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本老师的太阳【吉本荒野X铃木太阳】【完】

*没错这是一篇S君角色的水仙文慎!!!

*攻受其实没啥,因为是清水,也看不出攻受的感觉……

*吉本荒野(家族游戏)&铃木太阳(好孩子的伙伴)

*年龄设定大概是吉本33,太阳20。

*基本没有内容,是很早之前开了头,今天因为是吉本老师生日,所以憋着写完了…吉本老师生日快乐~。

  防止大家都忘记人物设定了,来上个截图(没有意义)

01·相遇

  屋里的男人趴在榻榻米上看着过期八卦杂志,没有新的猎物让人变得提不起精神。楼道里面突然传来乒乒乓乓拖动行李的声音。男人爬起来贴在门后,透过猫眼向外看,一个模糊的身影拖着大箱子磕磕绊绊的进了隔壁的空屋。过了半小时,自己的房门被敲响,‘大概是新的邻居,真麻烦呢’,男人这样想着,抓了抓脖子后面乱翘的头发,去开了门。门外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小至少10岁的青年,穿着橙红色的格子衬衫,头发在逆光下透出干巴巴的棕黄色,青年露出像仓鼠一样的门牙笑着。

  “你好!我是今天开始住在隔壁的铃木太阳!”

  “……哦…你好” 还以为能收到见面礼的男人看着眼前两手空空的青年。

  沉默了5秒钟

  青年惊觉“啊!糟糕!我把见面礼忘在房间!请等一下!”

  真是个小孩呢…男人这么想着,目送青年慌张的冲进自己房间,还在门口绊了一下。不过,意外的有趣,像仓鼠的青年。

  

  “你…你好,初次见面,我叫铃木太阳……”

  “刚刚已经介绍过了”

  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把刚才的失态糊弄过去,青年的眉毛皱成了八字。

  “里面是什么?”

  “恩???啊!是仙贝……不嫌弃的话……”青年递出怀里捧着的小盒子。

  男人接过盒子,趁着青年还低着头为自己刚才的愚蠢而失落时,偷偷再次仔细的审视了一遍眼前的年轻人。头发干巴巴的,翘的比两天没出门的自己还要严重,因为站在门口低势的地方,看起来身高要比自己矮半个头,到处可见的格子衬衫、到处可见的灰色休闲裤、到处可见的白色运动鞋。普通的简直不能再普通。不过反正最近很闲,男人这么想着,微微张开一只手,做出[请]的动作。

  “如果你也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请新邻居喝茶,然后一起吃掉这盒仙贝。”男人露出商务性的笑容,努力的想和新邻居‘搞好关系’。

  “可以吗!?”青年笑开了花,一边脱鞋一边定式的在门口绊了一下,“我叫铃木太阳!”

  “你已经说第三遍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

  “啊…对,抱歉,我叫吉本荒野,请多指教。”

 

  吉本把太阳请进了屋里,微笑着掩上了门。

 

 

02·视线

  阳光从洗的旧旧的窗帘边透进房间,床上睡的青年已经抱着被子滚到了地上。大概是感觉到了刺眼的阳光,青年懒洋洋的从地板上爬起来,抓了抓乱蓬蓬的棕黄色短发,左右看了看,才明白自己大概又在睡梦中折腾到床下来,把乱糟糟床单和被子塞到床上。青年脱下睡衣,从床边翻出牛仔裤穿上,又从被子里翻出了皱巴巴的格子衬衫,皱了皱眉,丢回了床上。裸着半身蹲到床边打开还没整理的纸箱,翻出一件蓝色的格子衬衫穿上,满意的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笑了笑,露出仓鼠一样的牙。

 

  “吉本老师~早安!!”青年在楼梯口碰到正在往上走的邻居。

  “早~安~,太阳君”男人做着鬼脸回应着,手里提着路口便利店的袋子。

  前两天,两人一起度过了“快乐的下午茶”时间。聊天的途中,铃木太阳得知自己的邻居居然是一个老师,至少以前是一位老师,而现在是专职家庭教师后,表示了极大的仰慕和崇拜,并且坚持要用[吉本老师]来称呼对方,这让吉本荒野感觉有点别扭,因为对方并不是自己的学生,而这个像仓鼠的青年也并不知自己在做家庭教师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的人,都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只是看着青年闪闪发光的双眼,把制止的话又吞了回去。

  “今天去上课?”

