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SO】如果,我不是岚-下【END】

*现实向,穿越。

*翔X智,本话稍有R内容。

*告白的很突然…后记有为自己找借口…

*前话指路:  

========================

  樱井做了一个梦,梦里大野微笑着望着自己,那样子熟悉又亲切,是那个跟自己相处了十几年的人的神情,他有些激动却不敢相信的轻轻唤着“智君?”

  对方果然笑着回应了,然后转身哒哒哒的跑的更远了一点,向着樱井挥着手。

  樱井猛地坐起,模糊的视线终于对焦到的,是温泉宾馆的天花板,他揉了揉眼睛,望向旁边,却不见大野,窗外已经日上三竿,樱井的肚子饿的咕咕叫,终于叹着气爬了起来。

  到了大厅时,他看到大野坐在藤椅上对着静谧的日式庭院发呆,手中还抱着老板养的肥胖的花猫咪。猫咪在大野把手抚上它的头的同时,就探出脖子去迎合他的抚摸。

  在樱井看来,那样子可爱极了。不管是猫还是大野。樱井觉得眼角有些湿润,这个人不管是不是那个他,不管换了怎样的生活环境,不管和怎样的人相处,都是那样的平静。就像他以往对待自己一样。

  说着最喜欢翔君了,却在节目上选了别人,;说着想见翔君了,但是却还是和别人喝的酩酊大醉。仿佛无法令他成为任何人的,尽管自己是那样的想要拥有。

  大野用余光看到了呆立的樱井,莫名的转过头,就看到对方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他急忙忙的放下猫咪跑了过来。

  “怎么了?”

  樱井笑着摇头,“起床没有找到你,以为你走了……”

 大野愣了愣,猜想着也许另这个男人如此难过的上一段感情就是不告而别终结的吧。他无奈笑着说,“翔君有时候像妈妈,但是有时候真的很像弟弟呢。”他伸出手来摸上樱井的头。樱井想起了刚才的猫咪,下意识的低下头在大野的手掌里蹭了两下。

  大野被他的举动逗笑,“翔君,真可爱呢”

 

  从温泉回去的路上,吃过午饭他们还去了卡拉OK。大野唱着时代根本就不对的演歌,声音清透却带着没有经过训练的稚嫩,唱不上去的地方有好多,他扯着嗓子嚷,让樱井笑的喘不上气。樱井唱着99年出道的女歌手的情歌时,大野笑着按了录制键。出门的时候,店员把碟片和收据递给他的时候,樱井吓了一跳。大野笑眯眯的捧着碟片说,“翔君唱的就像专业歌手一样,所以要留作纪念”

  还去了能自己烧制陶器的店,他们在盘子上写着留言,出门才发现只做了一个。大野把它塞给樱井说,“留给翔君吧,我有翔君的碟片做纪念~”

 

  车子开在回东京的路上,樱井看了看身边已经熟睡的人。露出了微微的笑。

*

 

  天气热了起来,凭借在之前的世界被训练出来的完美处事能力和态度,樱井在公司里晋升的速度也令同期的朋友震惊。总是拍着他的肩膀惊讶的问,“你的时间安排能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樱井总是在心里抹了一把汗,果然在娱乐圈被训练出来的高强度工作习惯也是有用处的。

  

  午休的时间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一周没有大野的联系了,虽然从以前开始那个人就很少主动发来消息。

  以前?

  仿佛自己又把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混淆在了一起。但那个人从一而终未变过的柔软笑容,不管是在岚的时候,还是现在,都是能抚平自己心中焦躁的糖果。不管自己说了怎样的牢骚,或是不好笑的笑话,那个人总能软软的笑起来,然后说,翔君真有趣呢。

  痒痒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好想见面。

 

  出差的通知拿在手里,樱井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对方一声自己要去大阪半个月。然而他们的关系不温不火,犹豫之中就将手机又塞回了兜里。

*

  大阪来过不少次,但是边边角角的地方很少逛过,毕竟以前是有名人,走在街上的不方便让他很少有机会在街上闲逛。

 

  手里提着打包好的大份章鱼烧准备回到宾馆,就看到了街边的广告。

  一年一度的天神祭又到了呢。

 

  他想起了十几年前那个夜晚,20几岁的他和大野在万人之中的偶遇,在那个世界的时候,也无数次的说过,就像命运一样。

 

  注定我们要相遇。

 

