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第七罪【前生今世】

*注意※竹马※!!此篇没有山出现……。

*是之前那个魔王O X 恶魔S的支线。

*全程没有山…所以我有点犹豫是不是发这里,不过反正是一系列……。

*竹马两人都是天使,之前在恶魔那边的正片里有写到,可以复习一下…注意正片的山是OS……(真是复杂……。

=============================

*                                       *                                  *

  NINO窝在自己的柔软的黄色懒人沙发里洗着扑克牌的时候,MASAKI耷拉着脑袋推门进来。

  傻瓜的烦恼总是聪明人不能理解的,所以NINO很少询问他低落的理由,又或者说,作为一个天使,即使低落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过着没有开始和结束的漫长生活。唯一能做的只是在消失前给自己找找乐子。比如游戏机,比如扑克牌。

  NINO承认,人类是很会享受生活的物种,他们的生命明明短暂又脆弱,却发明了那么多东西来消耗自己所剩无几的时间。但是那些有趣的漫画、让人欲罢不能的游戏、好吃的汉堡肉,也确实连身为天使的他都沉迷其中。

  看着MASAKI背着他的工作用大包包,沮丧的坐在自己旁边。NINO很自然的伸出手去,颠了两下,像是在催促什么。

  MASAKI一边掏着包,一边拿出了一盒还温热的汉堡肉放在NINO摊平的手掌上。

  他看着NINO如往常一样开心的眯起眼睛,打开盒盖满意的嗅着汉堡肉香喷喷的味道。

  “NINO~你说,如果我们上辈子是人类的话,会是什么样呀?”MASAKI把头转向另一边,看着屋里淡黄的装饰被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打成耀眼的纯白。所以他也因此没有看到NINO听到这句话,咀嚼的频率停了那么一拍。

  “不知道,要是人类的话,根本不会认识吧。”

  “不可能!就算我们上辈子是人类的话~也肯定和NINO是好朋友!”

  “你哪来的自信,而且你上辈子去当人吧,我上辈子一定是神。”NINO根本没想要和他讨论这个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完全没有终点和答案的问题。

  “那NINO~你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啥样?”

  NINO咽下一口汉堡,抬起头想了想。

  “不就是你全裸着……”

 “算了…”MASAKI感觉这个问题就如小孩子回想自己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东西一样。是自己根本无法确定正确答案的一个问题。

 

  确实,天使都是全裸出生的,和人类和恶魔是一样的。

  从天使的卵里孵化,当然也没有童年,MASAKI有记忆的时候,自己就是这么大了。他不记得有人教过自己什么,却有些事情像是公式一样被刻在记忆里。比如每天去工作,吃饭睡觉,还有来见NINO。

  他想,一定是因为NINO是他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天使,虽然他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起出生的,但是从他有记忆开始,他们就在一起。NINO从一开始就比他矮那么一点点,所以他总是觉得,他一定也比自己小那么一点点,虽然NINO总是要强调,自己的职位比他高很多。  

  这也没办法,MASAKI知道,NINO很聪明,所以比起跑去人间做吃力不讨好的回收、驱魔工作,留在天堂操纵转生和记录天使名簿这项工作更适合他。

  自己的话,更加喜欢去人间工作呢,SATOSHI也在那里,还有很多有趣的人类和恶魔,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当然还有能让NINO露出开心笑容的游戏和汉堡肉。所以MASAKI很喜欢人界。

  他也想着有朝一日能和NINO一起去人间,但是NINO还一次都没有答应过,只是说,人太多,太热了。

 他见过那种叫做摩天轮的东西,夜晚会闪着好看的灯,他一直想拉NINO上去看看,虽然已经料到了对方一定会说【会飞干吗要坐它?】。

  但是他想,总有一天NINO会同意的,他只要不停的从人间带好玩的东西回来,总有那么一天,NINO会心软和自己一起下去的。

  他想,NINO会很开心的。

*                     *                        *

  撵走了喋喋不休给自己讲述人间趣事的MASAKI ,NINO终于松了口气,揉了揉自己几乎被吵到要爆炸的头。又窝回了自己的沙发。

  拿起扑克牌,却耍的不太顺利,洗牌的过程中飞了好几张出去,一定是太累了。他叹了口气,拉开旁边矮桌的抽屉,把扑克牌丢了进去。在散落的牌下,隐约埋着一张大头贴纸。笑的勉强的自己被身边那个笑容灿烂的家伙搂在怀里的定格。

