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OS哨向】-Wolf- Ⅰ

*哨兵O X 向导S(请先了解哨向设定后再阅读)

*私设多!多!多!

*并不是初次绑定!注意!

*微微黑暗,有点虐身(跟往常的文风比…)能接受的……请。

*背景设定,就不单独写了,我还是希望能从文里的点滴渗透自己的私设…不太喜欢让大家读指南。

*副CP竹马,是向哨!←注意!

=======================

  天空比往常灰暗了很多,鸣枪的声音让远处树枝上的鸟儿四散飞起,樱井习惯性的揉搓起黑色西装的下摆,良好的面料触感令他安心,能稍稍忘却现在弥漫在空气中的悲伤。

 

  棺木被一个一个抬入位置,盖在上面的是属于国家的旗帜。军官叮咛的将棺木上的旗帜撤下,叠好,恭敬的递给在旁边抹着眼泪的家属。

  这个时间有点漫长,因为棺木真的太多。一,二,三……樱井在心里默默的数着。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堪称已经和平的年代,流血和牺牲依然发生在世界的一些角落。而那些在前线献出生命的人,有的甚至不是因为战斗。

  

  樱井抬起头看向家属所在的方向,那里却有一个男子吸引了他的视线。

  笔挺的军装,胸前戴着不止一块荣誉勋章。面色十分的灰暗,眼下的乌青让樱井担心对方是不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手中拄着一个手杖,看起来腿脚不太方便的样子。

  以前作为实习医生的自觉,让樱井多观察了一下那个人。他手中也抱着一块被折叠整齐的旗子。

  死去的人,是他至亲吗?

  那样数量的勋章,他也是战士吗?

  

  这样的年代,能得到如此多奖章的人,大都是哨兵。所以那个人……。

  这样的思考让樱井不知不觉的伸出了思维触手,就像医学院老师说的那样,只需要轻轻的,温柔的,安抚对方,就能同时获得一些信息。

  樱井悄悄地看着对面,突然对方看了过来,眼中充满了惊讶和些许愤怒,这把樱井吓了一跳。同时自己的思维触手也被结结实实的弹了回来。

  被对方拒绝了。

  樱井有些沮丧,但葬礼毕竟不是一个进行精神梳理的好地方,刚刚得到心理咨询师职位的樱井,为自己的操之过急稍稍后悔了一下。

*

  “唉!?然后你就大大咧咧的在那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去碰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哨兵的精神图景???”

  眼前叫做相叶的青年眼睛瞪得大大的。

  “超不礼貌的!翔酱,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冒失啊!”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塞了一个炸鸡块在嘴里。

  樱井自知理亏,在桌子下面搓着手指。“我只是…想让对方不那么难过……”

  相叶混着嘴里的炸鸡块义正言辞的说,“这种行为就像钻进第一次见面的人的浴室单间,还嚷嚷着来比大小一样的唐突呢!”

  原来你也知道这样做超没礼貌还很唐突啊……樱井默默的在心里念了一句。

  “别低落了~”二宫举起手中的酒,“今天本来是要庆祝翔酱正式成为心理咨询师的聚会不是吗?”

  樱井点了点头,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他想,明天他就要从满是血腥味的急诊室换到安静高雅的单人诊室了,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小小期待,为了迎接第一个病人,他甚至决定从家里挑选一包熏香带去。

*

  第三次精神绑定失败让大野智发狂了起来。冲进来的守卫用麻醉枪击中了他。

  大野在地上翻滚着,被射中的地方传来火烧一般的疼痛,直刺大脑,占据了全部的思考空间。曾经那个人留下的空洞被各种杂乱的信息充斥。

  痛苦,难过,恶心,狂暴。

  这一切都一点点的侵蚀着大野的精神。

  不该是这样的…他本来,他们本来不该是这样的。大野的身体先于脑子失去了行动能力,他只能直勾勾的瞪着眼睛,看着进来的医务人员把被自己打伤的小向导抬了出去,眼前变得模糊,带着奇怪面具的家伙用枪指着他,有人扒开了他们冲了进来,一个除了死去的那个人,另一个能让自己安心的存在。

  大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松本润在隔音房里翻看着资料,身后的单人床上有了声响,他扭过头,看到大野爬了起来。

  “大野桑~早安~”

  大野看到他的脸,扯出了一个疲惫的笑。他低头摸了摸自己的手腕。

  “不绑住我……可以吗?……我今天,又发狂了吧?”

  大野的声音虚弱的让松本有些难受。

  “不用了…已经给你注射了向导素,现在感觉好些了吧?”

