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生生世世】【慎、黑化、终极有病…】

(゚∀゚)存档!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周六+周一题】克隆+占有欲

*慎!终极有病!!!!至少我写过的最有病的一篇。

*智翔!→智(温柔黑化总裁?);翔(小动物?)

*(´・ω・`)人设感觉好崩坏,最近想写有病的东西,一直在写傻白甜,让我有病一次吧!!

*有点点R剧情,但是没有描写←(?)只是为了衬托有病(够了)

*废话太多,总之有点点设定在最后再说吧……。

===========现在开始犯病~♪============

【我要结婚了】

 那句话就像梦魇一般缠绕了他很多年。

 我如此爱你,你说过,我们永远在一起的不是么?

 

 宽大又幽暗的书房里,只有一盏台灯开着。

 灯光下,被照亮的相册里,是两个少年爽朗的笑,旁边被蹭的有点褪色的油性笔字迹写着【SHO AND SATOSHI】

*                *                 *

  男人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雪白的天花板,淡蓝色的窗帘被风吹起,金色的阳光从窗缝钻入,洒在地板上,让整个房间又增加了一点金色的温暖气息。

  他眨了眨眼,下意识的动了手指,感到了套在指尖的电子设备,渐渐他分辨出,房间中除了被风吹动的窗帘声,还有这规律的电子音【滴、滴、滴……】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听见了房门开启的声音,哗啦的一声,紧接着是女人惊慌的声音

  “医生!!大野医生!!他醒来了!”

*           *              *

  男人喜欢每天坐在庭院的湖边发呆,当然不代表他什么都没有想。他只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而坐在这里发呆,吹着风,看着湖里的小鸭子因为行动缓慢跟不上母鸭而焦急的喳喳叫着。

  男人露出了温柔的笑。

 

  “翔君?你又跑出来了。”

  男人转头,看到白大褂的身影,手中拿着淡蓝色的毛毯,猫着背,表情略带责怪的走来,把毛毯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他笑了笑,拉紧了毛毯,边角上还残留着对方手掌的温度,虽然陌生却让人如此留恋。

*               *                *

  叫做大野的医生每天都会来看望男人,他告诉他的名字叫做樱井翔,说他出了很严重的意外,他的家人都死去了,他也昏迷了很久,醒来却失忆了。

  虽然樱井记不起任何东西,却觉得有了一点悲伤。

  是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自己孤独一人了……。医生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轻轻握上他有些颤抖的手说,“别怕,有我在。”

*              *             *

  樱井努力的复健,努力的学习被忘记的生活常识。他没有地方去,只能一直住在医院里,他从观察病房转移到了【普通病栋】,并且一个人拥有一个单间。舒适的像是他在电视里看到的【单人公寓】。

  大野医生依然每天都来,只是和在病房时不一样,他每次都会在门外按门铃,让自己为他开门,即使门并没有上锁。他每次到访时,也没有穿着白大褂,而是普通的私服,让他显得格外的瘦小又不起眼。但樱井觉得,比起被罩在白大褂里,这样的医生让他觉得更加亲切。

*               *                *

  樱井很久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了,他醒来后觉得,世界就只剩下白色的大楼和旁边的这栋淡蓝色的住宅楼,他有时候会盯着电视里面的东西惊奇的睁大眼睛。

  看着一个大男人露出小孩子一样的表情看着电视,大野在旁边忍不住按下了手机的快门。

  【咔嚓】

  樱井转头,看到的是大野温柔的笑。

  “翔君,想出去走走吗。”

*           *            *

  也许是久违的走上充斥人群的街头,这让樱井非常惊慌。

  街上的人群都有着自己的方向和目的,面无表情的与彼此擦身而过,没有谁愿意看谁,也没有谁愿意为谁停留。

  樱井下意识的缩在大野身后,明明那么瘦小的人,在樱井看来这时充满了安全感。

  他看到大野温柔的回头笑了笑,伸手拉过自己,说“别怕,我就在你旁边。”

  他们站在人行道的红绿灯边,大野无声的站在他身后,身旁是在樱井看来一群一群一样的人,眼前是车道上飞驰的汽车。

  不知是谁丢下的一张可丽饼的包装纸,在风中飞舞,落在了路中间,被飞驰的汽车带起的旋风吹得在路中间彷徨起舞。樱井盯着那张粉红色的纸,有点出神。

  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后背,他全身一抖,仿佛穿透灵魂的恐惧从脚底一直冲上头顶。

 “啊!?”