  他犹豫了一下,关上了抽屉。

  有些事,真的已经是上辈子了,有些人记得,有些人却再也想不起来。

*                       *                      *

  NINO最讨厌的就是到人间工作。首先人太多,其次车也太多。但是作为新人,他不得不接受要从回收灵魂和驱魔开始做起。

  那种叫做汽车的东西,真是可怕的要命,发出嘀嘀嘀的吵闹声呼啸而过。虽然天使不会死,但是如果不小心被那东西撞上,一定也要疼个半死。

  怪不得每天都要回收那么多灵魂是死在汽车下的。

  第一次到人间的NINO一边想一边走,翻看着手里的名单。

  【嘀嘀嘀——————!】一辆大型卡车呼啸着擦着他的身体开过。

  NINO简直吓出一身冷汗,看着刚刚还拿在自己手里的笔,被碾成粉末在眼前的马路上。

  他转过头,身后有个青年拉着自己的胳膊,脸色惊恐。

  “你不要想不开啊!年纪轻轻怎么能寻死!”

  NINO甩开那人的胳膊,“谁要寻死。”

 青年见他向前走去,慌忙转身扶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然后追了上去。

  “你刚刚不是要寻死?怎么能跟卡车抢路啊?”
  “我才没有抢,是它开过来的!”

 “但是刚才明明是红灯啊。”

NINO转头看着青年指着马路对面正在闪烁的小人。

  “什么是红灯?”他刚问出口,就看到青年一副不可思议的脸看着自己,觉得自己像笨蛋一样。

  脸憋的有点红,他扭过头。“算了,没什么”快步想要甩开身后的人。

  青年却开心的推着自行车赶上,“你是不是从国外来的?你们那儿没有红绿灯?”

  NINO想了想,嗯了一声。

 “你们那儿一定很安全吧~没有这么多车。”青年和NINO肩并肩走着,仿佛两人已经成为朋友一样。

NINO有点莫名的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又嗯了一声。

  

  走到一座小楼前,从大门里飘来阵阵香气。NINO看着青年把自行车停在门口,走到门口,突然转身向自己招了招手。他想,人类都是这么烦人又没警戒心的家伙吗。纵使自己摇了头,还是被那高过自己半头的青年拉进了屋。

  “这是我家开的餐馆,别客气呀~”青年这么说着,把他按在座位上。还冲他眨了眨眼睛,“给外国友人的优惠~今天我请客~我家的汉堡肉很好吃的哦~”

  NINO只能无奈的看着那青年忙里忙外。最后放了一盘奇怪的肉块在自己的眼前。

  他挨不住青年热情的眼神和催促,只能尝了一口,却意外的好吃。大口大口的吃完一块,再抬头的时候,青年的眼神很是惊讶,但是立刻又变成了喜悦。

  “我叫相叶雅纪,你呢?”

  “NINO”……。

  “果然是外国人?名字真短呢~”叫相叶雅纪的青年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这就是他和他,第一次的相会。

*                 *                  *

  天使和人类做朋友的这件事情,其实常常有,虽然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只要不暴露身份,其实天使在人间可以掩饰的和人类一样。

  NINO 就是这样。

  那之后,他如果有回收灵魂的工作,就会顺便去光顾相叶家的餐馆。而那个叫做相叶雅纪的青年也越发和自己熟络起来。

  虽然如此,NINO还是不懂,自己何苦要坐上他的自行车陪他去送外卖。

  看着前面的背影奋力的等着脚踏板,他甚至想,自己是不是偷偷飞起来,能稍微减轻对方的辛苦。

  返程的路上,相叶饶了远。

  刚想吐槽他,你还骑不累啊。前面的人就煞了车,撞在相叶结实的后背上,NINO皱着眉头抬头看着他。

  “你看那个!”