  大野点了点头,两人之间失去了对话,只剩下松本在翻看资料的纸页声。若在刚才,这声音一定会让他发狂,就像锋利的纸边割在心头一般难受,但是现在,大概是向导素的原因,大野觉得五感的水平已经下降到可以控制的范围,再加上眼前的人是从小就住在隔壁的小包子,令人安心。

  “他没事吧?”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大野。

  “谁?”

  “那个…被我打伤的孩子……”

  松本抬起头看着他,微微笑了笑,“别担心,只是外伤。”

 

 *

  大野智已经是第三次弄伤被送来与他精神绑定的向导了。

  但这却不是他第一次绑定。

 

  14岁就觉醒了哨兵的能力,大野被军队从家里抓了出来,再也没有回过家,再也没有见到过妈妈。军队的训练让他日复一日变成了一个强壮敏捷的哨兵,却越来越孤僻。不训练的时候,他只能在属于自己的隔音房里待着,随着年纪增长,他变得对外界的声音和触感越来越敏感,以至于无法进食和睡眠,那时大野才16岁。远远不到部队会官方配给向导的年纪。只有去医务室申请医用向导素才能压制住大野的狂暴。

  然后他遇见了那个人,那个同样被从家里抓出来,同样过着紧闭的培训生活的人,不同的是,他是一个向导。

  所以当大野18岁的绑定仪式上,见到站在自己对面的是那个人的时候,竟然有种轻松的心情。

  他此生第一次对另一个人敞开心灵。第一次作为一个哨兵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向导,心灵有所依靠,原来是这样令人安心又令人强大的事情。

  那时他们是训练场上最好的搭档,作为介绍人的松本都感到震惊,他只是听起大野提起过一个少年,于是他为了这个曾经是自己邻居,却突然某天就被抓走了的大哥哥做了一点努力,他找到了那个向导,并且配给了大野。

  

  只是哨兵和向导的绑定并不如想象的简单。觉醒太早的哨兵总是容易太过敏感,在精神绑定的途中就弄伤对方是常有的事情。

  松本也没想到大野会如此顺利的就接受了对方,并且两人的相性如此的高,他从心里为他高兴,他想,未来的日子,不会更糟了。

  在海外维和部队里的5年让大野和他的向导获得了不少荣誉。他常和大野说起,如果退役了,要去看看大海。大野笑着答应。 被派到战乱地区的第三个月,一个绑着炸弹的人在正巡逻的他俩身边炸开。大野在昏倒前看到的是比自己高的那个人,挡在自己眼前的影子,被鲜血模糊了双眼,失去了视觉的下一秒,浅意识的用精神触手链接对方来确认目前的状况。却只剩下一片黑暗。

  啊…那个人……不在了。

  这是大野记得的最后的事情。

*

  “您好!我是今天开始在心里治疗组担任治疗师的樱井翔!”

  松本抬起眼看了看眼前的人,精神焕发的新人医师,穿着一整身运动服,比起来上班,看起来就像来散步,虽然这里已经算后勤,对服装并没有硬性规定,穿的像是要上台演出的自己也没资格评论别人。

  “您好,我是后勤部的松本润…后勤部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YES SIR!我可以在办公室里面点熏香吗?”

  “…………太小的事情就不用找我了,自己看着办吧。”松本挥了挥手,眼前叫樱井的青年意气风发的退了出去。

 

  松本又低头专注于手上的文件,一页一页,全是部队中尚未绑定的向导资料。他想要给大野再寻找一位向导,他知道这样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他相信大野是个奇迹。因为据资料记载,他是国家开始登记哨兵向导的人事资料以来,第一个在绑定后经历了向导死亡却没有精神崩溃的哨兵。

  或者说还没崩溃。

  松本看了很多资料,他知道哨兵的五感十分敏感又脆弱,他们天生需要向导的帮助才能发挥出身体的超常潜能,绑定超过五年的老搭档除了默契度上升,甚至会产生精神依赖,也正是如此,很多哨兵和向导的搭档会在双双退役后最终同居在一起。

  国家的绑定法案没有硬性规定,只要求了觉醒的孩子需要立刻进入“设施”隔离,在18岁时安排绑定,然后开始执行任务。

  但却没有规定退役后的哨兵向导的去处。

  在那样战火纷飞的前线,一对一直在一起的年轻人,难免会生出跨越绑定的情愫。

  松本知道那个超越了精神绑定的行为叫身体绑定,那是法案之外的灰色地带,从未有长官要求过两个被绑定的年轻士兵发生关系,军队的军规只到【精神绑定】为止。但据他所知,大部分的哨兵和向导都进行过身体绑定,毕竟那是更加稳定,能发挥更大能力方法。

