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OS哨向】-Wolf- Ⅱ

*哨兵O X 向导S(请先了解哨向设定后再阅读)

*私设多!多!多!

*并不是初次绑定!注意!

*微微黑暗有点虐身(跟往常的文风比…)能接受的……请。

*背景设定,就不单独写了,我还是希望能从文里的点滴渗透自己的私设…不太喜欢让大家读指南。

*结尾处有木更津组出现(后面也会有戏份请做好心理准备)

===============================

   这两天大野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因为松本好像被难住了,没有把新的向导送来给自己绑定,所以他也不用为了精神绑定前的准备而停服三天向导素了。连续服药令他的精神稳定下来,但不能被向导梳理的精神图景,仍然处在危险的边缘,也许下次发作就是崩溃也不一定。大野现在就像一个炸弹,他甚至能听见自己身体里的滴答声,渐渐引导他走向未知的前方。

  葬礼后的一个月,大野第一次自发的走出隔音房,在松本十分担忧的眼神下挥了挥手说要一个人静静。只有松本知道,在大野的世界里,如果没有能令他依靠的向导,是没有可以让他宁静的地方的。

 

*

  兜里揣着两剂医务室派发的便携向导素,大野走进了后勤部的人工花园里。

  以前他从不知军队里还有这种地方,这和他待的训练营和前线都完全不一样,就像一个真正得到了和平的世界一样,溪水顺着人工水渠流进湖里,水面时不时会有鲤鱼的影子。岸边的柳树枝繁叶茂,因为太久没修剪,柳条几乎垂到了地上,盖住了岸边的木长椅。

 

  大野突然觉得很好奇坐在里面会是一种什么感觉,他撩开垂下的柳枝,坐进了被遮挡的座位。隐蔽自己让他感觉安全,也许是在战场上留下的习惯。

 

  他想起那个人总是不如他擅长隐蔽气息,他总是气哼哼的说下次不要跟你搭档了,我要换人换人!两人也吵的不可开交过,却知道是不可能分开的。因为大野甚至不知道精神绑定解除的方法是什么,也许根本没有?

  但这样也好,因为即使没有对话,没有交流,只要肩并肩坐在一起,他就能感觉到那个人的思维触手穿过了自己的精神屏障,抚摸着他心尖上那些毛毛躁躁的刺,最终让他安静下来。

  大野想,也许自己的一生就会这么过去了。两人会一起退役,一起生活吧。

 

  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彼此也许就可以坦然的接受身体的绑定了吧。

 

  大野深深呼了一口气,远处好像飘来了另一个人的味道……不,不止一个人。他好奇的探出头去。

 

 “等等!!你跑的也太快了!!你是故意的!我!我是说慢跑!”

  一个穿着全身灰色运动服的青年一边大呼小叫一边追着一只金黄的大狗。青年累的气喘吁吁,一个绊倒栽在了草地上,动静不小,让大野都微微皱了眉。一定很疼。

  跑在前面的大狗看到青年摔在地上,又掉头跑了回来,刚一跑近就被青年揪住了腿,“我抓住你了!!是我赢了!哼!看我把你收回去关一周禁闭!”

  大野眨了眨眼睛,看到那条狗脖子上的项圈,挂着象征级别的军衔,那是一只量子兽,大概是属于青年的吧,只是,军规难道不是禁止在训练场和治疗室以外释放量子兽吗…。好像曾经有过突然陷入狂躁的哨兵量子兽失控,造成了很大伤亡的事件。毕竟不管是哨兵和向导,还是他们的量子兽,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只是令人害怕的怪胎而已。

  大野消除了气息,躲在被柳叶遮挡的地方偷偷看着,青年和大狗在湖边的草地上滚作一团,青年的嘴里嚷嚷着“我要收了你!”却从没见动手,只是不痛不痒的和他的量子兽打闹在一起。

 青年被大狗舔的连连求饶,洁白的脸颊因为刚刚的运动泛着红晕。虽然衣服和头发上都沾了草,但是干净的脸庞和好看的大眼睛让大野一度以为自己见到的是个女孩子。摇了摇头,不可能呢,那么厚实的溜肩。

  内心一瞬的动摇让他放松了隐藏,湖边的青年好像感到了什么突然警觉的抬起头四处张望,把自己的量子兽紧紧抱在怀里。大野看到他受惊吓的样子,活像一只大仓鼠,为什么量子兽形态会是大狗呢,真是不合适,摇了摇头,他撩开柳枝走了出去。

 

  随着大野的走近,樱井吓得把狗藏在身后,战战兢兢的样子好像也传染了大狗,它耷拉着耳朵可怜巴巴的等着挨训。

  “对…对不起!我不是……我……我以为这里没人……就……就让它……出来散散心……”青年英挺的眉毛纠结成了一团,看起来有点好笑。而大野根本没想责怪他什么,更何况,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军衔,看量子兽的级别,搞不好眼前的青年比自己级别还高呢。

  大野微笑着摆摆手,“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因为很可爱嘛。”

  樱井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摸着躲在身后的大狗的脑袋,“还好你很可爱知道吗!”