  顺着相叶的指尖看去。那是一个在夜晚闪烁着五彩灯光的摩天轮。

  “我们改天去坐好不好?”相叶期待的扭过头,等着他的回应。

  “不要。”

  “哎——!?为啥!?”

  “不要……。”

  其实NINO有更多理由来拒绝他,但是一个都说不出来。比如,比起坐那个,他可以飞上去的;比如,那东西的门票能买相叶家的三个汉堡肉了,他宁愿吃三块汉堡肉;再比如,他听说,摩天轮这种东西,是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坐才会感到开心的。

  他始终觉得,人类的生命相对于天使来说,实在是太过短暂了,所以他们的感情也脆弱短暂的转瞬即逝。他想,也许他消失个两年再来的话,相叶就会根本想不起他是谁了。

  但他却没真的这么实验。最终他只能解释为,是汉堡肉太好吃了,导致他不得不每周就要光顾一次。

  他觉得这样也蛮好,因为每周来一次按照天堂的时间,就是每天。他【每天】工作结束后,就会来这里见相叶,然后吃他端来的汉堡肉。

  相叶也教会了他很多好玩的东西,比如用按键就能让小人在屏幕上跳来跳去的,叫做游戏的东西。还有进到一个盒子里,就能把两人的样貌变成纸片打印出来的机械。

  他看着相叶塞给自己的,那个叫做大头贴的东西,觉得那机械一定是不太喜欢自己,不然怎么拍到的表情这么勉强。

  

  他以为这样的日子大约会一直持续下去,他可以看着相叶结婚生子,然后老去。然后那个白痴可能会在花甲之年才反应过来,【NINO你怎么都不会老??】。想象着那个人惊讶的样子,NINO无奈的笑着的,眉眼间充满了宠溺。但是那笑容却在他翻开这次的名单时僵硬了。

*                    *                  *

  今天的相叶家特别的忙碌。因为老爹卧病在床,相叶不得不赶鸭子上架的下了一回厨房,虽然主厨还是老妈。但是要做的事情比平时多了很多倍。偏偏今天订外卖的人特别多。

  相叶把外卖的箱子挂在自行车后座上时,看到NINO从门口旁的树后走出来看着自己。

  “啊,抱歉~NINO~今天超级忙。明天再请你吃饭吧~”相叶向着他眨眨眼。

  眼看相叶就要跨上自行车,NINO冲上去拉住他。

  在对方莫名的眼神里,他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他只是想找个理由留下他。

  “上次的游戏…我想要现在玩。”

  “啊……那等我送完回来~很快的~”

  “不行…啊…对…我很饿,还想吃汉堡肉。”

  相叶有点面露难色,“NINO,抱歉……”

  感觉一定是自己太过无理取闹,NINO只能惺惺的松开手。看着青年向自己笑笑,跨上自行车。

  

  送完全部的外卖,夕阳已经只剩下一个红边,相叶看到一个小男孩在焦急的看着河边的大树,那大树倾斜的从河畔延伸到了河面上,据说是棵很老很老的树了,在很久以前因为地震而倾斜,而渐渐的这样生长了起来。

  河水湍急,相叶看到小孩子似乎想要爬上去。他看到了夹在枝杈顶端的足球。

  “喂!小心!别上去!”相叶停了车,跑过去拉下小孩子。

  “太危险了,我帮你拿吧?”他笑的灿烂,相比小孩子,自己的身手值得信赖多了。

  “别去!!”身后一个尖锐的声音,让他们两人都扭过头。

  是NINO喘着气盯着他,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严肃。

  “啊~NINO~~别担心!我小时候经常爬的,被老妈打过很多次了”他不知是在炫耀自己的挨打史,还是身手。但是NINO的眼神却没柔软下来。伸手想要揪住他的衬衫,却被对方伸手按了回来。顺便还拍了拍自己的头。

