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OS哨向】-Wolf- Ⅳ

*哨兵O X 向导S(请先了解哨向设定后再阅读)

*私设多!多!多!

*冈田前辈戏份越来越多OTZ

*副CP竹马

*因为隔太久,前话指路→

==================

    深夜,二宫从床上爬起来,起身下床就被身边迷迷糊糊的人抓住胳膊。

  “NINO?”

  他伸出手拍了拍相叶根本没用力的手腕说,“我去喝杯水”,轻轻的梳理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相叶再次发出沉稳的呼吸声,才蹑手蹑脚的跑到阳台,点燃一支烟。

  窗外是深夜的城,还有些没有关闭的酒馆和小店亮着温暖的灯。

  他抬起头,远处漆黑的夜空深处,有个像是堡垒形状巨型建筑,那就是他们每天都必须报道的【塔】。

  还是训练生的时候,相叶和他都住在里面。直到现在,那里也为他们保存了可以随时入住的宿舍。即使如此,还是自己家更好。二宫喜欢这个他和相叶一起租下来的小小公寓。

  已经绑定,且关系又趋于稳定的两人,在没有战事召集的情况下,是可以生活在塔外的。二宫有时候想,如果他们连工作都不在塔里,那就能彻底逃离那个碉堡了,他讨厌那个被教条和奇怪规定捆绑的组织。

  他伸手摸了摸刚刚被相叶狠狠捏过的肩膀,带着隐隐的疼痛。

  

  不能相爱,也太奇怪了。

 

  二宫听说这个规定的时候,正是相叶刚刚觉醒的时候。在街上闹事被五花大绑送进塔里的相叶,让他焦躁无比。

  他们还没绑定,他也不能忍受让那个人与别人绑定。坐在人事部的休息区,二宫不停的用鞋跟磕着地板。直到一个浓眉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却有着坚定的眼神。

 他带着二宫进了办公室。

  年轻人不紧不慢的在办公桌前坐下来,翻看着文件。抬起眼打量着二宫问,“今天送进来的相叶雅纪,跟你是什么关系?”

  二宫咬了咬嘴唇开口,“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一直在一起。”

  “哦”青年在纸上唰唰的书写着。

  “那个!”二宫站起来,双手拍在办公桌上,盯着眼前的青年,“如果他需要绑定,请让我……”

  青年愣了愣,皱起了眉。

  “你喜欢他?”

  这个问题太直接,二宫并没思考过,但他觉得当下并不会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思考,他深深的点头,眼里只有坚定。

  眼见青年叹了口气,站起来,把刚刚写的东西递给他。

  “明天的审查,按照这个回答考官,他很快就会回到你的身边的。”

  二宫看着纸上的文字愣着,感到青年有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相信我。”

  

*

  【我不认识相叶雅纪】

  【在街上是第一次见到他,我只是路过去帮机动队的忙】

  【此次绑定是人事部安排,本人毫无异议】

*

  绑定结束那天,二宫拉着相叶给他介绍他已经熟透了的各种部队设施,正好碰上了那天的青年。

  二宫走向前去向他道谢,青年笑着说,如果以后还有要帮助的事情,可以去后勤部找他,就说找松润就好。”

  

*

  后来,二宫还真的找过他,只是单纯的去找他喝酒。也听他讲了不少故事。明明年纪轻轻,却好像知道很多的样子。

  他说,当时如果你吵着说,你和相叶是青梅竹马,没了他你就活不了的话,你们早就不能在一起了。

 

  部队是个奇妙的地方。明明没有明文规定,却禁止相爱。

  他说,那是他从爸爸那里听来的故事。

 

  那时,他的父亲还是教官。国家还处在内忧外患战乱不断的时代。那时候的绑定法案也都只有毛皮,大家只要能够不发狂,只要能够战斗,怎样都好。没人会想战争也许有结束的一天,没人敢说想和爱的人至死不渝。

 

  那时父亲手下的一个哨兵,不管体能还是心理素质都是一等一的,在训练机制还不完善的当年,那样高级的哨兵是很少有的。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值得一个优秀的向导,连和他一起被收编的青梅竹马的向导,也是这样认为的。

  按照级别,那个向导只能勉强胜任指导作战的任务。所以他们的绑定申请被驳回了。向导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哨兵绑定了,收编进了即将上前线的小队。

  但出发的那天,哨兵也背起了行囊,前线的战事惨烈,没有绑定的高级哨兵因为自控力强,只使用向导素也可以单兵作战,所以他也被编入了小队。

 

  但在高级哨兵突击队遭到埋伏的时候,那个向导丢下了自己的绑定哨兵。

  据说,突击队只有一个人活着回来,抱着一具已经变成空壳,失去了神智的向导身体。战场上,再无生还。

 

  后来,听说活着回来的哨兵被嘉奖,被升职。而那个男人都是一副沉静的表情。

  有人问他,你不绑定没事么?