  大野微微笑着看着青年,伸出手,“我叫大野智”。

  青年终于抬起眼与他对视时,他想,啊,真是好看的大眼睛,没想到军队中还会有这样好看帅气的人,大野看着青年伸出手握上自己的。

  “我叫樱井翔”

  

  樱井盯着眼前男人的脸,突然恍然大悟一般。“你是!?”

  大野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一副好像认识自己的样子,“对不起,我们见过?”。

  樱井有些尴尬的收回手,揉着运动衫的边角,“那个…那天葬礼上…”

  啊…原来是在那里见过吗?大野很想好好回忆,这样帅气的人,他不会见过没有印象,但如果是葬礼那天的话,就很难说了。

*

  那天阴暗的天气令大野从起床就十分难受,为了接受松本给自己安排的精神绑定,他已经有两天没有服用向导素了,差不多要是极限了。

  晕眩感从脑袋离开枕头时就开始缠绕着他,这样的状态是不能被允许外出的,他的五感已经开始敏感到会注意空气的流动,注意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注意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军靴踩踏楼梯的声音。

  大野知道,他需要忍耐和被转移的注意。只要封锁五感,只要尽力用别的转移注意……。

  他的指甲刺进了大腿的皮肤,一道道的疤痕上又被划开了新的伤口。疼痛顺着神经击打着大脑,被放大的痛觉掩盖了一切。大野喘着气,扯出抽屉里的绷带,草草的缠上伤口。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取过立在墙角的手杖,重新穿好了军装,挺直了身板。

 

  松本走在大野的身后,看着前面人有点跛的一条腿,微微皱了眉。他悠悠说道,“你知道,你的状态是不能去的……”

  大野头也没有回,也只是悠悠的回道,“我知道…我只是想去送他最后一程”。

 

  鸣枪的声音令大野紧紧闭着眼,就像爆炸的声音近在眼前,他握着手杖顶端的狼头雕饰,用力的像是要捏碎它。怀里是刚刚从那个人棺木上撤下的旗子,整洁又冰冷的一团。他忍耐着头晕目眩,甚至看不清那个人的棺木被抬入了几号集体墓穴里,真是好笑,明明是来送最后一程的,自己却连看都看不清。就在他觉得被封闭的五感要不然即将爆炸,要不然就会将自己的精神扯入黑暗的时候,突然被人碰触了。

  一个小心翼翼的,轻柔的触手抚摸在了自己的精神屏障上,那种感觉令人久违也令人依恋,但是下意识的心中警铃大作,大野猛地抬起头弹开了对方的思维触手。啊啊…………还是,无法坦然的去接受别人吗。

  那天直到葬礼结束,大野也不知道是谁在那样的场合突然对自己出了手,他的意图是怎样的。

*

  樱井盯着眼前人,好像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应该跟这个不太熟的人聊什么好,特别他们第一次的见面,还是以自己的失礼为开端,虽然对方好像完全不记得。

  “你的腿……痊愈了呢”

  嗯?大野莫名的看向樱井,对方一副努力寻找话题的脸。但一上来就被问道那天的状况,大野有些小小的心虚,就像做的坏事被发现了一样。

  “嗯……哨兵的痊愈力总是很强的……”

  “啊…这样……”樱井变得有点紧张了。眼前的人是个得过很多荣誉勋章的哨兵,那么一定是很厉害的人,那天冒昧的试探让他没能探入对方的思维,他甚至没能确定对方的身份,不过这样也好,人类的交流本来就应该如此。樱井开始对这个不肯打开精神图景的哨兵产生了兴趣。也许不通过这样那样的能力也好,也许他们可以用言语来交流,就像普通的人类间的朋友一样。

  他,还想有机会再见到这个人。

  “我…在后勤的心理咨询室当咨询师的,以前也是医生的,如果大野桑再受伤的话,可以来找我哦”

