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相恋十年】——你的手还是那么冷

*……傻白甜的更新……
*好久没更新了~
*(´・ω・`)我都快忘记他们养了猫……
*用手机更新,格式就是个梦……
=============

烟花在空中炸开时,樱井偷偷的扭头看了身边人的侧脸。

  大野的脸被远处的花火照的明亮又温暖,但是很快又被黑暗吞没。

  他手里抱着家中的小黑猫,嘴里还念念有词。

  “烟花把翔酱吓了一跳呢~是不是呀~翔酱? ”

  樱井无奈的笑着,搂过他的肩,往怀里拉了拉。

  大野抱着小猫靠在樱井怀里,依然看着远处花火散尽的方向。

  “抱歉~你想更近点看的吧…花火大会。”

  大野笑着抬起头,对上樱井笑的抱歉的眼,摇了摇头。

  “在家也很好,能看到全景呢”

  远处的夜空安静了下来,渐渐的,连硫磺味儿似乎都能闻到了。参加花火大会的人们,一定在吃着棉花糖玩着捞金鱼吧。

  大野松开手,小猫跳到地上,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走回了屋里。

  空出双手的大野搂上樱井的腰,抬头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翔君要睡了吧,明早那么早的飞机。”

  樱井抬起手看了看表,扁着嘴点了点头说,“陪我睡一会吧?”

*

  时针指到10点的时候,家里已经静悄悄的没了声音。樱井把闹钟设在凌晨两点,转身躺好,抱起眼前的人。

  大野闭着眼睛笑了起来,“FUFU~翔君还是那么凉”

说完伸手摩挲起樱井裸露在空气里的臂膀。

  比起自己因为怕热而出汗的冰凉皮肤,樱井更喜欢大野这种干燥又炙热的体温。

  温暖的掌心好像要在樱井的肩膀上烫出痕迹。

  然而这双手在冬天的时候,却总是冰冰的。开始樱井总是担心他的身体不好,但是却从不见大野生病。后来发现,他只是不喜欢带手套。

  冬天总是薄薄的棉服里面一件加绒的卫衣。

  喜欢把自己裹成球的樱井完全不能理解,经常被大野嘲笑,看起来就像小动物过冬。

  而每次牵起他的手,樱井都要被那温度吓到,冰凉的就像要冻住了一样。

  “不冷吗?”

  他总是一边说着,一边心疼的把那双手捧起来哈气,不停揉着。

  樱井知道,以画画为工作的大野,手有多重要。他送过大野很多不同的手套,却从没见他带过。开始他总是埋怨大野不懂得照顾自己。还为此小小的生过气。

  却从不见那个人悔改。

  樱井只能肩负起时不时把那个人的手捧起来温暖的重任。

  他常想,如果没有他在,大野可怎么办啊。

  直到有次太过巧合的,樱井下班应酬归来在繁华的地段碰到了出来买画具的大野。

  那个瘦瘦小小的单薄身影在冬日的人群里格外明显。拎着两大包东西,吃力但是稳稳的走着。

  樱井慌忙跑过去,叫住他,接过他手中沉甸甸的塑料袋。

  有什么感觉不太一样?

  啊,他带着手套……。

  樱井看到那双有些沉稳蓝色,在边缘还有小鱼图案的毛线手套时,就发现,那是他很早之前送给他,却没见过他带一次,然而那个样子,却不像是全新的。

  樱井在思考这是怎么回事时,身边的大野又摘下了手套。

  “戴着啊~多冷”樱井的口气中有些嗔怪。

  大野又笑起来,把一只手套收了起来,空出一只手,插进了樱井的毛呢大衣的兜里。

  樱井的兜里一片温暖,大野的手在里面握成拳。

  “不需要手套,我有翔君~”

  樱井觉得心里暖暖的,也除下自己一侧的手套,伸手插进兜里,撑开那个人小小的拳头,十指相扣。

*

卧室的空调呼呼的吹着,房里的温度不高,两人窝在一床被子里,大野温暖的掌心顺着樱井的肩膀到大臂到小臂,最后握住了那双手。樱井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又惹得大野吃吃的笑起来。

“要做么?”

  樱井惊讶的睁开眼,对上了黑暗中大野有神的双眼,却立刻无奈的笑起来。

  “不做,快睡吧,我明天还很早”

  牵着的双手紧紧的握着。

 

*

  大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0点了。

  他看了看窗外蔚蓝的天,他想,樱井应该已经在异国他乡的分公司努力的工作了吧。

  他起床走过那个挂在墙上的日历本,翻到下一页,摩挲着半个月之后的那个红圈,默默的笑起来。

  黑色的猫咪走过来蹭着他的裤腿,他抱起它,摸着毛茸茸的小脑袋。

  “呦西!这半个月,翔太郎要和爸爸一起相依为命啦。”

  猫咪叫着,眯眼蹭上他的掌心。那里还留着两人紧紧相握的温度。

====end====
 

评论(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