  他大叫一声整个人跳起来,撞到了旁边的人摔倒在地,他惊恐的回头看到大野停在空中的手和带着哀伤与惊讶的眼神。

  “我…我只是想说…绿灯了,可以走了……”

  大野犹犹豫豫的走过去,两边的行人已经开始通过,非常知趣又冷漠的绕过大野和蹲在地上的樱井,两人就这么静默着错过了绿灯。

*           *           *

  那之后,樱井曾经试探的问过,关于事故的事情,而大野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什么也没有说。也是从那之后,他很怕别人从身后拍自己,不管在哪里,就会吓得大叫一声,落荒而逃。

  大野总是会追上去,追到他跑不动,停在原地一边流着泪一边大喘,大野就会默默的绕到他前方,把他的头拦进怀里,轻轻梳理着他柔软的头发,一边念着“不怕了……不怕了…都过去了……”

  樱井大哭着抱上大野单薄的后背,他觉得,自己除了这里,除了这个人,再也没有能让他感到安全的地方了。

*                 *             *

  过了些时日,樱井已经渐渐从阴影中走出来,大野给他安排了新的住处,远离了医院,稍微靠近了市中心,却依然是安静的居民区。

  他搬进了大野的家。

*             *               *

  樱井很喜欢这里,大野的房间比他想象的要整齐且宽大。

  他想,做医生果然还是很赚钱的吧,不然为何这么久了,自己仿佛就是被大野豢养着一般,却不见对方露出任何为难和不快的神情。

  樱井喜欢大野家那个全皮质的巨大沙发,有着令人不太愉快的味道,但是咯吱咯吱的皮革声让他有种被大野的权利或者财力保护着的错觉。

  大野的房里只有一张床,他刚来的时候提议自己睡沙发。大野最终没有阻止他。

  但是过去一周,大野也没有想再买一张床的意愿。

  住在人家,也不能说什么,樱井有些犹豫的在卧室门口往里望,卧室的大床和沙发有着同样的质感,巨大的软垫放在皮质的底座上,看起来强势又舒适。他有点羡慕的抿起了嘴唇。

  正好在床上的大野翻了个身看到了他,还没睡着的眼里带着一点点的迷离和笑意,向他招了手。

  樱井就像被蛊惑了般走过去,那晚他终于如愿睡在了那张大床上,软的不像话,所以当大野把他压在身下热吻,甚至进行更加激烈的动作时,他都觉得自己仿佛陷入的更深了一些,不知是床的柔软还是大野温柔。

*             *            *

  樱井的日子就在被大野温柔又放纵的守护中一点点度过。

  大野从不告诉自己他去了哪里。

  有时候周末的早上,就没了踪影,电话打不通,出门也没有钥匙再回来。樱井会这样一直焦急到下午,才发现掉落在餐桌下面的、小的不像话的字条【我去钓鱼了】。

  同理,大野也从来不问樱井想要什么,想要做什么。

  或者说,他想要的,大野基本都知道。喜欢的菜色,喜欢的服装样式,爱看的电影,甚至在床上时想要的方式。

而大野不知道的,他也想不到。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他将这归结为失忆的后遗症。

  *            *           *

  有时候,樱井觉得,他应该是爱着大野的,不然他怎么会想要知道那个人的一切,甚至对于那个人不看着自己时而产生的丑陋嫉妒都无法压抑。

  想知道更多。

  但是大野仍然只是平淡的对他,只是给予他想要的安慰和温暖,就如同他第一次睁开眼时看到的那个泛着金色的白色病房一般,温暖平静却毫无生气。

  他不知道大野是不是爱着自己,他有时候觉得,大野透过他看到的是另一个人。这让他越来越焦躁。

*                *             *

  樱井想,也许是自己的世界太过狭隘。他也想看外面的世界,也许这样他才不会一天一天被嫉妒整成一个怪物。

  每晚例行的事后,他环上大野光裸带着黏腻汗水的后背,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小心翼翼的说,想要出去找一份工作。

  当然换来的是对方惊讶的眼神和长时间的沉默。

  认为是说了错的话,樱井把想好的理由都咽下了肚子。

  直到第二天,他在餐桌上又看到了大野温柔的笑,他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说,“翔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                  *            *