  看着樱井爽朗的笑容,大野觉得心情好像变得轻松了一些。

*

  松本从大野的嘴里听到樱井翔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以为他听错了。

  没想到几乎不出门,并且从战场回来之后基本就和人没有交流的大野,会认识那个刚刚进入后勤部的樱井。松本没有深究他们是怎么认识的,至少大野询问起那个人的时候,眼神里有那么些柔和,是松本很久没见过的,就像很多年前,他问起那个人的名字时的样子。

  “你需要我帮你们安排绑定吗?”松本并不是没考虑过。樱井翔的年纪和大野正正合适,这个年纪的资深向导,还没有绑定的已经几乎没有了,也许像樱井一样阅历丰富的人,可以打开大野的心。

  大野愣了愣,微微笑起来,“不,不是…我只是,想去他的治疗室试试看,也许可以好些”。

  松本点了点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听见大野轻声的说,“我不想伤害他……”。

*

  樱井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弄得他身边的大狗也很不耐烦,喉咙里发出轻哼,好像在抗议。

  “你说,他会不会迷路??我是不是去大门等着比较好?但是我出门后要是错开了,他以为我不在怎么办??”樱井絮絮叨叨的趴在窗户往下看。

  身为后勤部的心理咨询室,每天的预约都是后勤部管理的,总体来说,医师们只是知道自己何时有空,而预约时间,有几个病人,病人都是谁这种事情,就无法选择了。樱井也只能每周五从松本那取回未来一周的预约表,查看自己有哪天要坐班,有哪天可以溜出去吃荞麦面。

  通常病人们都不喜欢预约下午,毕竟大早上就来和治疗师扯皮,没有人愿意。他翻开这周的预约表时,心脏扑通的跳到了嗓子眼。

  周一的位置,没有写时间,只有一行字【大野智-少尉】。然后再没有别人。

  樱井安抚下受惊的心脏,这证明他一整天的时间都被大野预约了,他可以选择他想要来的任何时间来敲门。以前樱井见过这样的事情,还在做实习医的时候,听同期说,校级以上的长官不管看病取药还是体检,都是这样预约的,因为长官们都是很忙的,要抽出时间来预约医生是很麻烦的,所以会预约下医生的一整天来为自己服务。那时的自己觉得,这些长官都是麻烦的家伙啊,无所事事一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等人不是很烦?

  现在的他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只想着快点整理干净被自己弄得乱糟糟的书架和沙发,然后点上一盘熏香,冷静下来等大野的到来。虽然他也有暗暗怀疑过,只是少尉需要这么大张旗鼓吗……。摇了摇头,不能对长官不敬…。

*

  大野根本不想承认自己在找樱井的1-25号治疗室的时候迷了路。服用向导素后平稳的五感让他也没办法通过听觉或者嗅觉来寻找樱井,正在苦恼的时候听到了楼道尽头的某间房里巨大的声响和一声尖叫。就算自己不是哨兵也能辨别的方位,他跑了起来,推开了那扇门。

  樱井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呻吟,周围的地板上散落着书本还倒了一把椅子。

  顾不上打招呼,大野冲过去蹲在他身边慌忙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躺在地上的樱井被大野又是摆弄胳膊又是摆弄头的动作逗笑了,“大野桑……我没事的”,樱井想爬起来,不过后背还真的有点疼呢,反应能力和当时培训时一样慢,怪不得教官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脸看自己。吱呀吱呀的声音,樱井莫名的抬头看去,刚刚因为自己摔倒撞击了书架,书也散落了一地,现在在大野身后的书架竟然因为顶部散落的两层书而晃动了起来。

  “大野桑!!危险!”

  自己来不及躲开,只想让大野注意身后,但他忘记了大野是个训练有素的哨兵,书架要倒下的一瞬,就单手撑住了整个书架。樱井惊慌的看着大野淡然的表情,和他身后倾斜的书架。

  “你……要不要紧?可以起来吗?”大野的声音格外温柔,让樱井心脏又怦怦地跳起来,训练有素的哨兵果然是很帅气的,他盯着大野的眼睛,有着坚定和温柔。两人的视线缠在一起,却没注意已经倾斜的书架上的书本开始滑动了起来。

 

  樱井觉得眼前一黑,乒乒乓乓的一通声音,再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大野的那只依然撑住书架的手,那本放在书架顶层的10厘米厚的词典从大野的背上滑到了地上。两人贴在一起紧的不像话,大野用另一只手紧紧抱着他,替他挡下了书本的直击。

  啊啊啊,天啊,简直丢脸到极致,樱井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因为自己的迟钝让自己的病人受伤了。