  “今天是打工~”铃木做出加油的动作。

  “~不错嘛~~”男人意味深长的笑着说。

 

  目送青年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男人关上了自己的门。

  掏出袋子里面的袋装面包,一边滚躺到地上,一边撕开口袋啃了起来。

 

  隔壁那个叫铃木太阳的青年,好像是在某个专业学校进行幼儿园老师的学习,没有课的时候,会在两条街外的一家普通的洋食屋打工。梦想是成为幼儿园的男老师。

  吉本荒野换了个姿势,又咬了一口面包,眼前又回想起那个青年像啮齿类一样灿烂的笑容。

  “没有味道呢……”

  吉本荒野这么想着,好久没好好出去吃一顿饭。每次“教完”一个学生之后,自己就会这样荒废很久,还好也有储蓄,在花完之前,再慢慢的寻找下一个目标。

 

  掏出钱包翻了翻,还不到非要挨饿才能度日的境况,今天不想一个人呆着。吉本荒野跨上棕色的皮包,大步的流星的向着两条街外的洋食屋走去。

  

 

叮铃——

洋食屋的门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欢迎光临~”穿着围裙带着头巾的太阳一边招呼着,一边转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笑开了花。

 

  吉本被领到靠窗的角落坐下,太阳低下头小声说,“这个座位我最喜欢了~推荐给吉本老师~”说完附赠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吉本点了对方向自己极力推荐的蛋包饭套餐。一边心不在焉的嚼着一边随着铃木在店中的轨迹而移动着视线。

  名字是太阳,笑的也像太阳一样的青年。吉本盯着盯着,就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03·生日

 傍晚,吉本打开信箱的时候,随着几卷破报纸一起掉出来的是一张素雅好看的明信片。没有什么图案的设计,只写了地址和一句话【老师,生日快乐——水上沙良】

  吉本笑了笑,捡起地上的报纸,把明信片小心翼翼的捏在手里回到房间

  还会记得自己生日的学生,大概只有那个孩子一个人了吧。

  吉本无奈的笑了笑,继续滚躺在榻榻米上。

 

  隔壁传来乒乓嗙嗙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热闹。紧接着是隔壁房门被碰的打开的声音,慌张的脚步声哒哒哒的越来越近。

  吉本换上了笑容,打开了被敲的叮咣作响的大门。

  门外是铃木惊慌的脸,额头上还有着些许汗珠,脸颊微红,不规则的喘息着。

  这样的状态倒是让吉本一惊,如果是女孩子这个时间这样敲开自己的门的话,会让他更开心的。

  “吉本老师!大事不好了!”铃木的声音变得严肃又沉痛了起来。

  “怎么了?太阳君~~”说罢吉本还不忘伸手在铃木的头上摩挲了一把。

  “出现了。”铃木的眼神也变得暗沉了下去。

  “什么?”

  “蟑螂”

 

两个男人在屋里叮里咣啷的搞定那只根本就只有1厘米大小的蟑螂之后,一起瘫坐在铃木的房间的榻榻米上。

 吉本环视四周,这还是第一次进到隔壁的房间,和自己的那间格局是一模一样的,虽然自己的那间也很乱,但是铃木的房间乱的很有人情味,都是日常用品和衣服摊乱在地上。

  铃木仿佛发现了吉本盯着那堆衣服在发呆,有点不好意思的跑过去,慌忙的把衣服团成更小的团塞进被窝。

  被这种仿佛小学生会做的事情逗笑的吉本,坐在地上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眼角弯弯的,有淡淡的皱纹随着眯起来的眼角向后延伸。

  铃木转过头,看着吉本忘我的笑着,有点让他摸不着头脑。但是吉本周身散发出的成年男人的稳定感却让他感到亲切,也许是从小没有和父母在一起,对【老师】特别是男性,总是让他有种依赖感。

  吉本收起笑容,抬起眼睛的时候,看到铃木呆愣愣的看着自己,他有点莫名的抬了抬眉毛,歪着头也盯着对方。

  大概是发现了两人之间有点尴尬的沉默,铃木慌张的转移了视线,坐回床上。想找个话题来转移掉刚才自己突然对吉本产生了【依赖】的心情。

  “吉本老师…也讨厌蟑螂吗”

  吉本好笑的看着他,“大概不会有人喜欢蟑螂?”

