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相恋十年】——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走回了主线,虽然其实并没什么主线……

*可能会和之前几篇向呼应,分别是【工作探班】 【我们的猫跑丢了】 【豆丁弟弟】

=====================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大野的十年画展第一天,他是到场了的,虽然没人知道,或许连樱井都不知道。

  他就藏在staff为他准备的隔板后,有个后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展厅的展板背后,那里被挖了很多小小的洞,让大野可以窥探到展厅的不同位置,也可以以最不打扰观众的方式来享受观看者的表情。

【如果我的图能让观看者露出笑容,鼓起勇气,去做了平时不敢做的事情,去勇敢的生活,就足够了呢。】

  他这样跟樱井说过。

  *
  大野趴在小洞后往展厅里看。

  明显是女性观众居多的展厅里,大家有序的观赏着展品。有绘画,也有泥塑。

  观看的姑娘们,有的微微笑着,有些认真盯着研究,也有人双眼闪着晶莹的水色。

  大野在展板后把自己缩成一团,想象着这些观看者,也许再出去后就会获得新的力量,也许有的人会决定坚持下本来要放弃的爱好,也许会向着本来以为难以完成的工作挑战,也许会对一直喜欢的人告白,也许会回家拥抱父母,告诉他们自己很爱他们。

  大野觉得,如果大家能幸福,他也能因此获得力量了。

  如果那个人幸福,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他盯着那块【无题】的展区看,哪里陈列着自己近些年偷偷画下的樱井。

  以那副巨大的油画为首。

  那是他们的卧室,有着柔软的大床和落地窗。窗外的小阳台上,是他们那盆不知名的盆栽。床角边的小猫看起来画的有些匆忙,虽然没人看出来,其实那是最后加上去的。

  因为开始画的时候,翔太郎还没有来到他们家。而大野执意要加上他。因为这样,才是他和樱井完整的家。

  驻足观看那片作品的观众们,都露出了害羞的笑。大野不知道在读者圈内或者业界是怎么评价至今未婚的自己的,但其实他也并不在乎。

  那片作品墙上的人,就是与他走过了十年,也将继续走向未来的人。

  那是他对樱井的,向着全世界的表白。

  就在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那个人却出现了。

  樱井穿着看起来有些热的黑色西装,领带被解了下来。他用手抹了抹额头的汗,大概是刚刚赶来的。

  大野的心脏碰碰的跳,为什么会如此紧张他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他并没听说樱井会今天赶来看他画展的首日,又也许因为,樱井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埋伏在会场。

  他看到樱井走过每一副作品,明显看的并不走心。大野觉得要笑出来了,因为他知道,对于艺术,樱井根本就一窍不通,他只是知道,这些自己做不来的事情,是很厉害的。很多要由大野在身边解释,他才能明白个中含义,而一个人看展的他,应该现在就像在浏览天书博物馆。

  况且前一天的布展已经到场过的人,现在又来看当然会觉得无聊咯。

  大野的眼睛追着樱井。

  最终追着他来到了那片属于他的画作前。

  樱井看起来有点不太自在,伸出手来摸着鼻尖,以为这样可以挡住脸,防止那几张有着正脸的速写暴露他的身份。找了个角落,他偷偷抬起眼看起了眼前的画。

  大野觉得世界都安静了。

  那个人,现在就在那里,看着他对他的告白。

    然后他看到,樱井微微的笑了,那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表情,可以叫做开心,也可以叫做甜美,或者是幸福。

  *

  樱井看着墙上一幅幅速写,那里有各种各样的他,甚至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大野看到的自己。

  以前,两人刚刚在一起的时候,樱井觉得大野是自由的,他的世界拥有太宽广的视野,而并不是说大野去过世界上的多少地方。要知道,护照上的小章子,樱井有信心比大野多出一倍来。

  然而即使如此,他依然觉得那个人的眼睛能看到很远的地方,很小的地方。

   他会跟樱井说一些他从来没注意过的事。比如,刚才吃饭时对面坐的人领带和他一样,或者是楼下的野猫又增加了怎样的花色,路边的广告牌和上周不一样了……等等。

  樱井觉得,在大野的眼中,这个世界一定充满了新奇与变化,即使不走动一步,都有看不够的精彩让他流连忘返。

  他本以为,这样的大野根本没有太多时间来看着自己。所以看到这组作品时,樱井真的觉得羞耻又兴奋。他还看到了怎样的自己呢?

  好想见他呀。

  突然,手机在兜中震动了起来,樱井惊慌的跑出了展厅,拿出一看,显示着大野的名字,莫名的接起来,就听到了和耳边嘈杂声相呼应的杂音。

  【智君?你在哪?】

  【翔君!我好想见你呀!】

  *
   想要一直在你身边,注视着你。

 ============END===========

(゚∀゚)再更一篇~也是高铁上写的…感觉最近想走傻白甜路线♪

评论(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