”

  他拍着SHO的后背说,“变不回去了哦。”

  SHO的眼睛惊讶的瞪得好大。

  “它刚刚,失去了它的生命,生命失去了,就再也变不回来了。”

  SATOSHI只是淡然的讲出这个SHO大概没有想到的道理,但是他没想到那双大眼睛里立刻涌出了泪水。他把头埋在SATOSHI的颈间。

  他听见那句闷闷的“对不起”。

  他觉得,SHO比起天使或者恶魔,更像个人类。

*                 *                  *

  SHO一天一天长大。学会认字,学会好奇。

  SATOSHI突然感觉,也许他可以试试,教会这个很像人类的小恶魔自己曾经想要教会人类的东西。

  他觉得时间到了,就在SHO几乎长的和自己一样高了的时候。

*                  *                *

  他赐给他贪婪后。

  SHO扯着他的衣角一直央求着一个晚安的吻,他不知道这个小恶魔是看了怎样的书,学会了这些东西。

  SHO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轻轻点过。然后不满足一般又点了一下。

  SATOSHI始终没有动。也没有反应。他看着那个孩子拉开和自己距离之后,因为自己的无动于衷而变得有些焦躁。

  “我不能再要一个SATOSHI主动的吻么?”少年尖细的声音因为委屈而压的低低的。

  “不能。”

  “对不起……”

*                 *                *、

  他赐给他愤怒的时候。

  SHO在书房里用一本10厘米厚的史书砸了他的脸。或者说,本来是要砸他的脸。

  他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书。抬起头是少年憋红的双眼和脸颊。

  他竟然只是因为书上描写自己的一面之词而感到不公平,而感到愤怒。

  “SATOSHI并不是上面写的那样,这不公平”

  他没有回答,只是抚摸着少年趴在巨大书桌上的脑袋。

*                    *                  *

  他赐给他嫉妒的时候。

  SHO差点杀死了一个夜晚偷偷溜进寝室的年轻堕天使。

  垂涎着魔王的能力和地位,总有些堕天使和恶魔会抱着下贱的想法想要委身于他。对于这样送上门的肥肉。SATOSHI从来都懒得吃。

  只是训斥,然后驱逐。

  被SHO发现之后,他气的烧红了双眼。

  还好在他动手之前来得及阻止。

  “这些家伙怎么有胆子就这样钻进来!?”

  SHO趴在他盖着的鸭绒被上,把脸贴在他的腰腹之间,像是撒娇一样紧紧抱着。

  SATOSHI只是摸着他的背,摸着那已经渐渐的有些肌肉,变得强壮完美的身体。

*                 *                  *

  他本来要赐给他暴食的。

  但是这个孩子的生长速度注定了他的胃口本来就大于常人。

  SATOSHI看着他塞下了于自己三倍的晚餐,然后抹着嘴表示等会可以再吃个甜点。

  虽然听说那天,SHO胃疼了一晚上。

*                    *                   *

  他赐了懒惰给他。

  却不常见他使用。他以为失败了。却在推开他的小房间后惊讶的发现SHO还是有好好的使用它。

  他的房间没人来整理就会乱成仓库。

  SHO看到愣在门口的魔王,慌忙跑过来推着他离开房间。脸颊微红,看起来像是害羞的小女孩。

  有那么一点可爱呢。

  SATOSHI想,如果他现在再贪婪的央求一个吻的话,也许他会给他的。

*                  *                     *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SHO长成了大人。而SATOSHI却迟迟不知该如何将【淫欲】教给他。

 

  屋外的骚动。

  SATOSHI安稳了正在看书却想出去一探究竟的SHO。自己出门查看。

  院中的魔物都在骚动。

  “有恶心的味道混进来了大人!”

  “我看到了!白色的翅膀!”

  SATOSHI一惊,匆匆回到自己的古堡一间一间检查,最后在卧室的一角看到了缩在那里的白色身影。

  “MASAKI?”

  “SATOSHI!!!?你可算来了!外面好可怕!!!有好多野猪!?”

  SATOSHI无奈的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看到自己之后就突然精神了的年轻天使。

*                    *                     *

  MASAKI是他还在天界的朋友。明明地位比自己低那么一点,却不像别人一样毕恭毕敬。让他觉得很亲切。

 但是老朋友的到访并不让他感到开心。

 天使是绝对禁止进入地狱的,如果被发现的话,处罚大概是死刑吧。他来这里,NINO知道吗?NINO没有阻止他吗?

  “SATOSHI~你听我说,快逃走吧。不知道哪里的风声,说你要带领地狱的魔物去占领天界。现在大天使们决定先下手为强。也许会……这几天就偷袭过来。”

  SATOSHI愣了愣,想起那些好战的年轻恶魔和老奸巨猾的堕天使们……。

  他看了看门口,通向书房的方向。对MASAKI点了点头。

  他想,也许自己的离去可以带走很多纠纷,很多不必要的欲望。还有一份大概还尚未萌芽的爱。

*               *               *

  SATOSHI到人间的第一晚,睡在了一艘渔船里。大概是个码头一样的地方,没有人烟,只有一排一排随着海浪晃动的渔船。

  第二天早上,渔船的主人,惊讶的发现他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解释,肚子先传来了叫声。

  好心的船长把他带回家,给他做饭吃,在知道他暂时无家可归时,还让他暂时留宿。

  这样,SATOSHI不知道在这个港口住了多久。生活稳定后,也有了自己的住处,他也有了一个名字,那是取自他刚刚到人间漫无目的游荡时,路过的地方。巨大的鸟居上写着【大野神社】。

  当船长问他叫什么时,他说“SATOSHI”…“姓什么呢?”

  他想了想,找了纸笔写下了【大野】。船长笑了笑说,很好的名字呢~大的智慧……w。

  所以从那天开始,他变成了【大野 智】

================TBC===============

只是个小脑洞,为何被我写成了中篇,OTZ,坑不填还挖坑的毛病要改改啦!

  不过大约就是想再交代一下萌萌的小恶魔吧(什么鬼)。

  然后就是SATOSHI在人间的一点生活~~~大概下篇会写写。既然A和N也有戏份。我努力让J也在下篇露脸?

  不过还是要道歉,明明这么贵族的题材,被我写的完全没有深度。流水账一般~_(:зゝ∠)_

评论(8)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