  “啊,也对……”铃木抓了抓头,“谢谢你帮我抓住了它,一个人有点恐怖……”

  吉本一边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笑着,一边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真是小孩子呀~……”

  铃木一边把藏在被子里面的衣服塞得更往里一点,一边撅着嘴嘟囔道,“我已经是大人了…已经成年了啊”

  “跟我相比就是小孩子嘛~~”

  大概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铃木抬起头,眼神闪亮亮的,“吉本老师多大了?”

  吉本愣了愣,这样的私人情报,他其实不愿意泄露的。碍于自己常常对学生和学生的家庭做的那些勾当,他觉得‘了解’他的人,越少越好。但是这一刻,吉本却不想敷衍着结束这个话题,想再多一点,逗弄眼前这个不管是反应还是脸都很可爱的青年。

  “恩…今天就33岁了”

  铃木听到这句话,突然愣住。用了3秒钟来仔细回味这句话。突然跳起来,这倒是把吉本吓了一跳。

  “哎!!!???今天是吉本老师的生日??”

  吉本的心跳乱了一拍,他把这归结为太阳君的叫声实在太大了。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对于这个时间来说铃木的声音太大了。

  铃木吐了吐舌头,轻手轻脚坐在了吉本的对面。

  “生日快乐…”

  这是久违了多久听到的生日祝福了呢?吉本微微笑着。

  “谢咯~”

  

  铃木有点着急的看看表,已经快要11点了,眼前这个男人的生日,马上就要过去了,不知为何,铃木觉得自己应该做点表示的,这样一定就能拉近两人的关系,而对方也会让自己更加依赖一点吧?

  仿佛把一切都看穿了的吉本,却故意笑着问他,是不是有急事要出门呀?

  铃木摇着头,却不好意思把心里想的全说出来。毕竟一个男人想给另一个男人庆生,这种事情太羞耻了,何况吉本老师也许只是认为他们的关系还停留在【邻居】的。

  “那么…不出门的话,要不要去我的房间喝酒?太阳君成年了吧?”吉本说罢站起来,仿佛根本就没打算等到铃木的回答,又或者他根本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要去!”铃木猛地站起来。

  吉本看着他那个认真的样子,又哈哈哈的笑起来,“太阳君还真是讨厌蟑螂呀?”

  “哎?”根本跟不上吉本的话题转换速度,铃木愣了愣。

  “不想待在之前还有蟑螂的房间吧?”吉本意味深长的笑笑。

  “恩……恩……。”铃木只能附和着点了头。本来想要反驳的。

  【不是的,是想和吉本老师在一起】

  铃木把这句话咽下去,他想着,两人如果可以成为更亲密一点的朋友,也许他就能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了。

04·猫

  吉本荒野消失已经两周了。铃木每天都会贴在靠近吉本房间的那面墙壁边坐着。他觉得,如果这样,对面有声响的时候,他一定能第一个发现。

  就这么每天去上课、打工、吃饭、睡觉,贴着墙壁过。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铃木几乎要相信,也许吉本已经没有跟自己打招呼,就搬出了这里。就在他已经这么认为的时候,隔壁响起了钥匙的声音。

  他冲向门口,大门碰的拍在墙壁上,把隔壁正在开门的男人吓了一跳。

  吉本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前,手里还握着钥匙,虽然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吓,但是看到铃木的脸之后,又立刻换成了笑容。

  “好久不见~太阳君~”

  多日悬在空中的心情,好像终于软绵绵的落地了。

 

  有时候,铃木觉得吉本像只猫。虽然这样说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的男人有点奇怪。但吉本总是让人摸不透的行踪和言语,时而亲近又时而疏远的态度。明明有时让自己觉得已经和他成为了深交,但是转头才发现其实自己不知道那个男人的任何事情,甚至是电话号码。

  铃木常常不知该怎么好好维持并且发展两人的关系,特别对象是一个比自己大出一轮,不管阅历还是身材都在自己之上的成年人。他觉得,如果自己不成熟起来,一定没办法好好和吉本老师站在对等的位置来谈话的,永远只会被对方当做小孩子来耍弄吧。

 

  所以那夜铃木听到隔壁传来出门的声音,他也静悄悄的穿上外套,把兜帽扣在头上,心里砰砰跳着,想要进行人生中第一次跟踪。 

  开始,他以为吉本会很难跟踪,他见过吉本平时的步伐,经常让自己追不上,但是那夜,意外的没有那么快。并且途中,吉本没有回头一次。

  

  看到吉本拐进了酒吧后,铃木抿了抿嘴唇,握紧拳头也推门进去了。

 

  果然大人还是喜欢在这种地方玩乐吧?