  他也只是笑笑。

  再后来,没过一年,那个向导死在了监护室里,据说,他的生命维持装置被人拔了下来。但始终没有查出犯人,又或者说,没人想知道犯人是谁。也许这样会更好。

 

  再后来,不能相爱又或者说是否互相有感情这件事,被悄无声息的放入了绑定审核里。

  

  再后来,松润也不知道更多了,他只是听说,那个哨兵还留在部队里,尚未绑定,靠着医用向导素和意志力,日复一日的削弱着生命。而名字,大概里面有个【一】。

  

  二宫笑他喝醉了,好几个字的名字就记住一个只有一划的。然而心里却不是滋味。

 

   他想起了樱井那天在食堂介绍那个哨兵时,笑得甜腻的表情。生出了微微的担心。

*

 人类的爱情是一种奇妙的感情,它令人强大也令人软弱,令人变得善良也令人变得绝情。它能让人变得像个人,却不是一个士兵。

*

  清晨,大野跑在练习场的跑道上,不远处的灌木边趴着那只黑色的狼。

  冈田来到训练场的时候,看到有人比自己来的还要早,是个生面孔,而产生了兴趣。他在大野停下来喝水的时候走了过去。

  大野愣了愣,本能的感觉到对方大概是比自己级别高很多的哨兵。站正行礼。

  冈田笑着摆手让他不用拘谨,指着不远处正在打盹的狼说“那是你的?”

  大野点了点头。

  冈田摸着下巴惊奇的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跟自己主人如此不亲的量子兽呢”,他开始对休息日出现在训练场的这个哨兵产生了兴趣。

  大野无奈的骚着后脑勺,看着在冈田身后不停用脑袋磨蹭主人屁股的老虎,心生出一点点羡慕。

 

  “我叫冈田准一”男人伸出手到大野的面前。

  大野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握上了他的,“我叫大野智”

  冈田的不动声色的把大野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猫背男,就是上周将军塞给自己看的那份【处分书】上的另一个名字。

*

*

   松本从高层会议室出来时,手上握着一把已经快要捏烂的文件。他真的很生气,气那个人什么都没跟自己商量就擅自决定,气另一个人明明平时分分寸寸,却在这种重要地方出篓子。不管怎样,高层已经知道了。处分是免不了的,为了控制被新鲜向导素影响的大野,也许高层会不惜用高级向导来绑定他,也许这样也好,只有那样的级别才能打开大野的精神屏障吧,是于大家于形势都好的选择。否则大野就会被开除军籍。

 

 松本把那份文件摔到大野的眼前时,他丝毫没有动摇。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恢复成了当年那个勇敢自信又敏捷的样子。

  “就按照上面说的做吧,我愿意接受绑定”大野微微笑着。松本看不出他是有自信会失败,还是对于未来已经放弃。

  “如果我被开除了…翔君会很难过吧…会以为是自己的错吧。”大野低下头,那是松本从未见过的温柔表情,是对之前的那个人也从未表现出的深深疼爱。松本倒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轻轻的叹了出来。

  扭开门时,身后传来大野的声音,“翔君,他没事吗?”

  松本抿了抿嘴唇,手上握着那份要求心理治疗师樱井翔立刻按安排进行绑定,否则将被解除现任职务,回到特战部门,再次成为特警队辅助员的文件。他张了张嘴,最终没能说出来。

  

  高层安排了樱井和军中高层尚未绑定的高级哨兵进行精神绑定,因为探讨的结果认为樱井是尚未绑定的向导,并没有对自己所属哨兵的责任感才会擅自向别人提供自己的向导素。这样的理由是松本意料之中却无法反驳的。如果拒绝的话,樱井将无法留在这里,和几乎被关在营地的大野将永远失去联系,如果绑定的话,也许会失掉一些自由和个人空间,却是唯一留下来的方法。但高层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有些甚至是仅依靠自己的精神力和意志进行作战的高级哨兵。为了不产生判断性的失误,拒绝一对一绑定,这样才能在作战需要时和不同的向导进行精神链接。所以这样的绑定安排只有对方不愿意的份,对樱井来说,已经是最大的优惠了。