  “大野桑!!?有没有受伤!!?”樱井在大野的怀里挣扎着,怀抱却越来越紧,结实的手臂仿佛在颤抖。这让樱井吓坏了,毕竟对方是自己的长官,有什么闪失……。

  就在这时大野松开了手臂,樱井呆愣的看着大野笑得有点抱歉,“能帮我,抬起书架吗?手有点麻了”

*

  那天晚上,大野做了一个梦,梦的开端还是如往常一样,被血染红的视线,从红色变成了黑色。经历了太多次的梦境,让大野也可以坦然的面对了,这让他知道,他还没有逃开,又或者一辈子都不能逃开。那个人留下的黑洞吸走了大野思维中的全部光明,把他自身也渐渐的扯了进去,他知道这是一个梦,只要醒来,他还是他,觉得也许这样陷入黑暗也很好。却好像听见了谁呼唤自己的名字,充满活力的,好听的声音。

  “大野桑!!”

  大野猛地睁开眼睛,透过厚重隔音玻璃射进来的阳光洒在洁白的地板上,空气中沉浮的灰尘有节奏的跳动着,他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么愉快的清晨了。睡得不算安稳,醒来的也并不平静,耳边仍然充斥着噪音,眼前被光线晃的不能直视前方,踩在地板上的脚感受到了冰冷坚硬的触感,一切都算不上美好,却令他感到愉悦。因为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他第一次想着另一个人醒来,一个活着的人,一个叫做樱井翔的青年。于是这个不够完美且有着很多缺陷的世界,因为另一个鲜活的生命而变得令人充满期待。

  大野心想,他值得再试一下的,去找松本,申请一个绑定的名额,渐渐康复起来,回到部队,执行任务,然后总有天会退役。他想,他和樱井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他要感谢他,虽然具体因为什么,大野也说不清,毕竟樱井还并没真正的给他治疗过,非要找个理由的话,也许是他从那个人的笑容中获得了重新站起来的力量吧。

*

   松本润听到大野表示想要再试一次绑定的时候,他以为他听错了。他知道那个人在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之后,本来就难于再向谁敞开心扉,但试着再次绑定是松本执意想要帮他的,他曾经认为大野是讨厌这样的,什么样的事情让他改变了主意呢?

  看着大野递上来的心理治疗室预约表,松本觉得也许他应该再等等。

 

*

  樱井每次在治疗室的时候,都会放出他的量子兽,因为这是难得少有的可以允许放出量子兽自由活动的场合。要知道,为了保持开朗和健康的心态,象征精神形态的量子兽的健康状况也是很重要的。

  况且,热情好客的大狗,经常也能让被治疗的人敞开心扉。偶尔对方也会释放出自己的量子兽,那样就最好不过,这证明了对方的信任和放松,也让樱井感觉到自己的成功。

 

  大野坚持每周都来诊室,已经一个月了,但樱井至今没见过大野的量子兽。他从不主动询问这样的事情,毕竟有些人觉得量子兽是很私人的范畴,如果不小心冒犯了对方就得不偿失了。

 大野每次都会逗弄着樱井的大狗,一副很是喜欢的样子。有时候让樱井甚至觉得自己的存在有点多余,也许他只需要狗在就可以了。明明面对别的病人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为什么唯独到了大野智,就不知怎么办才好?

  樱井在心里把大野默默的归到了【疑难杂症】里。

  

  看着眼前的笔记太过认真,樱井都没注意下一个病人已经进了屋。

  “斑比~~~~”

  一声就把樱井吓得跳了起来,大叫一声“到!”

 

  冈田笑翻在沙发椅上,“别紧张~~我已经不是你的教官了。听说你回来了,就来看看你。你回来都不跟我打招呼,是不是需要我用US修道来教训你??”

  樱井吓得出溜出溜的坐回了椅子上。

  “前辈……别闹我了…………”

 

  冈田准一是樱井还在培训时的体能课教官,也是其中一位在自助食堂输给过樱井的精英哨兵。对樱井来说,冈田一直都像哥哥一样。是严厉又温柔但是偶尔也有点可怕的前辈。比如现在问着自己有没有绑定的样子……和催婚的老妈有的一比。

 

  “前辈还不是一样没绑定,身为哨兵都没绑定,我只是向导,绑定不绑定都无所谓的。

  冈田微微笑着看他,“那大概也是因为你没遇到而已。”

  不知为何,大野有点圆鼓鼓的脸颊浮现在了眼前,樱井甩了甩头,让自己的心跳恢复到正常频率。

 ===========

感觉自己越扯越歪了(。。。。对我不严谨的私设就请……用微笑守护吧(??)

评论(27)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