  于是樱井在附近的便利店找了一份营业员的工作,每周只需要去4天,有时候还可以轮休,客人不多,轻松的很。

  他只是享受着和每个进来的人说【欢迎光临】,也乐于看到每个被自己的笑容感染而微笑起来的人。这让他觉得自己除了渴求大野的爱和关注意外,多了一些别的生存意义。

  大野常常在他上班的时候来光临便利店,这让他更加开心。他会在其他顾客或者同事在场的时候,偷偷的把自己拉到货架后面给予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这让他害羞又紧张,背德感也变成了炫耀。特别是被同事发现时,那个不怀好意的口哨声,让他的羞耻都化成了兴奋和开心,写在了脸上。

*            *             *

  偶尔,樱井会觉得,他知道大野的事情太少,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在一起。

  虽然他没有家人没有父母了,但是大野应该是有的。他和一个大男人搞在一起,他的家人不会担心不会生气么?

  但是害怕大野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樱井始终没有问出来,就算是错误的也好,他只要在这个人身边,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了。

*               *            *

  大野的书房没有上锁,是个意外。最近锁头的状况都不太好,没有扭上两圈的时候,就是没有锁上,但是大野赶去医院出急诊,没有在意。

  樱井知道,大野把书房的门装上锁,是在自己来了之后。那次,他看着不认识的工作员拎着工具箱,叮叮咣咣的把以前锁敲下来,换上了新的。

  大野只是笑着说,早上不小心又被风吹得反锁了起来,自己总是不记得带钥匙,好麻烦,所以换成必须用钥匙才能全锁的门。

  但是从那之后,大野倒是再也没有忘记锁上书房的门,有时候樱井甚至觉得,搞不好大野书房的书桌里有时光机,所以他不让自己进去打探研究。

  当樱井打开客厅的窗户通风时,一阵大风吹来,喀拉一声,半掩的书房门就这么被对流的空气给推开了。

  樱井紧张的汗毛直立,他知道不应该,但是就是想去看看。

  他想,毕竟他们都是有着肌肤之亲的人了,再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想,只是看看书房,那个人也会原谅自己的。

  于是他推门走了进去,至少要确定一下书桌里面不是时光机,不会跳出多啦A梦吧。

*                *              *

  大野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大敞开的书房的门,他惊慌的冲进去,看到是大开的书桌抽屉,和散落一地的文件资料。

  那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像是观察资料一样的文字。

  【SS.NO.1】

  进食正常,性格开朗,与本体近似度95%以上。

  对高处恐惧,可能是本体的死前残留记忆,需要改进。

  感情发展正常,占有欲强。性格转变有点危险,需注意。

  失去控制,在伤害研究员之前进行处分。

 【SS.NO.2】

  一切正常,和本体近似度90%以上,除去了对高处的恐惧和一部分嫉妒。

  感情发展正常,和一号不同,产生了对研究员以外人员的依赖感。

  与普通人的感情是否有害,需观察……。

  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后开始有反抗意识,伴有自我伤害倾向。

  在转为伤害他人行为与研究曝光之前处分。

【SS.NO.3】

  一切正常,和本体近似度90%以上。

  增加了对研究员的极度依赖感,但被迫卷入车祸的记忆好像被继承了,如果不能治愈只能期待下次培育了,希望这次能成功……

*               *             *

  大野找遍了房间,最后在卧室敞开的衣柜深处看到埋在里面发抖的樱井。

  那眼神像透了受惊的小动物,却不是樱井会有的神情,他害怕极了。他虽然看不太懂那些资料里面写的代码和学术语言,用他聪明的、遗传自本体的智商也能理解到,那里面大概是观察日志类的东西,而对象,大概是自己。

  他才明白他对于大野的依赖不是源于爱,而是被改造的基因,他温顺又胆小的性格也不是因为他一度失忆,而是他需要他这样。

  大野需要他没了自己就不能活下去。

*              *               *

  大野站在衣柜前,眼神渐渐冰冷下来。

  即使如此还是温柔的伸出手。

  “翔君,出来吧?”

