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像向阳处的她……

*其实就是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一只猫,所以才随便写了写

*感觉算是老梗了

*(゚∀゚)随便看看别介意~

*比起是山更像是S X 猫←什么玩意。

---------------------------------------------

碰到那只黑色的小家伙时,是那年春天的第一场雨。

樱井撑着伞,提着便利店的袋子向公寓走去。路边的灌木中,传来了微小的喷嚏声。

樱井停下来,四下查看,看到了灌木下那个黑色的身影。

一只黑色的小猫,其实说小,也不太对,看样子应该已经成年,只是因为流浪生活而有点瘦小而已。

黑猫没有想到眼前的青年会蹲下来透过灌木丛和自己对视,蓝色的瞳孔对上樱井的圆眼时,明显的动摇了。

黑猫向后退了一步,樱井明明也不是很喜爱动物的人。但是它默默的蹲在灌木下任由雨水打湿自己,却也没有开口寻求帮助的样子,大概是打动了他。

樱井从塑料袋中拿出一小根火腿,撕开来伸手放进灌木丛里。

猫咪没有动作,只是疑惑的看着他。他又伸出手把火腿向前推了推。黑猫抬起头,抖了抖耳朵,好像领会了他的意思,小心翼翼的上前,咬住火腿拖进了灌木丛,在樱井看得见却够不着的地方狼吞虎咽了起来。

樱井微微笑笑,轻轻说了句“拜拜”,然后起身拐进了公寓。

身后的黑猫放下火腿,向前走了两步,站在灌木边缘看向樱井离开的方向,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

第二次见到黑色的猫,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

樱井打工回家,随着耳机里的音乐步履轻盈。走到公寓楼下时,身边的灌木响了响。他停下来,抱着一点点的希望低头看过去。

那个黑色的身影从灌木中钻了出来。蓝色的瞳孔看着樱井,褪去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无措,带着一点期望。

樱井愣了愣,微笑起来,小小声说到“你好~又见面了呢~”

黑猫来到樱井的脚下,绕着转了一圈,饶有兴趣的抬头看着他。

樱井也应着它的视线蹲下,却没有伸手抚摸它。只是对视着。

黑猫探出头向樱井闻去,伸出爪子,好奇的摸了摸从樱井耳朵上延伸下来的白色耳机线。

“你也想听吗?”樱井笑着摘下一边,轻轻放到猫咪的耳边。

小小的耳塞中传出富有节奏的鼓点。猫咪因为耳毛被碰触,有些瘙痒的抖起了耳朵。然后又惊讶的瞪圆了眼睛。那样子让樱井觉得很可爱。他笑着收回拿着耳塞的手。

“喜欢吗?是我写的歌,我正在想,给它填什么词比较好”

想到猫咪也是听不懂的,樱井笑笑,站起身。

“如果明天你还在这里,我会带火腿回来的”然后他挥了挥手。

*

那之后,黑色的猫咪每天都会出现在樱井的公寓下。

樱井回家要用的时间越来越长,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和黑猫在楼下流连。

他如果蹲下来,黑猫就会跳上他的肩膀,扒着他的衣领,好像找到了舒服的垫子一样,靠在樱井的后脑勺上,直到他觉得脖子酸痛。

黑猫总是跟着他走到公寓门前,然后在樱井跟他说“明天见”后,止住脚步,目送樱井进入电梯。

住在隔壁的二宫曾经说,喜欢就带回来养呗?公寓又不是不许养宠物。樱井看着二宫一边说着一边把他那只大兔子揪过来揉捏。樱井只是摇了摇头说,“我觉得它不能属于我。”

*

然后,樱井换了打工的地方,回家的时间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他下班看着空旷旷的灌木丛,只是无奈的笑笑。

*

 一周以后,因为感冒早退的樱井,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公寓走时,远远看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

虽然很远,他看到它的耳朵立了起来,站起身好像试探般的向自己走了两步,然后确定了一般,一路小跑来到自己的身边。

樱井无奈的笑笑,伸出手抚摸上黑猫的头顶。对方却没因为舒适而闭上眼睛,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好像有些疑问,或者责备。

“抱歉,好久不见…”樱井微微笑着,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温热体温,随着呼吸起伏的身躯,小巧而急躁的心跳声,这都让他感到了安心。