 

  意料之中的,很多高级哨兵都拒绝了,谁都不愿意把自己的精神图景展开给一个犯了错的向导吧。但意料之外的,还是有人同意了,明明是最不可能同意的人,居然答应了可以试一试。

  那份文件的最后写着【预绑定对象——上校 冈田准一】。

  这些事情,松本没有告诉大野,他认为这是不必要的,至少对于大野好不容易变好的精神来说,这样的消息可能是个打击。他不想再看到自己敬爱的兄长继续用残害自己身体的方式来保持清醒。

*

  大野没有再出现在樱井的治疗室,起初的3天,樱井还有些焦急。他说服自己是因为担心大野不能按时摄入向导素而失控。又过了三天,当松本把那份要求心理治疗师樱井翔进行精神绑定,否则就开除职务的文件交给他的时候,他终于知道大野为什么不再来了。

 

  松本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神里带着一些气愤和责怪。他放下文件就离开了,留樱井一个人慢慢的消化那白纸上的每一个黑字。

  樱井想,大野应该也收到了类似的通告吧。明明如果是在发现之前,提出申请,在审核过后还是有机会进行绑定的。只要松本在推荐书里抹去他和大野其实私下认识的事实。

  而如今,不管如何解释两人的关系,也不会有人相信了吧。

 一切都太晚了,是他害大野不得不去和他不认识的向导绑定。

  

  樱井倒在沙发上,那张大野每次都躺在上面温柔的看着自己的沙发。他摸着麻布粗糙的质感,想象如果他们并没认识的话,相遇的几率有多大。

 荞麦面趴在沙发下面,用额头蹭着自己主人的掌心,安慰着他。

 

 *

  让松本润头疼的事情总是一件接一件。上午刚刚被安排来绑定的一对士兵,中午还不到就出了问题。松本从樱井的治疗室出来,就直奔医务室。还好没有伤亡,不然他不知道要多写多少篇报告。

 

  推开医务室的门,里侧的床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青年,脸颊上有轻微的抓伤,肩膀扭伤,其余没有大碍。

  松本搓着下巴看着医生留在床头的病例。床上的青年听到声音强撑着睁开眼睛。

  “松本桑……”

  “哪里出了问题?”松本的口气严肃却温柔,他只想每个军人都能得到应有的照顾和安全的保障。

  “我…不知道……”青年的表情变得忧伤。

  “他喝下引导液了?”

  青年点了点头。

  “在进行连接的时候失败了?”

  青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确切的说,是在那个哨兵共享完自己的思维云之后,就露出了混乱的表情,挣扎着往墙上撞去,还攻击了去阻拦的自己。

 

  松本点了点头,让他好好休息,并且告诉他,绑定八成是成功的,只是在共享的时候出现了问题而已,这都能弥补的。

  毕竟这两人是正规绑定,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一切都还算在正轨上。

  本来人和人就不一样,而每个哨兵和每个向导也都不一样,不同搭配的绑定总有多多少少的问题。松本除了负责安排绑定程序,也暗自中记录着出现过的各种问题。

  刚刚情况来说,大概是那个向导比哨兵的级别高出太多的原因。虽然两人评级都是B级士兵,但仔细翻看分项评分就能发现,哨兵的思维接受能力是D级,平均分是被体力的S级拉高的,而那个向导的思维控制力是A级。虽然士兵的综合评价是分配绑定对象的主要依据,但他在多年的总结中早就发现,精神绑定中两人的思维评分不能越过两级,否则其中一方就会有暴走的危险。

  他思考着,要再积攒多少实例才能完善绑定法案。 

 ========TBC=========

  感觉自己改了一辈子,还是写的巨零散,自己是不能先写再改的类型OTZ。一改就不知道之前写没写过这个内容了,时间轴就开始混乱了。总之,尽量接下来再两话就完了,因为没啥想写的内容了。倒是番外已经早早想好了(靠。……

  QWQ感谢还没忘了这篇的人们。。。。(大概基本都忘了。

评论(2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