  对于业余生活只有打工和漫画书的20岁青年来说,其实这是铃木第一次到真正意义上的酒吧。

  他环视一周,看到吉本就在里面的角落,把一个服务生堵在墙角。一个男孩。

  铃木心里一紧。

  他看着两人纠缠在一起,男孩仿佛不耐烦的要离开,吉本只是露出平时戏谑一般的表情说着什么,男孩越来越气愤的样子,最后甩手离开。吉本依然不屈不挠的跟着男孩进了员工休息室。

  铃木觉得心跳砰砰的要从嘴里蹦出来,好像犯错的是自己一样,灰溜溜的从酒吧出来,至于怎么晃回家的。其实根本记不太清。

  回家的路上买了一打啤酒,一个人咕咚咕咚全灌了进去,倒头就睡。

  不知道几点,响起了敲门声,头痛欲裂,铃木决定假装没有听到,门外的人却不屈不挠。

  “太阳君~~没睡吧?~~我带了夜宵呦~”门外响起了吉本听起来好像很开心的声音。

  铃木蹭的爬起来,但是脚步不稳,晃悠悠的小跑到门口打开门,外面是吉本微笑的脸。

  

  猫咪不是自己的也好…猫咪的主人不只有自己也好,只要猫咪还会回来就好,铃木在这个瞬间,产生了这样不知该如何定位的感情。

 

 

 吉本站在门外看到屋里的青年明显睡眼惺忪,愣了愣,他没想到铃木已经睡下,或者说,他没想到铃木在跟踪完自己后,这么快就回家睡下了。

  本来发现了对方在跟踪自己,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意图,但是感觉放着不管会很有趣,于是吉本故意放慢了步伐。

  今晚要去找回因为家里的原因离家出走的学生,不好好和家人相处可是不行的啊~不回家的话,要怎么进行家族破坏计划呢?吉本今天就是规劝男孩回家的。

  他感受的到从门口射来的炙热视线,他知道铃木也进来了,他就躲在远处看着自己和男孩纠缠在一起,于是不知是对哪边的嗜虐心,他更夸张的用言语和动作激怒了男孩,同时也看到了远处铃木太阳眼中的灼热又焦躁的感情。

  出了酒吧,却再感受不到视线,吉本笑笑,也许自己的行为还是吓到了那个正直的青年,抓了抓头,在路边打包了一份关东煮,想着要回去怎么‘安抚’一下受到打击的小宠物。

  

  对吉本来说,铃木就像个粘人的小动物,小狗或者兔子。让人很想恶作剧的把他的食物放的很远,然后看着他因为吃不到而焦急,最后只能红着眼圈来求自己帮忙。

  吉本觉得这种单纯的【被依赖】让人感觉很舒适。虽然自己并不是一个值得依赖的对象。

 

 

  最终吃了关东煮还是因为酒劲而倒头睡在了吉本大腿上的铃木,根本就不知道,吉本轻轻拍着他的头,用他从来就没听过的柔软声音说了一句【晚安,太阳君~】

05·太阳

  铃木看到吉本推门进来坐到他第一次推荐给他的那个座位,他有点惊喜,又有点紧张,慌忙跑过去询问对方需要点什么餐。

  吉本微笑的挥了挥手,上面缠了白色的绷带。

*

  晚上下班前,铃木在打工的店里买好了晚饭打包了回去。

  想起中午吉本有点抱歉的说,受伤了哪~没办法自己弄食物咯~

  虽然他很想吐槽,从来没见吉本自己做过饭,但是看着层层绷带下隐约透出的红色,心一揪,就把打趣的话咽了下去。

 

  铃木敲开吉本的房门,看到的果然是只有啤酒罐的矮桌,正在放搞笑节目的电视,和吉本仿佛得逞一般的笑容。

  摆好食物在桌上,看着吉本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总是一副饿了很久的脸,明明就把自己养的圆圆胖胖的,但是铃木并不讨厌这个男人的这幅吃相,这样总觉得这样是被他强烈需要着的。

