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相恋十年——冷水澡

【前言】

*……我坑了太久,人物设定和时间轴已经忘光了……

*有一些X方面的描写,但是什么都没做,大概只能算调♂情?

*全程S君基本没穿衣服←喂。

===================================

 “智君~热水器是不是坏掉了??”

  随着踢踢踏踏的拖鞋声,大野从自己的小画室里转过头,看到身上湿漉漉,头发也滴着水,除了拖鞋身上一丝不挂的樱井扶着门框看着他。

  大野只是迅速的扫了一遍门口那块肉色的物体,就把头扭了回来。

  “是么?刚才用还是好的呀…”

  大野看了看表,身后传来了哼哼唧唧的声音,抱怨着太冷了。

  “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人来修吧~翔君只好忍一下咯~”

  他转过头,用一个好看又天真的微笑打发了对方。

 

  “唉——好冷啊…还想泡澡的说……”随着抱怨声的远去。大野又偷偷的转回头,看着背向着自己的那具好看的身躯。

  他仔细的打量,好像很久没有仔细的看过樱井的裸体了,曾经他也有要求过对方来当自己的模特,但是听说不能穿衣服,就被樱井回绝了。他只是照着趁樱井睡着时拍的照片画过几次。

  那些画被樱井发现之后,总是苦笑着说,不能画的再精壮一点吗?

  大野只是FUFU笑着反驳,这样就最好。

  每每都能看到樱井有点忧伤的捏捏自己的腰,然后那天晚上一定会用拒绝吃饭来表示抗议。

 

  大野放下手中的书,托着腮闭上眼睛。

  十年前的樱井是什么样子来着呢?他一页一页翻着回忆,那个笑起来像是小动物的样子浮现在了眼前。

*               *                *

  在大野和樱井刚刚决定住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搬进新家,但是找好了房子,两人每个周末都会按时间来整理。

  一天一天,空旷的房子也有了家的样子。

  樱井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和大野一起独处的每一分都安静但平和的让他嘴角挂着笑容。

  对他来说,这样安静的时间,可以称之为他经历过的最幸福的时间,只是最近,总有些事情让他在意,让他再也无法安静的享受和大野一起共度的时光。

  “翔君?为什么站着不动?”坐在地上正在给宝贝画集分类的大野,抬起头来望着他。

  因为刚刚搬动重物的关系,大野的身上已经沁出了薄薄的汗,让他本来有点小麦色的皮肤闪闪发亮,脱掉了外套的他,身上只有一件剪裁宽松的T恤。

  但是对樱井来说,那剪裁有点宽松过头了,他捧着手里的书,愣在原地低头看着大野从领口延伸进更深处的风景。

  本来都是男人,并没什么值得激动的,本来樱井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和大野,也总是止步于拥抱和亲吻。

  都是男人,想要抚摸对方也太奇怪了。他觉得这样的想法会吓到大野,可能会让大野重新思考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说不定他会发现只是一个错误?这是樱井最怕看到的。

  房间里仿佛都漂浮着大野出汗后散发出的味道,让他沉迷。樱井甩了甩头,放下手里的书。

  “我去街角的便利店买喝的”留下一句话就转身出了房间。

  大野愣了愣,也欢快的起身跑在后面,一边叫着也买点零食吧?还有明天的早饭?一边跟着樱井出了大门。

  外面的风也有点潮湿,呼呼的吹在樱井的脸上,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在他们买完饮料还没走到家的时候,下起了暴雨。

  雨点砸在身上生疼,砸在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来时路上还有点兴奋的扯家常的大野,也完全没了声音。

  樱井只想着,快点回到家,至少可以洗个澡,他转头拉起大野,在磅礴的雨声里嚷着“我们跑快点!”然后揽着大野的肩膀跑了起来。

  进到家门,樱井觉得自己连内裤都湿透了。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大野还穿着那件本来就很单薄的T恤,淋湿后贴在身上,身体的线条看的一清二楚。

  因为大风和雨水的关系,大野哆哆嗦嗦的在玄关处抱着胳膊发抖,头发也趴在了额头上,八字眉撇的很是委屈,看起来像是落水的小动物。

  樱井觉得心里一揪,慌乱的说,我去拿毛巾,就踩着一个一个水脚印跑进了浴室。

  出来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因为还站在玄关的大野已经脱的只剩下内裤。

  “智君!?要感冒的!”慌乱的冲上去按住了大野已经拉起内裤松紧带的手。

  被阻止的大野发着抖望着他,无奈的说,“不脱才会感冒吧…翔君也快点脱了吧…而且地板会脏的”

  樱井转头看看已经被自己弄脏的地板,叹了口气。

  推着大野进了浴室。为他开了水,又把他推到花洒下。揉着他的头发,看着渐渐停止发抖的肩膀,樱井才松了口气。

  嘴唇也回复了血色的大野,抬起头望着他。

  “翔君不洗吗?”

