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来电】

(゚∀゚)归档~~~www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现实向,用了用之前宾馆来电的梗

*有点OS倾向

*文风奇奇怪怪的……

*门把有龙套(´∀`。

=============================

  樱井浴室出来时,空调已经把屋里吹的暖暖的。这和室外只有个位数的气温相比,实在是舒适太多了。

  他擦着头发,把自己摔进蓬松的宾馆大床。

  想着要是如果来一听啤酒就好了,但是明天还有演唱会,今天也很累了,只能说服自己爬起来吹干头发快点入睡。

  就在他撑起身子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铃铃铃——】

  一般来说,会用宾馆电话联系自己的,不是经纪人就是成员。于是樱井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

  【喂——?】

  【……………………】

  对面是奇异的宁静,宁静到他甚至有错觉,在听筒的那边并没有生物。

  是恶作剧?樱井有点莫名。

 【喂?…是谁?】

 【………………咔嚓,嘟————】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樱井莫名的拿下耳边的听筒,看了看,挂了回去。

  大概是什么人拨错了吧?

 樱井这么想着,站起身,床头的电话立刻又开始响了起来。

 【铃铃铃——————】

  他有点犹豫的转过头,最终还是拿起了听筒。

 【喂?您好】

 【……………………】

 依然是连呼吸都没有的宁静。

 为了听清听筒那边的声音,樱井屏住了呼吸,却依然感觉对面就像一个黑洞,吸走了所有的声音。

  自己房间的宁静也被放大,从浴室传来缓慢的水滴声。

滴答……滴答……。

 

 樱井感觉有点生气,是谁的恶作剧吗?于是他按掉电话,把听筒放在床边,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嘟……嘟……喂?翔君?】

 【啊…松润~打扰了……刚才你往我房间打电话了吗?】

 【哎?没有啊?我和STAFF在楼下的酒吧呢,你有事?】

 【没…没有,恩…辛苦了~晚安】

樱井鼓着嘴挂上电话。发誓一定要把恶作剧的家伙照出来。

 【……嘟……嘟……喂~~~您好~~相叶热线~~~】

 【…………额…相叶君?】

 【啊~翔酱!~~~~~哈哈哈哈】

 对面一副喝高了的声音,樱井扶着太阳穴,无奈的想,明天还有演唱会,这个人是要干嘛啊……。

  正在想的时候,电话被什么人拿了去。

 【喂?翔桑?怎么了?相叶君他喝醉了,你有事?】

 哎?……为什么NINO会在相叶的旁边?

 【哎?你们去喝酒了?】

 【没有~我们在leader的房间呢~润君和STAFF出去了,你要不要过来?】

  ………………透过手机的听筒,樱井听到相叶因为大笑而变得有点沙哑的声音,还有间隙中透过的软乎乎的大野的笑声。

 【不…不用了。我要睡了。】

  【是吗,晚安w】

 挂上电话。樱井回头看了看还放在床头的听筒,没由来的一股凉意从背后升起。

  就这样去吹干头发睡觉吧……恩……。

  但是好奇心让他再次把听筒挂了上去。

【铃铃铃——————】

  就在他松开听筒的瞬间,电话又响了起来。

  樱井愣在原地,如果接起来,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要怎么办?会不会就这么打一晚上??虽然把听筒拿下来就好了,但是……总觉得这种感觉,就像谁在看着自己……。

  他僵硬的环视四周,明明已经住了一天的宾馆房间,第一次感觉如此陌生又让人恐惧。

  但樱井自认为好歹也是一个30多岁的爷们儿了,才不会被这种小小的事情吓到。

  于是鼓起勇气,又接起了响个不停的电话。

 【喂?到底是谁?别闹了!!】

  他故意把声音提高,装成有点生气的样子,如果对方察觉不妙,一定就会露出声响了。

  结果对面还是一片宁静。

  樱井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不知为何连脑门上都浸出了汗。

  扔下听筒就跑了出去。

  嘭嘭嘭的砸开了大野的房门,开门的是二宫。

  用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眼前只穿了睡裤,脖子上挂着毛巾的樱井。

 【翔桑???你干嘛??想感冒??】

 【让…让我进去好吗……】樱井的声音听起来故作镇定,但是却微微的抖着。

 【翔君?】从房间里面探出脑袋的是大野,脸颊微微泛红,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让樱井的心一下放了下来。

