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SOS】-始终有你【微R】

*山组邻居竹马设定

*最终是主播X画家

*纯互攻有OxS情节,最后又变成SxO……不过一笔带过的R…写的不是很细致,不洁癖的可以无视(?)

*年龄操作有,10岁年龄差。

========================

  0-10

  大野智十岁的时候,被妈妈塞了5000块钱从家里赶了出来。

  本来平时都会跑到隔壁的樱井阿姨家避难,樱井阿姨还会给他吃超市里那种妈妈绝对不会买给他的、很贵的小曲奇。但是敲了很久门,都没有人应。倒是隔壁的自家妈妈开了门,没有好气的说了一句。

  “樱井阿姨去医院了。别敲了!”

  扁着小嘴,大野很不开心。吃不到阿姨的小曲奇,还又被妈妈白了一眼。不就是在餐桌上倒立,弄撒了一桌菜么。大野觉得委屈。手里握着5000块钱,决定去医院看樱井阿姨。

  医院并不远,只是用小孩子的脚程,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大野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扒在过高的咨询台前问,“樱井阿姨的病房在哪里?”

  值班的护士姐姐居然也意会了。因为恰巧,现在入院中的女性,只有樱井一家。她弯下腰小声和大野说,阿姨刚刚生了小宝宝,现在很累,不能探望。

  小宝宝?

  大野的眼睛亮了起来,就是阿姨肚子里面的小妹妹吗?

  阿姨每次都会温柔的摸着隆起的腹部,对大野说,将来阿智要好好和小妹妹相处哦~。

  在家里只有姐姐的大野,很期待能有一个小妹妹。他揪着护士姐姐的袖口问“我可以去看阿姨生的小妹妹吗?”

  护士姐姐愣了愣,笑着说,“可以哦,不过,樱井太太生的不是小妹妹,是男孩子哦。”

  隔着育婴室的玻璃,大野踮着脚往里看,看到了其中一个小小的床上,写着和樱井阿姨家门牌一样的汉字。睡在里面的小宝宝的脸皱成一团,像个小猴子。大野笑了起来,心想,还好不是女孩子,不然不是很丑?

*

5-15

还没开始上学的樱井,每天早上都眼巴巴的看着大野背着挎包去上学。明明之前还每天都跟自己玩的哥哥,突然就变成每天都不能一起玩了。印象里面每年都有这样的时候。樱井揪着妈妈大哭,说要去上学,和哥哥一起。

  妈妈只能无奈的告诉他,再过一年,你也可以上学了。樱井开心的在沙发上跳,说着想要和哥哥一起上学。

  妈妈没好意思打击他,你是不可能和哥哥一起上学的……。

  但是每天放学的时候,大野都能正好遇见从钢琴教室回家的樱井。那个小不点总是扑上来抱着自己的大腿叫着哥哥一起玩吧。

  有时候拗不过樱井,樱井太太就会把小樱井送去大野家,大野妈妈也乐得照顾。因为和大野不一样,樱井听话又乖巧,还有一双湿漉漉的圆眼睛,眨起来就像女孩子一样可爱。

  抱着小樱井,大野妈妈开心的不行,转头就看到自家儿子一张嫌弃的脸,白了一眼,“收拾收拾你的房间。”

  大野拖着包进到房间,抓了抓后脑勺,觉得没什么可以收拾的了,已经不能拯救了。暂且把衣服都塞进被子里,H书塞进书架的最上层,小孩子就够不着了。

  樱井被放进大野的房间后,兴奋的像只小狗,左看右看。

 “这本漫画我可以看吗?”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尼桑,给我读故事嘛~给我画画看嘛~”

 要求总是络绎不绝。大野只是闷着头涂鸦,樱井扒在桌边看,时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不知过了多久,大野再抬起头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声音,转头一看,那个孩子趴在自己的被子上睡了过去。不知怎么办,开门想去问妈妈,家里一片漆黑,全都睡了……

 你们也太放养了吧!?