  “回去一起玩你说的游戏吧?”说罢相叶爬上了那棵树。

 

  NINO紧张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相叶捧着足球站在自己眼前,好好的。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确认他连擦伤都没有,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相叶把足球还给小孩,转头挑着眉毛向自己笑,“今天NINO好奇怪呀?想我了?”说完,好像又被自己的话害羞到,相叶的脸颊变得有点微红。

  NINO抿起了嘴唇,皱着眉头丢了一句“没有。”就转头往回走了去。相叶只是推着车追在后面,笑的傻傻的。他觉得刚才NINO脸上皱着眉头仿佛是害羞的表情,让他觉得心里像被抓了一样痒痒的。

  总觉得,想要伸出手去摸摸他。可惜他双手都扶着自行车。

  “NINO~我们明天去坐摩天轮吧?”他已经是不知第几次问出这句话,虽然每次得到的都是“不要”的回答。但是相叶觉得,现在是再问一次的好机会。

  NINO转过头,突然笑了笑,说“好呀,明天去。”

  相叶楞了3秒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肯定的答案。在他身后又是跳又是叫的,NINO觉得真是吵死了,但是却抑制不住翘着嘴角,如果明天来到的话,就去吧。

  他满心想的都是这个约定,所以没看到已经变红的信号。也没看到从远处飞驰而来的卡车,甚至没连他最讨厌的嘀嘀嘀声都没听到。

 他只听到相叶嘶喊着“NINO!”,转过头看到他扑向自己。看到扭曲的自行车飞了出去,撞在马路边的隔离墩上。伴随着的刹车声和尖叫。

*                     *                      *

  相叶再次醒来的时候,觉得很温暖,感觉周身像是被柔软的羽毛包围,轻飘飘的。

  他眨了眨眼,总觉得前一秒的自己被剧痛袭遍全身。现在就到了这里。他左右看看,也是雪白的世界。

  不知所措的慌张了起来。

  “白痴。”听到一个声音。他转过头。看到了NINO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一瞬间放下心来,他匆忙跑过去,“NINO你没事吧?”

  但是对方只是抿着嘴看着自己。相叶这才注意到,对方身后那对洁白的柔软的翅膀。

  他一惊,“NINO你死了?!你变成天使了??”话音未落就被揍了头。

 “死的是你啊!”他不怀好气的吐槽过去,下一秒又觉得这句话太过严肃不适合开玩笑,所以又皱起了眉头。

 “哎?!我死了??”相叶一副不可置信的脸,看看自己的双手。又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天使。

 “哎?……然后呢?”

NINO觉得自己真是被这个天然打败,通常不是应该哭着说不想死的吗。这样也好,公事公办。他掏出名单和笔,开始记录着。

 “恩……然后就是关于转生的事情。有没有想法?”

 “哎?可以选的?”

 “可以哦,你想做天使也可以的哦。”

 “那我想做熊猫~”

  NINO放下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伸手说,“好的,请往那边走,好好享受你的竹子吧。”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我开玩笑啦!是玩笑啦!!NINO!~~”相叶哀嚎着才换来对方再次回头。

  两人静默了一会。

  “如果做了天使,就能和NINO在一起了吧?”

NINO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他,看着他坦然的笑容。

 “我要做天使。”

 “白痴。”

 “哎,NINO你说啥?”

“你不会记得我的…。”NINO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他低着头,不知道自己心里现在的躁动是喜悦还是担心。

“你会忘记的…转生的记忆,都会忘记的……。”

他抬起头,以为会看到相叶失望的脸孔,却被对方依然灿烂的笑容惊呆了。

“但是和NINO在一起对吗?没关系,只要在一起。”

NINO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向他指了指远处。

“去那里吧。”

“恩!”