  笑着自己不知道抱着怎样的心情又来到了祭典。

 

  这次百分百的不会有人认出自己,也百分百的不会再有那个他。

  

  过了十几年,天神祭的规模已经变得更大,游客也更多了,比起享受祭典,樱井觉得自己要被挤碎了才是真的。不停的被陌生人踩到脚,不停的被撞到肩膀,本来就不算很高的他,在人群里只能随波逐流。

  心里笑着自己,这是来受什么罪啊,头顶就亮起了烟火。

 

  慌慌张张的掏出手机按下快门。想了想后,添加到了邮件里,按下了发送。

 

  几乎是同时,收件箱收到了新提醒。来自大野的邮件,莫名的点开,只有一张图片,一张烟火的照片。樱井感觉到自己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那是和自己刚刚拍摄的角度不同的,颜色形状完全一样的烟火。

 

  他在这里。

  樱井猛地抬头环视四周,依然只有喧闹的人群,情侣们手牵手,生怕被人群冲散,没人注意到他,没人在意这个30几岁的男人露出着慌张期待的表情四处张望。

  这样一个不再有人关注他的世界,却还有一个人看着自己,想着自己,就像樱井心里唯一的避风所一样。

  想他的心情在心里蔓延开,无法抑制,不能停止。

 

  在拥挤中按下呼叫键,接通后的声音同样十分嘈杂。

  【你在哪?】

  【FUFU,一周前来大阪写生了,没想到翔君也来了,看到照片吓了一跳呢】

  【你现在在哪?】

  口气变得有些焦急。

  【唉?嗯……在靠近入口的地方,有个章鱼烧的摊子……】

  【我马上到】

 

  不顾人群的阻碍,脚步慢慢的变快,跑了起来。

*

  远远看到了,那个猫背的身影,穿着肥大的短裤和T恤,还吃着章鱼烧。

  “智君!”

  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抱了上去,怀里的人吓了一跳,高高的举着章鱼烧,怕弄脏他整洁的衬衫。

  “翔君?”

  他紧紧抱着大野,脸颊蹭在对方柔软的未经打理的头发上。

  “我好想你……”说出口的话令大野的脸颊红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啦,还像小孩子一样…,要不要吃章鱼烧?”想笑着糊弄掉对方认真的眼神,却没挣扎开,被抱得更紧。

  “我喜欢你……”

  头发处传来细小的啾声,樱井忘情的吻着大野的头发,又往前移了移,吻落在脑门上,每一处被唇碰触过的地方,就像种下了一个种子,生根发芽,酥麻的感觉变成根,蔓延进比皮肤更加深的地方,穿透了血肉,扎在心里。大野的心脏无法抑制的猛跳,对于眼前的人和他的吻,只感到了欣喜。

  只是这样真的可以么?

  他喜欢樱井,很喜欢,不管是对方帅气认真的样子,还是可爱犯傻的样子都是他喜欢的。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多的样子,他都想要留在身边,希望他只对自己唠叨,只对自己撒娇。

  对于樱井时不时表现出的对【过去】的怀念,他总是不加深究,却有着深深嫉妒,对于那个人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和别人度过的时光。

  原来这样自私般的占有,是自己已经喜欢上他的证据。

  他也环上了樱井的背,用脑袋蹭着对方,像是安抚一般。希望自己的心情,也能传递给樱井。

 

  “我也喜欢翔君”

*

  那夜,大野没有回去自己租的民宿,而是去了樱井的宾馆。两人纠缠着倒在并不算很大的双人床上。

 

  那夜,樱井想,以前的他,都是在寻找之前世界的影子,从心里的某处,还是想要找回熟悉的人,熟悉的世界。但是今晚,他最终选择走上了一条另一个自己不敢选择的路。

  压抑的感情像是洪水,让他失去了温柔,身下的人虽然满脸泪水却始终拥着自己。高潮过后,喘息着倒在大野身上,黏腻的皮肤在此刻却有种令人安心的存在感。

  留在我身边……不要让我孤独一人。

 

  大野伸出手,摸索着樱井闭上的眼睛,轻轻顺着英挺的眉毛,像是读出了樱井心中的不安。轻轻在额头上印下一吻。

  “我会一直在的……”

 

*

 