  铃木看着吉本把他带来的外卖吃的干干净净,然后仰起来打了个嗝。那不拘小节的样子逗得他吃吃的笑了起来。

  大概是吃饱喝足的吉本十分放松的样子,那眯起眼睛看着电视是不是呵呵呵笑起来的样子,让铃木觉得,现在两人是离得很近的。

  于是他有点忐忑的遵循了自己的真心,牵起了吉本受伤的那只手。

  被抓住手的人一抖,却没回头。

  “伤的重不重?如果需要换药,我可以帮忙的?”铃木把那只手托起来看了看,抬头等着吉本的回应。

  “好呀~”吉本转过了头,脸颊大概因为酒精和食物的温度而变得粉红。“那就拜托太阳君咯”~

  男人很开心的看着青年立刻散发出阳光一样的笑容。

  “好 好的!!”

  看着青年奔跑回隔壁取药箱的背影。吉本用另一只手覆上自己的脸颊,温度比想象的要高那么一点,一定是屋里太热了。

  他想,等下要打开窗户通风才好。不然自己一定会被青年正直又纯洁的温度烧的尸骨无存。

  

  吉本看了看倒在墙角的挎包,从里面露出一角的记事本,上面依稀写着【家教记录】,他想,还有最后一步了。距离离开这段生活,还有最后一步了。

  他站起来,打开窗户,冰冷的风吹了进来,把周身的温度都降到了最初。

06·再会

  铃木太阳当上了临时幼儿园老师,迈出了儿时梦想的第一步。每天有欢笑有泪水有辛苦的和小朋友在一起玩闹,这是他从小就梦想有的生活,但是总觉得缺少了什么。每晚回到公寓后就更加这样觉得。

  距离吉本荒野消失已经有1年了。

  那个人就像蒸发一样,某一天突然就只留下隔壁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铃木一直在等,也许他只是像上次一样,暂时失踪。

  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铃木从专门学校毕业。隔壁搬来了新的住户,是一对情侣,开心的来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也笑着寒暄。后来他得到了在幼儿园实习的机会,为了能靠近工作的地方,搬了家。

  一年过去了,他现在觉得,也许吉本荒野这个人是不存在的。也许只是太过想要依赖的自己创造出来的幻想的人物。

  若不是如此,为何他最后对那个男人的记忆,竟然是停留在那么悲伤的眼神中。

  那个人站在吹着刺骨寒风的窗前转头看着自己微笑。打着哆嗦冲上去关上窗户,斥责对方怎么会开窗户?

  得到的却是温暖的拥抱,铃木到现在还记得,那个人顶在自己肩窝的下巴上,有细微的胡渣刺得自己痒痒的。本来想伸手回应,却被及时推开了。

  “开玩笑哒~太阳君好暖和呀~”男人微笑的眼神里有那么点悲伤。

*

  铃木站在门口笑着和每个小朋友打招呼。

  小孩子们很有趣,有的很期待来上学,而有的却死活不想离开家长,铃木听到身边不远处传来凄惨的哭声,叫嚷着不要上学。

  微笑的转过头,却愣在原地。

  抱着小孩子的男人微笑着看着自己。

 

  “太阳君~早安”

 

番外·

“吉本老师…这是…你的小孩吗?……”

“是呦~”

“哎?……已经结婚了是吗?”

“没有哦~”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阳君!你的脸超搞笑的!”

“哎?什么?……是…骗我的吗?”

“这是我这次当家教的孩子呦~虽然我教的是他哥哥~”

“家教也要负责送小孩上幼儿园吗?…还真是优质服务………”

“恩~………如果不是他一直叫着说学校里面有一个很蠢的叫太阳的老师,大概我不会想来看吧~”

“哎————————”……

【END】

  (゚∀゚)……写的不明所以…其实2之后都是今天新写的,当时开头的时候,我还处在【吉本老师当攻吧~】的心情中,结果渐渐的,最近就变成,【想看吉本老师被热情阳光的人逼到墙角无法反抗呀~】的心情……真是长大了……(在说什么)

  总之…坑有好多,都还没填OTZ

 吉本老师…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95)

  1. (`・3・´)🌸(`・3・´)(´・∀・`)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櫻井翔水仙收集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