 “等等”

“还有什么?”

 相叶转头,脸颊就传来了温暖柔软的触感。

“哎?……”他想说什么,但是看着NINO已经转过去的身影,还有变得通红的耳朵,他只是笑了笑。

不记得也没关系,他相信,有些东西,不是记在大脑里的,而是流淌在血液中和灵魂纠缠在一起的。

*                        *                         *

后来,NINO升为转生执行官的时候,相叶的转生结束了。

从蛋壳里面出现的是那个人,和那时一样的脸孔和身材,年纪也看起来一样,只是身后和自己一样,有着洁白的翅膀。对方呆呆的看着自己。

NINO只是笑着伸出手,拉他起来。

 “MASAKI…欢迎回来。”

*                       *                   *

·番外·

NINO在庭院散步的时候,MASAKI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又跑来打扰他。

 “NINO~NINO!~原来人类也能转生为天使嘛??”

 大概这个人今天是第一次接受了这样的转生案例,所以感到惊奇吧,比起这个,明明手册里面都有写,究竟开始工作前有没有好好学过。

 “是哦~你才知道。”

 “好厉害!我以前是不是人类??”

NINO笑眯眯的转头看着这个兴奋的天使说,“是哦~而且比现在蠢200倍。”

 “好过分呀……那NINO以前也是人类吗?”

这问题倒是问倒了他,因为转生的记忆,自己是没有的。如果没有知情人告诉自己的话,他也不能确定自己是一开始就作为天使被创造出来的,还是由人类转生来的。

 “都跟你说了,我上辈子是神。”

 “NINO真厉害…”

“你也很厉害,居然还真信……”

“哎——”

……………………

今天,天堂的一角,也有两个天使在吵吵闹闹的斗着嘴。让冷清的天堂不再那么孤单。

*                      *                     *

 废墟下的少年被剧痛几乎要夺走意识,前一秒还在自家的瓦屋里,下一秒就被大地的轰鸣吞没在瓦砾间。

 十几岁的人生就要这么结束了么,少年的意识开始模糊。

 突然眼前闪过白光,周身都是温暖柔软的触感,比自己睡过的任何棉被都要舒服。他挣扎着睁开眼。

 眼前的人有着漆黑的短发,温柔的眼神,稍微有点八字的眉毛,但是却笑的温柔,他身后有一对那么长那么大的翅膀,几乎长过了他自己的身高。周身闪着金色的温暖的光。

 他伸出手,向自己微笑,少年也伸出手。

“你是谁?……”

天使展开翅膀,吹得少年眯起了眼睛。

有柔软的声音传来,温柔的带点鼻音的声音。

“我叫SATOSHI哦”

少年觉得身体变得轻轻的,转头看去,自己已经飘在空中,变成废墟的村落已经越来越小,河边那棵自己常常攀爬的大树也歪倒了。那是自己曾经熟悉的,生活了17年的世界。

“你叫什么名字?”温柔的声音把他的注意力唤回。

少年抿了抿薄唇说,“二宫和也。”

=================END=================

(´∀`最近突然很想写竹马,今天脑洞了这篇设定的竹马部分,不知道有没有BUG……有的话……请用温暖的目光守护它……(?)

 然后就是,看到最后大家大概发现,原来NINO转生成天使的时候,只有17岁,所以就一直都是17岁的样子……所以一直看起来都比MASAKI小……这样。

然后SATOSHI是正统的天使哦~是上帝创造的~毕竟是路西法嘛~~~所以他以前不是人类,生出来就是天使。这样。

还有就是…以前是NINO每天去找相叶,现在变成MASAKI每天来找NINO……ww所以其实有些记忆没了,但是有些事情却没有变。这样的感觉?

========

如果有人之前的设定没有看过的话,可以走这里

正片前篇上前篇下 . (正片的山是OS是OS是OS!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以上~大家光棍节快乐!

评论(1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