  之后的很多年,樱井时不时会想起,年轻的时候就像做了一个梦,梦见30岁前的自己是个偶像,站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唱歌跳舞,得到世人的爱和关注。但现在的生活也让他满足了。38岁那年,两人在确认交往的纪念日搬到了一起,并且和家里出了柜,老爸打在腿上的拐杖固然很痛,但终究还是得到了谅解。40岁的时候当上了部长,受人尊敬。只有少有的几个挚友知道他和大野的关系。43岁的那年两人去了夏威夷,用他来说,就是新婚旅行,被大野笑着说快50了,在说什么啊,他总是要强调,是43岁。45岁那年,他住在挂着【樱井】名牌的一轩家(日本那种有院子的双层小楼,通常是一家人住),院子里面养着一条大狗,他喜欢从阳台往下看,就能看到大野在草地上和狗狗玩耍的样子。 他想,这是他曾经唱过也想过的生活,只是没想到是大野陪他实现了。

 那之后,他也途径过记忆中那栋应该是熟悉的中华料理店的房子,现在却是一家拉面店,他停下车进去吃了一碗面,和老板问起之前的店,老板只说,那家店没开两年就因为长男的肺病而盘了出去,之后一家人也搬走了,没人知道去了哪里。偶尔,樱井也会在豪华的音乐番组的STAFF表看到令人熟悉的名字,他想,那个人设计的演出,还是如此的华丽呢。只有那么一次,和大野两人因为抄近路拐进了秋叶原的小巷,一家叫做二宫漫画咖啡的店让他忍不住想要进去看看,被店员告知,店主已经不再是二宫先生了,虽然如此,店的名字还是没有变,他不知道店员口中的二宫先生是不是他所知的那个人,但这都无所谓了。人的一辈子只有一次,对于这一生一次的选择,他并不会后悔,不如说,一辈子,太短了。

  50岁的那年,大野被确诊了癌症,余命不足一年。

52岁那年,奇迹般多活了一年的大野已经虚弱的无法下床。病榻上握着他的手,声音也变得细小。

  【翔君就像天使一样啊……从另一个世界飞来,找到了我,让我如此幸福…等我到了另一个世界,也会继续等着翔君的,一定要找到我啊】

  那是大野最后用自己的声音留下的话。

 

  握着渐渐冰冷的手,樱井泣不成声。一辈子,太短了。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划过脸颊,滴在手背,变得冰冷,胸口苦闷的疼痛,仿佛世界都黑暗了般,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

  如果还能重来一次就好了。

  如果还能重来一次,我还会找到你,再次爱上你,相守到老。

 

  如果重来一次。

*

 

  “翔酱!!”

  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眼前是一张熟悉的脸。

  “相叶……君?”就像相隔一生后再叫出的名字一样,令人怀念又伤感。

  “翔酱,你真的没事?如果烧的很严重,今天还是停拍吧?”眼前的人神色紧张。

  樱井吸着鼻子坐起来,身上盖着厚厚的羽绒服,昏昏沉沉的脑袋让他浑身无力,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另外三个人也投来担心的目光。

  “智君……”下意识的从嘴中念出的名字,让坐在对面的人微微笑起来。

  眼泪又不自觉的滑下来。

 

  “哎呀哎呀,没想到翔桑是这种病了之后变得容易撒娇的类型啊”举着游戏机的人笑的富有深意。推了推身边呆愣的大野“你去给翔桑当大腿枕嘛”

  “哎?……好呀”

  “你还真答应啊……”拿着悬疑小说的浓颜的男人无奈的吐槽他。

  大野笑着移到樱井身边,拍了拍大腿。

  樱井犹犹豫豫的躺了下去,身上的羽绒服也被拉高了一些。习惯的悄悄伸手揪上大野的服装下摆轻轻揉捏起来,指腹传来的触感是真实的,大野就在他的身边。

  眼泪不自觉的一直滴落,大野轻轻伸出手抹去他的眼泪,又顺着他好看的眉毛,安抚着不停落泪的男人。

  他偷偷睁开眼,看上去,就对上了大野笑得柔软的脸。

  “翔君,真可爱呢。”

 

  扑通扑通的心跳。

  啊,原来,我早已经找到他了。

 

  在明白的瞬间,樱井不顾其他三人惊讶的眼神,拉下大野的领子,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吻。

 

  我,按约定找到你了。

 -END-

  后记的废话特别无聊……所以放个链接吧…OTZ

evernote

(万岁……电脑里面的坑少了一个。。。

评论(32)

热度(341)

  1. Prausagi(`・3・´)(´・∀・`)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