  大概是源于基因中的顺从,樱井颤抖的伸出手,被扯了出来,然后粗暴的摔到床上。不管大野的动作中带着多少冷酷和愤怒,樱井还是觉得那里包含着深深的无奈和眷恋,但是很快他又觉得,那是自己被改造了的部分,才会有着眼前的男人其实是爱着自己的错觉。

  这样矛盾的心情让樱井觉得崩溃,终于像被破坏的玩具一般丢弃在曾经他觉得是如此温暖,现在却冰冷无比的大床上。

  他全身因为大野刚刚粗鲁的行为而疼的动不了,他听着大野在书房收拾着东西,打开柜子在准备着什么。

  过了一会,大野穿着白大褂回来,端着金属托盘,上面放着一些药物和水和一只注射器。

  他从未见过大野在家里穿白大褂,那样子仿佛就像他在医院时那样温柔却有着距离感。

  大野把药片捧在手上,送进他的嘴里,樱井害怕的咽不下去。大野拿起杯子含住一口水,低头送进对方的嘴里,带着大野气味和温度的清水把药片冲进了樱井的胃里。

  大野起身看着樱井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大概对于自己刚刚太过暗昧和温柔的举动产生了动摇,他笑着用拇指擦掉了樱井嘴角流出的水滴。轻轻摸着他的脸颊、耳朵、头发,轻轻的说着“睡吧,翔君,别怕。”

  那声音就像令人安稳的催眠曲,樱井觉得,眼前渐渐模糊了起来,倦意涌上,他想,大野果然还是爱着自己的,不是因为与本体的相似度什么的,他一定是爱着自己的。不然他的眼里怎么会充满了眷恋和期待。

  阖上眼皮前,朦胧中,他看到大野轻轻执起自己的手,在上面印下一个长长的温暖的吻,然后拿起注射器,扎了下去。

*                  *                   *

*                  *                   *

  大野缩在私人办公室的大皮椅子里捧着可可一口口喝着。

  眼前的小小电视放着像是录像的东西。冰天雪地下,被寒冷干燥的空气衬托的更加蓝的天。摄像颠簸的前进,只听到男人嘻嘻哈哈的声音。

  【智君~~好慢!】

  镜头向后转去,一个穿着蓝色登山衣的身影吃力的在雪地上向前移动,又换来了摄像人的一阵爽朗的笑声。

  【翔君……太快了…好累……】

  【到山顶还要一起拍照呢!快点快点!光线不好了就拍不到好看的合影了w】

  【为什么……非要到……山上来……拍合影啊…………】

  【嘿嘿…算是我结婚前最后一次的单身汉旅行纪念吧】

  【呼……是呢…下周就要结婚了呢,好快……】

  【下次,就是我陪智君来做单身汉之旅哟,智君结婚前,想去哪里我都奉陪】

  【什么啊…那这也不是最后一次啊…何况我要结婚还有很久吧………】

  【啊 小心点哦,那边比较陡峭,可能会滑下去的,很危险。】

  【哦……】

 

  大野喝下最后一口可可,把杯子放在了木质的桌面上,发出了闷闷的碰撞声。

  通话器突然响了起来。一个焦急兴奋的女人的声音传来。

  【大野医生!他醒了!】

 

  大野顾不上别的,立刻抓起白大褂冲出办公室,都没有来得及关上小电视里面的录像。

  空旷冰冷的办公室里,回响着扬声器发出的微弱声音。

  

 【哎?别过去,不太好吧……】

 【啊??!唔……智君!】

 【翔君!!?】

 【唔……我…没事,拉我一把,拜托了!】

 【………………】

 【智……君?】

 【……】

 【等等!智君??……为什么……!?】

………………

…………………………

…………………………………………

【翔君……对不起。】

【我爱你】


BY:A梦

================END===================

(´∀`……感觉好久没有一口气码完字了!写突然感兴趣的设定就是好鸡血。

总之设定是,本体的S和O是青梅竹马,超级要好,曾经一度说一辈子都要在一起,O把那个认为是爱情,S只是普通的兄弟情。O和S也一起都当了研究员,类似基因工程(别在意O的智商是不是能hold……),然后S要结婚了,O觉得被背叛了,就在陪S登雪山时把S推到山下摔死了…,痛不欲生又用S的基因开始造克隆人,只为了造个只爱自己的翔君……。一号一直住在研究室,发现自己是克隆人之后就发疯了被安乐死;二号为了避免一号的覆辙,没有住在研究室,但是又爱上了普通的女性,O觉得又被背叛了,就在两人约会时,S专心吃着可丽饼等红灯时,把他推到车道上撞死了……;三号……就是这个……然后在智君的家里安乐死……恩……就是这样有病的故事……看完的你……是不是后悔了~哎嘿←被打死。

评论(6)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