 大野在心里吐槽,看着睡死在自己床上的小孩子,微微头疼。最终也只能轻轻抱起来,把被子里的脏衣服掏出来,把樱井塞进去,自己也钻进去。刚躺定,那个肉呼呼暖洋洋的小身体就搂了上来,用脸蹭着大野的胸口,嘴里念着“尼桑~”进入了梦乡。

*

10-20

  大野从高中毕业就开始打着零工过日子,虽然嘴上说着,想要做设计师的工作,但是画从来没有被采用过。

  樱井家在几年前搬出了公寓楼,住进了独栋的家。那种有小院子和围栏的漂亮洋房。大野去过几次,但随着自己长大,渐渐不知该和小孩子玩什么。虽然樱井依然围着自己叫着哥哥,但是总觉得,自己说的,做的,想的,都已经和樱井不在一个世界了。

  大野工作的便利店,离樱井的小学很近。樱井每天放学就会跑来,起初是趴在柜台上想要和大野说话,在被等着收银的顾客训了之后,有点委屈的缩去了墙角,最后跑到冰柜拿了一根最便宜的冰棒,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零花钱来付钱。

  大野笑着摸了他的头,收了冰棒的钱,却又悄悄的从兜里拿了糖一起塞给他,两人窃窃的对视着一笑。樱井握着冰棒和糖跑回了家。

  就像和大野哥哥有了小秘密一样。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妈妈的!所以在到家之前就大口大口的吃掉了冰棒,小心的把糖收起来,才进了家门。虽然第二天因为拉肚子被妈妈骂了一顿。

 *

17-27

  大野在26岁的时候才第一次交到女朋友,对方是曾经一起打工的同事。是个对他来说,挑不出毛病的普通女孩。女孩告白说在一起吧,他就同意了。想着世界上的恋爱,大抵如此吧。这样平淡缓慢没有什么味道。

  27岁的生日被女友邀约去了游乐场,很久以前去过,十几岁的时候带着小小的樱井来过,比起玩乐,都在担心樱井会不会跑丢。游乐园这种情侣的圣地,恋爱的人们还是应该来一次的。

  被女友挽着说笑着,这样的气氛令大野觉得安心又平淡。只是稍稍觉的少了什么。

  前方一阵骚动,人群在窃窃私语。女友也好奇的踮起脚。一个扎着马尾穿着高中制服的女孩子瞪着她对面的金发男孩。

  大野注意的完全都是,这么电视剧般的争吵情景,居然在现实生活中也有。

  女生举起手里的饮料毫不留情的砸在男生的头上,红色的饮料顺着金色的发淌下来,男孩子倔强的回瞪着。

  女生上前一步,甩了男孩一个耳光,大声叫骂着,“樱井翔!你去死吧!”转身扒开人群离开了。

  留下原地的男孩皱着眉抹着脸。周围的人群识趣的散开,只留下大野和挽着他的女友。女友看到金发的高中生看了过来,吓得扯大野。大野只是笑笑拍了拍她的手。

  樱井皱着眉看着大野和女友之间那平稳又甜蜜的气息,气就不打一处来。为什么自己每次都不能好好恋爱。为什么每次身边的女孩子都是长着一张好看的脸,性格奇差无比。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如大野一般好。

*

20-30

  大野注意到日历的时候,已经是樱井生日的第二天了。这几年只是断断续续的联系,过年发发邮件,在外面遇上了就打个招呼。大野终于有了固定的供稿工作,也从家里搬了出来,性子变得温温吞吞,再也没交过女朋友。樱井考上了只在电视介绍里面看过的厉害大学,变成了帅气的大学生。

  想着樱井现在应该已经下课了,掏出手机来发了一条祝贺生日的邮件。

  1分钟之后就收到了回邮。

 【谢谢尼桑,最近有时间吗?很久没和尼桑叙旧了,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赏光一起吃饭吗?我们可以一起喝酒了】

  一起喝酒这个词让大野心动了一下,那个小小的豆丁终于也变成了可以喝酒的成年人。明明是那么爱撒娇的孩子,现在的邮件都变得这样正式和拘谨。

 【今天就有时间】

  一分钟后

【好的,我开车去家里接你?】

 大野想了想,又拿起手机。

 【我已经不住在实家了,你来我的公寓吧。在我家喝】

 