  松本觉得这样很奇怪,毕竟他认为,那样亲密的事情,不应该因为【规定】或者是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而进行。他想那应该是人类更加质朴更加纯粹的心情表现,比如爱。

  他不知道大野和他的向导进行到了第几步,但一直进行精神依赖的两人,在其中一方死亡后,有95%的概率会精神崩溃,特别是敏感又脆弱的哨兵。他也见过从战场上回来的失神的向导,就像一个布娃娃一样,徒留下呼吸和心跳,比死了还令人难过。

 

  但大野不同,他活着回来了,在他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说“小润?………”的时候,他几乎要哭出来了。

  但活着回来并不是噩梦的结束。失去了向导的大野就像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越来越容易发狂的精神让他不得不每天被关在隔音房里。只有再次绑定能停止他的精神崩溃,否则,无法执行任务的大野将会被强制提前退役。退役后的哨兵将不再享受部队提供的绑定推荐,大野将会失去再次绑定的机会,慢慢的被狂躁吞噬。

 

  松本揉着太阳穴,想着哪怕只有一点可能也好,即使不绑定也好,如果大野不再抗拒别人的思维触手,至少他还能暂时找人来帮他梳理,让他不必这么痛苦。

  资料翻到了下一页,松本愣了愣。抬头看向门口,刚刚樱井离开的那扇门。

*

  办公室里燃起了薰衣草的香味,樱井开心的在屋里转着圈,一只大狗形态的量子兽也欢快的跟在他身后绕。

  樱井拍拍沙发上的大坐垫,又摩挲一下平整的红木桌面,最后坐进转椅里转了一圈,伸了一个大懒腰,喉咙里发出舒服的低吟。身后的大狗也感觉到主人的惬意,趴了下来在柔软的地毯上享受着宁静的时光。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樱井立刻坐正,清了清嗓子,用温柔又磁性的声音说了声“请进”,满心欢喜的迎接他的第一个病人。

 

  门后探出了二宫的头。

  “什么啊…是NINO哦…我还以为是病人……”樱井泄了气一样趴在了桌上。

  二宫抿起嘴唇笑了起来,关上了门,坐在柔软的躺椅上。

  “你可以把我当成病人~”二宫笑眯眯的翘起二郎腿。

  樱井似乎毫无兴趣,还是一手托腮一手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划拉了起来。

  “那么…二宫君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要倾诉呢?”

  “唔啊!!你这样是怎么通过考试的,OUT!OUT!……我要是你的考官,早就让你继续滚回急诊室了……”二宫惊讶的尖叫着。

  樱井委屈的抬头,看着少年样的棕瞳盯着自己,露着笑。

  “翔桑昨天很不像自己哦,对不认识的人伸出思维触手什么的…一点都不小心~”

  樱井的脸垮了下来,他就知道二宫会提起这件事情,嘴角带着笑,就像在调笑他。

*

  樱井一直都是发育比较晚的,觉醒的时候已经17岁了,豆丁一样的身高突然窜高,觉醒的向导能力也令他十分不适应。

  当然最不适宜的是,觉醒的第二天,他就被军队的人连捆带绑送入了基地。

  开始樱井很不愿意,这里的训练很累,但食物是不限供给的,当然是为了满足哨兵的高需求。而教官总是惊诧于他身为一个向导,却能在自助餐厅的取餐前线和哨兵一起战斗……当然这种战斗即使功勋累累也并不会发奖章。

  樱井作为一个向导是深得好评的,他的一切思维训练课程都是A+,但是体能课程基本都是C,这让他的教官伤透了心,本来他以为他能将樱井训练成一个能上前线的高级向导,但现在看来,把他送去前线就等于送死。对于一个精神触手使用熟练的向导来说,送死还是太过可惜,最终樱井被安排在了国内的特战部门,进行一些没有太多难度的任务,比如人质谈判,比如安抚受伤人员。在这期间,他还去考了医师执照,为了不止从心理,也从身体上帮助患者治愈伤口。阴差阳错的就在急救班待了下去,时间久了,都忘记自己也是曾经在枪眼下靠精神控制解救过人质的英雄呢。

  这次被调回营地,樱井第一个就申请了心理咨询室,后勤的活动本不多,加上都是战士的哨兵向导,很少会向别人吐露烦恼,樱井知道,大多数人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求梳理。而自己也只需要按照要求让对方精神依赖就好。