他,想养它了。

*

和谁产生联系,这是一种美好又可怕的过程。两个生命互相依存,产生习惯。但却都不能成为对方的全部。

他不能,它也不能。

养它,意味着它的生命中将只有自己。而自己却不能只有它,这是不公平的,樱井觉得,他无法把一个生命当成附属品来看待,那无法是一个平等的交易。这对它是不公平的。

他曾经问过二宫,如果你的兔子死了,你怎么办。

二宫只是白了他一眼说,再养一只。但是手上却没停下给那只毛团梳理的手。

樱井想,即使再养一只,他也一定不会叫他【笨蛋】了吧。

*

那天之后,猫咪又按时等在樱井的公寓门口,按照他下班的时间。

樱井放下今天的火腿,坐在灌木旁边,抱着膝盖看着低头吃食的黑猫。

那毛皮油亮乌黑,散发着清洁的味道。

他想,它在别的什么地方也有着别人吧,用温顺甜美的撒娇换来食物和住处,甚至是一次香喷喷的沐浴。

这样就好,别属于我。也别等着我。

如果我不在了,你却还记得我,那你怎么办啊。

*

樱井搬家了。

走之前,他望着楼下对来送行的二宫说,如果黑猫来了,就跟他说,我已经走了。

二宫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抓着自家大兔子的爪子挥了挥说,拜拜。

*

一年之后,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樱井塞着耳机在公园晃荡。新家的旁边有个公园也是很好,偶尔他会过来散步,看着朝阳或者夕阳听歌,然后偶尔诗意大发填上一曲。

樱井坐在长椅上,旁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惊讶的看过去,心中怀着小小的期待。

灌木被拨开,一个金黄的小脑袋钻了出来,用着天蓝的眼睛看着他。

樱井无奈的笑了笑,想要伸手去抚摸,金色的小猫像是受到惊吓,转头跑开了,留下樱井还停在半空的手。

放下手,他取出放在兜里的MP3,调了一曲,那是自己最初作词作曲的歌,稚嫩又不羁的节奏和歌词,他抬手又把耳机塞紧了一些,抬起眼,看到两米处站着一个少年看着自己。

有点可怜的八字眉,身上穿着不太合身的肥大学生装,黝黑的没有染过的黑发,随意的在额前分了个缝,看起来就像中分一样,脸颊鼓鼓的嚼着什么,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火腿。就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樱井。

不知为何樱井没觉得生气或者尴尬。因为少年的容貌和气质让他感觉十分熟悉又亲近。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少年往前走了两步,抿了抿嘴唇,好像下了什么决定一样,开了口。

“你在听什么?”

樱井微微笑起来,摘下了一边的耳机。

“你也想听吗?”

少年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悦,小心翼翼的坐在了樱井旁边。

耳塞中传来了有节奏的鼓点,令人怀念的旋律,低沉好听的男声。

“你写的?”

樱井愣住,纳闷的看着少年。

“为什么这么说?”

“是你的声音。”少年指了指耳塞,然后又微微笑了起来,“很好听”

“谢谢”

望着樱井的笑,少年的脸颊有些泛红,也许是因为阳光,也许是因为两人太过靠近的肩膀,又或者是连接两人耳朵的白色耳机线太过短了。少年把手中的火腿包装折了又折。

“我…我叫大野智”

突然的自我介绍,让樱井也很困惑,但是并不讨厌,是个可爱的孩子。总觉得有种令人安心怀念的气氛。

樱井笑了笑,“我叫樱井翔”

少年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了尖尖的小虎牙。

啊…好像猫咪啊。樱井微笑着舒了口气,靠在长椅上抬起头,樱花就飘落了下来。

 

这次,不可以再逃走了哦。

--------------------

后记

4月30号工作室的蠢蠢从22层楼掉下去死掉了。

组长说有人在楼下捡到送去了医院,但是内脏都破裂了,很快就死掉了。

动物的生命好脆弱,所以总是自私的不敢染指,生怕背负上一生一世的牵绊。

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

PS·大概年底搬家后,也想要成为猫奴了。一个人住的话,终究会寂寞吧。(゚∀゚)……我要叫它【SATOSHI】~

评论(1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