 门铃响起的时候,大野还在沙发上打瞌睡,想着是不是收拾一下,是不是换身衣服,结果穿着居家服就睡着了。翘着头发去开门,门外的樱井提着大包小包,看起来是超市的袋子、便利店的袋子、和果子的袋子等等。

 樱井比以前高多了,头发也变成了整齐的黑色,短短的又精神的露出耳朵。看到自己的瞬间就露出了好看的笑。

  已经比大野要高的樱井,伸手摸了摸大野的头,笑着说,“尼桑,你的头发翘的好厉害”

  大野心里嘟囔着,不就是比自己高吗,现在全然连性格都变成了大哥哥。大约是不习惯这样的樱井,让他的心砰砰跳。

*

25-35

  大野最近变得越来越黑了,明明嘴上叫着忙的没时间再接新稿子,却依然有时间钓鱼,这让他的编辑每次都气的吐血。

  樱井毕业之后没有进入公司,却进入了电视台,只用了一年,就当上了主播。

  樱井的第一期深夜新闻,大野是守在电视前看的。端着啤酒对电视说,“翔君~恭喜了”然后觉得自己像个傻瓜,热泪盈眶。

  和樱井的联系比前两年多了。大多是樱井主动邀约,两人就出去小酌一杯。聊些工作的事,聊些兴趣的事情,聊些家人的事情,唯独没有恋爱的事情。

  有时候大野想,也许某天樱井突然抱着孩子出现在自己眼前说,尼桑,这是我的儿子,这是我的太太。他都不会吃惊。

  可能会有些许寂寞。

大约是因为这样的寂寞,在编辑社的酒会上喝醉的大野,拉着每个人问“有没有见到翔君,我想见翔君”。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樱井的车里,熟悉的香水味,熟悉的侧脸。

  大野自觉是自己撒泼才让编辑不得不在自己的手机里面翻出了樱井的联系方式,理亏的不行,丢人的不行。

  偷偷瞄向樱井。认真开车的侧脸已经有了成年人的稳重和圆滑的轮廓,不变的是有神的眼睛和翘翘的肉感嘴唇。

 “尼桑你醒了?”突然转过来的樱井把大野吓了一跳。

 “抱歉,害你跑了一趟”

 樱井听着他嘟囔一般的道歉,只是笑。搀着晃晃悠悠的大野进了家门,把他安顿好,又开始整理起厨房两天没倒的垃圾。

 大野挣扎着从沙发上爬起来,叫着“你别弄了,明天我自己弄就行。”

 一个踉跄扑在樱井身上,对方好闻的香水味和自己身上的酒臭味对比鲜明,让他的心情又低沉了几分。

  “别弄了…不该你弄的…”大野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觉得,这个人这样好,就快要离开自己的身边,再也见不到了。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樱井搂着发酒疯一直哭的大野,像哄孩子一样拍着,“不哭了…我不弄了,我回房间陪你好吗?智君?”

 突然变了的称呼,让大野也突然变了角色。

 不再是尼桑了。

 扯着樱井不让他走,像个孩子撒娇一样用头在樱井的胸前蹭,就像他小时候蹭自己一样。睡死前,额头上感受到的温热柔软,不知道是不是嘴唇。

*

  28-38

  好想退休啊…,大野最近常常想。被樱井嘲笑太早了,大概还得努力20年才行呢。

  已经是知名艺术家的大野和知名自由播音员樱井,现在同居在一起。

  一次酒后的激情,让大野不得不正视自己对樱井的感情,因为他自己都没想到,在面对樱井时,他会这样失去控制和温柔。樱井撑着腰起来的时候,大野觉得这太过活色生香…昨晚的记忆还模糊的在眼前,脸颊绯红大口喘气的樱井,死死抓着枕头边,指头都泛了白,大野虽然喝醉了,还是心疼的不行,扯过对方的手就放在嘴里,意义不明。樱井那双大眼睛里全是惊慌和不安,和他在电视上的样子差了那么多,却不相上下的让大野移不开视线。