  只是自己跑来的理由太过丢人,樱井始终没有说出来,只是坚持说,自己突然想喝一杯了而已。

 

  直到二宫拖着已经半睡的相叶准备离开的时候,樱井才又有点着急了。

  【翔君不去睡觉吗?】大野站在门口送走二宫,转头看着他。

  樱井觉得脸上发烫,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不想回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大野的房间连灯光都比自己的房间要柔和温暖。想留在这里,回去的话,又会接到可怕的电话的。

 【今晚我可以睡这里吗?……】最终樱井扭捏的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大野有点吃惊的看着他,【可以是可以,翔君怎么了?】

  樱井只是摇摇头,说了句【我刚才洗过澡了,我先睡了】就转身爬上了大野的床。

  等大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樱井已经睡了过去,抱着本来放在大野一侧的枕头,被子也缠在身上,变成一个球一样蜷着,看起来…像是缺乏安全感的小动物?

  大野笑着,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樱井了呢。

  明明20几岁的时候敢笑敢闹,但是胆子却很小,不开心了害怕了生气了,就会这样爬来和自己同床,窝在身边。虽然早起时经常会变成奇怪的姿势,也让大野觉得和他睡真的好累。

  30几岁的人了,明明走的不是可爱路线了啊?

  大野伸手摸上樱井的头发。对方抖了抖,又继续均匀的呼吸了起来。

 他笑笑,也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虽然两个30岁的大叔睡在一起,真是奇怪到连自己都想笑,但在心里的某处,还是怀念着十几年前刚出道时会笑着闹着在被窝里相依而眠的日子吧。

  头碰上枕头的瞬间,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大野还想抱怨是谁打来的,身边的樱井听到电话声,全身一抖。大野转过头,看到对方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好像睡意全无。

  还在纳闷的时候,樱井在被子里抓上了自己胳膊,那力气抓的大野生疼。

  【疼…翔君?怎么了?】

  【唔……别接行么?】樱井的眼睛因为瞬间被惊醒,蒙了一层水汽。这在大野看来像是请求又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哎?但是……】就在大野想解释,如果是经纪人或者成员打来的就不好了的时候,电话铃声停止了。

  大野感觉到胳膊上手掌的力气稍微松了松。

  但是紧接着电话又响了起来,那是轻快的音乐,是大野的手机。因为铃声是音乐,仿佛没有吓到樱井,他只是一愣,还是乖乖松了手看着大野起身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喂~~?】

  【喂??leader?你知道翔君在哪里吗??他刚才莫名其妙欲言又止给我打了电话,我从酒吧回来想问问他怎么了,打房间电话和手机也没人接,去敲门也没有人?】

  电话的扬声器里面传来松本有点焦急的声音。樱井才想起,自己刚才飞奔出来,把手机也扔在了床上。

  【恩…翔君跟我在一起哦~没事的】

  樱井看着大野挂掉电话后,心里微微有着罪恶感。让别人担心了,还麻烦智君了……就因为自己害怕?好丢人。

  他把头缩进被子里面,脑门顶上大野的肩膀,想要就这样继续入睡。

  大野微微侧身,从被子外面抚上他的背,轻轻的拍着,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真是令人羞耻的行为,但是让人安心。所以樱井并没有阻止他,睡意朦胧的时候,他还在想,明天要说个什么笑话来搪塞过自己今晚奇异的行为才好……。

 

听着樱井在身边再次恢复均匀的呼吸声。

大野转头看了看自己床头的电话,叹了口气。心想,明天先要教训NINO一顿,然后再感谢他一下。因为他的恶作剧让翔君久违的依偎在自己身边入睡。

  大野关掉灯,轻轻的把自己也埋进被子里,和樱井靠在一起,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

(´・ω・`)……感觉好久没敲字,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这是瓶颈期吗!!!(´∀`感觉尝试了奇怪的风格……。自己出完题,突然就觉得想这么写试试的……(真是个超级烦的企划主_(:зゝ∠)_四米马三……

评论(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