  “哎?……洗!……等给你洗完。”

  大野觉得有点好笑,自己又不是小学生,洗澡还是会的,倒是樱井,到现在还穿着黏在身上的湿漉漉外套,一定难受的要死吧。

  于是他伸手拉下樱井的外套,把对方吓了一跳。樱井往后退了一步,因为滑溜溜的瓷砖险些摔倒。

  就在想着,搬进来之后还是放个防滑垫比较好的时候,大野的手又伸向了他的皮带。

  樱井慌忙的按住皮带扣,大叫着“等下我自己洗~!”却仍然阻止不了大野来了兴致的玩闹,他从身后抱住樱井,把他顶在浴室的瓷砖墙上,保证对方无路可逃后,开始咔嚓咔嚓的解起樱井的皮带扣。

  就在大野还想笑着说,“都是男人害羞什么!”的时候,手指碰到了湿透了的内裤布料下挺硬的部分。他感到樱井一抖,放弃了挣扎。他抬起头越过那个稍稍比自己高了一些的肩膀,看到樱井埋在手臂里红透的耳根。

  大野愣了愣,停下手里的动作,环上樱井精瘦又结实的腰,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随着哗哗的热水,他觉得樱井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

  透过他厚实的胸腔,大野听到他有点委屈又不知所措的声音,“抱歉……”

  大野FUFU的笑了两声,抓着樱井的肩膀把他扭过来,如愿的看到了对方红透的脸,花洒里面流出的水砸在他头顶,顺着发丝滴落,划过眉弓,在他颤抖的睫毛上稍作停留,顺着圆鼓鼓的脸颊流进嘴里,湿润了樱井的唇瓣,让它看起来更加柔软饱满。

  大野忍不住的踮脚在樱井的唇上轻轻一啄,迅速的离开。然后捧着他的脸,看着那双大眼睛,像是要给樱井一个肯定的答案一样认真的说,“没关系哦”。

  

  樱井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他试探性的抬起手环上大野的后背,慢慢收紧。感觉到大野温驯的把头靠在自己的颈窝蹭了蹭后,他仿佛安心了一般,放松了僵硬的身体,变得柔软的肌肉贴着大野的身体,暖暖的。

  两人在温暖的水流下慢慢蹭着对方的肩膀,拥抱着过了好久,直到大野有点不满的抬头,“翔君不脱吗?”

  “唉?!”樱井抖了抖,迅速的在脑中思考这句话的表面含义和深层含义,但是偏偏这时脑子转的很慢。大野伸手抓了一把他还包裹在牛仔裤里,但已经足够硬挺的下体。樱井吓的往后撤了身体,但是身后就是墙壁。

  对上樱井有点不知所措犹豫的眼神,大野仍然只是微笑着说了“没关系的…”

 

*             *               *

  大野推开浴室的门,虽然响着哗哗的水声,却没有一丝蒸汽冒出来,意外的增添了冰冷感。

  他探头进去,看到樱井正背向自己弯腰冲着头发,大概因为水真的很冷,本来就僵硬的肌肉变得更僵硬了。

  樱井把头发别到耳后,抹了把脸睁开眼睛,看到大野从浴室门边探了个头看着自己。

  “……?……怎么了智君?”

  “FUFU~很冷的样子~”

  大野一副看热闹的语气,让樱井无奈的笑了笑,扯过旁边的浴巾围在腰间。走过大野旁边,站在穿衣处,把放在门口叠放整齐的T恤抖开。

  “翔君要穿衣服吗?”

  听到大野的问句,樱井惊讶的转过头,刚要说,你在说什么傻话。就看到大野意味深长的笑着,靠在门框上看着自己。

  “反正马上就要脱了嘛~”

  “唉——?”

  大野没等樱井反应过来就一个箭步跳上樱井的后背,两条腿紧紧夹在他的腰上,用骑马打仗一样的姿势欢快的叫着“去卧室!”

  “哎!?等等!我身上还没擦干!你的衣服要湿了!”

  “没关系!反正都要脱哒!”

  “等等!我脚上有水!”

  “没关系!今天你负责擦地板的!”

 “………………”

 

  大野捏着樱井背上软乎乎的肉,感受着经历了10年已经被包裹在柔软脂肪下的肌肉,他想,这样的手感也很好。

=============END============

  ……到底是从第几题开始,变成每题一拉灯的奇怪文风了…不应该这样的啊!我想要的大叔的浪漫去哪里了!!~_(:зゝ∠)_。最近感觉啥都静不下来写,虽然这么说,今天还是敲了一篇,明明忙的要死。所以我也搞不清自己的【累】和【精力】的界限在哪里了…

   _(:зゝ∠)_顺便一说题外话,虽然还没宣,但是打算夏天的ars only出文本的合本的…然后还想自己出个S中心的小四格本~想要带去上海认识更多新朋友呢,嘛,还都是策划。

  总之…希望文笔如此飞速的退步没有吓到大家。

  PS·已经21号了…给翔君的生贺还……。_(:зゝ∠)_。

评论(2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