  虽然知道这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却还是在哪里希望着,如果能拯救谁的心灵,就好了呢。

  所以他看到那个哨兵空洞又悲痛的眼神时,不自觉的动了恻隐之心。

 

  “翔桑总是这样,看到难过的人就放不下,明明自己都怕的要死了,还想上去帮忙呢。”二宫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抬起头对上了二宫笑眯眯的眼神。

  让他想起了和二宫的第一次见面。

 

  那时候相叶和二宫两个人住在混乱区。没有什么钱没有朋友。

  樱井那时刚刚当上实习生,在跟着市区巡逻队做各种任务,休息时间会一个人在市区闲逛,寻找好吃的东西。因为向导的律条不如哨兵严格,总体来说,向导在觉醒后,如果身体条件和精神稳定,并且有了固定的供职,就可以回归到社会,甚至可以回到父母家住,或者找个普通人结婚生子,只是供职于军队,身为向导,只要还没被绑定,并且年纪尚好,就随时有可能被召集送去和刚刚成人的哨兵绑定。

  二宫觉醒后被要求必须进入设施培训,而当时相叶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他只是抱着不想和小和分开的念头,一起跑到了首都。一年之后,二宫的培训结束,体能和精神力都一般的二宫,将来大概也就是在城里的警署找个一般的职位,或者在后勤继续工作,这对他来说已经足矣。

  白天,二宫去设施里培训后,相叶就会去打工的中餐馆洗盘子。直到有一天,摔碎的盘子划破了相叶的手,本来就有些低烧的他,看到了血感觉脑子就像被重击一般,他听到了水池里哗哗的水声,锅中炖着汤的咕咚声,老板娘在外面和常客闲聊的声音,马路上小狗疯狂嚎叫的声音,一切都像洪水一样冲击进相叶的大脑,好难受好难受…好想让这些声音停止,越是疯狂的挥动手臂,鲜血越是涌出,疼痛刺激着大脑却不能停下。

   意识渐渐清晰的时候,相叶手里拎着门口那只小狗的尸体,满手鲜血。眼前全是武装完备的机动部队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

  一个穿着迷彩运动服的青年扒开包围他的人群,冲过来挡在他的前面。

  他只记得自己伸出手,就感觉到青年看着他的眼神全是包容,脑中混乱的声音消失了。相叶跪倒在地上,栽进了青年的怀抱,青年揽着他的手有力又温柔。他听见脑中有个声音。

  “我叫樱井翔,你呢?”

  “AI——BA……”撑着最后的力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相叶觉得周身都被热气笼罩,脑中没有那么难过了,却有难以抑制的冲动在身体里面游走。叫樱井的青年瞪大了眼睛,仿佛被吓到了一般。

  “是觉醒后的结合热!翔!你还没有被绑定!太危险了回来!!!”身后的谁这样叫嚷着。

  “不行!现在如果不管他,会发狂的!”

  相叶感觉到樱井的手微微颤抖着,却没有松开他。他努力压制着徘徊在身体里面的冲动,脑中想的全是那个人。直到他听到那个令人安心的小尖嗓叫着自己的名字推开人群。

 

  后来,相叶和二宫一起进入了部队。樱井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两人已经绑定完毕了,不出意料的结果。樱井每每想起当时二宫扒开人群大叫着“笨蛋!!”抢过自己怀里的人,下一个举动就是吻上了对方的唇。

  哎呦我的妈……樱井当时真是愣在原地,这对一个刚刚入职还没绑定过的小向导来说太惊吓了。现在想想,那时刚刚觉醒爆发结合热的相叶,忍住了对自己的攻击,直到二宫出现,也是很伟大的。

  可歌可泣…。

  偶尔樱井也想感受一下,自己会成为某个人特殊存在的那种感觉。

 

========TBC=========

  改了两周的第一话……最近换了工作开始疯狂的忙。这篇大概是……周更吧……但是依然是结局已经大体想好,只差填空,只要有时间码字,会慢慢的写完………………。

PS·因为个人总是不喜欢【固定】的事情…所以注定要绑定生活在一起的哨向关系太像结婚…总觉得没新意,总是想在体制外寻找发挥的余地,想写这样的哨向,所以试了这个设定。

感谢 @鱼味樱花饼 帮我一起头脑风暴整理出设定么么哒!!!

PS·又PS……万一有BUG…………容我以后写完后面回来改,还有些通常设定里面是BUG的东西,其实在后面会解释,也变成了私设就是了OTZ……请用温柔的目光包容喜欢私设的我。。。

第一话废话有点多,以上。

评论(20)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