  做了就是做了,道歉或者负责,大野觉得总归是要选一条路的。如果樱井要揍自己一顿,那也是可以的,顾不上穿衣服,裸着就跪在地上,到了嘴边的道歉变成了【我喜欢你】

  还在心里骂自己,说什么胡话啊…就听见床上传来的闷闷的声音,“恩”。

 

  之后不知不觉就在一起的两人,不知不觉就搬到了一起,不知不觉就摸透了对方的生活习惯,不知不觉就产生了默契。

 只是那档子事,大野就没在做过了。樱井也识趣的没有提过。毕竟爱情这个东西,是有柏拉图这个分类的。虽然大野知道,如果樱井去洗澡超过20分钟没有出来,大约就是在自己解决那事,他想这样也蛮好。毕竟男人和男人,还是挺辛苦的。他不想樱井再辛苦一次,让他心疼。

  快四十的大叔,欲望什么的,还是能忍忍的。

 *

  30-40

  两个人的生活过的安静又平稳,工作顺利,感情平稳,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大野的40岁生日,被樱井弄了一个惊喜。

  带着去吃饭,回来的时候,自己坐的副驾驶位上放着礼物和花朵。虽然是个男人,还是个大叔,收到礼物还是开心的,打开来看竟然是对戒。什么时候买的,大野完全不知道,让他更在意的是,樱井一个人去买对戒,竟然不害臊。

  在烤肉店外面的轿车里,两人交换了戒指,亲吻。

  吻变得越来越深的时候,大野觉得要糟糕。许久没有过的冲动在心里乱撞,想要抱紧眼前的人。拉开距离看看对方,眼中竟有一样的迷离和欲望。

 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推开家门就拥吻在一起,跌跌撞撞脱鞋,拉扯对方的衣服,牙齿撞在一起不知几次。像是不服输一样互相套弄,啃咬。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

  樱井的衬衫没剩几颗纽扣,大野的T恤也被扯大了一个码。裤子彻底被脱掉后,两人同时愣了愣。大野想,这样的事情是双方的不是吗,他缠上樱井的腰,拉进了两人的距离。像是得到了许可的信号,樱井就这样一刻不停的做到了最后。

  早上起来的感觉不是很坏…除了后面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有着强烈的违和感外,并没有想象的疼痛。大野觉得,樱井终究还是比自己温柔,细致的前戏和吻让他没有受什么苦。这样想想就更加觉得当年的自己非常差劲。借着酒劲,毫无章法,毫不温柔。

  在床上翻了个身就撞上了四仰八叉的樱井,抬起头来看,睡相依然惊人。爬起来扯出对方压在身下的被子,好好的盖上。顺便在肚子上摸了一把。柔软又热乎乎的。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豆丁了,也不是那个清瘦又拘谨的大学生了。这个男人占据了自己生命的四分之三,将来也会继续下去吧。

  大野顺着樱井的手摩挲上了他的身体,搂住。动作弄醒了熟睡的人,迷迷糊糊的问“怎么了?”大野笑着在樱井的肩膀上蹭,“翔君还是那么好看…我可以再抱你一次吗?”

  问句让樱井抖了抖,小小声说着“疼……”

 “你教我不疼的做法呗?”

 “……这个年纪还要进行教学指导不觉得羞吗……”

 “不~”

 “我羞……”

 “FUFU~”

 “……”

 “让我抱你嘛~”

 “…………ZZZZZ”

 “那我偷袭咯~~~”

“啊啊啊啊啊啊——————”

 

 人的一生如果能活80岁,现在已经过了一半。

 愿剩下的一半人生,始终有你。

END。

===========

  (´・ω・`本来想写写大叔组的题,写到最后没有呼吸也咩有WINK(跪)最近企划太荒凉,感到自己有点失职~_(:зゝ∠)_

  然后互攻其实一直想写的,但是根本写不好,毕竟一旦设定了性格就容易极端,好想尝试双攻感……。(´・ω・`)我还太嫩了。

  10月没事的话我会写写题的………………应该。


评论(18)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