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轨迹——我们的歌【现实向注意】

投稿存档

没穿裤子的大叔组:

*七月下命题【KSK】——轨迹

*时隔………………我也不知多久的投稿,只是发现那天口述的脑洞突然合题

*山组SOS,无攻受,有R暗示,但是无攻受,介意的慎

*现实向!现实向!现实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除了山意外,几乎别人都是只有名字出现的路人。。。

*大部分都是传说的梗+脑洞……介意的慎。。

==========

·轨迹——我们的歌·

  有时候,年轻时的小小选择会影响我们的一生。

  樱井翔会选择寄出自己的履历书,是现在的他所不能想到的选择。家境还算不错的他,有着严谨的家教,也有着繁忙且令人羡慕的学校。家中的长子总是集合了父母太多的期待,这并不令樱井感到压力,而是会令小小的男孩感到骄傲。他被宠爱着长大。

  同学眼里的樱井,永远是那个可爱又优秀的男孩。总是会有新的坏点子让大家开心,又总是能用良好的成绩让老师闭嘴。

  这是小小男孩快乐的来源。那时樱井的日子很简单,快乐也很简单。

  直到友人一句无心的话,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这几个大哥哥好帅啊】

  樱井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看到的是杰尼斯的偶像团体的海报。

  他抿了抿嘴,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那是他从未注意过的领域,比起那些大人的事情,抓一只蜻蜓还更令他感兴趣。

  但一夜之间,世界却好像变了。

 

  自己从没注意过的电视节目上,被朋友所说的偶像团体占据着,台下的姑娘为他们疯狂着,音像店的海报密密麻麻的糊了一墙。

  在樱井少年不知道的地方,世界被他不认识的人改变着。

 

  在教室盯着偶像杂志发呆时,被朋友从身后吓了一跳,朋友扑上来抢夺杂志,调笑着,“不要看啦,你又不可能去当偶像,我们去踢球~”

  樱井皱了皱眉头,扯出笑容应了一声。

 

  那天晚上,他偷偷摸摸用家里的电脑下载了简历书,认认真真的填写。把它封入信封。

  想做偶像?才没那回事。他只是想证明,没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合格通知寄到的那天,樱井回家就挨了来自妈妈狠狠的一击。

  “为什么做这种事?你想进娱乐圈?”

  樱井有点委屈,又说不出心底那点关于虚荣的小心思,只能找了个借口,“我只是…想试试更多不同的事情!”心虚的看向父亲的方向。男人只是轻轻说了句,“你自己决定就好。”

 

  顺利的通过面试,顺利的成为了jr,老实说,这是樱井没有想象过的,但依然令他开心。

  身边都是漂亮帅气的男孩子,而自己被允许成为一份子,是不是自己也被认同了呢?不止是家境学习什么的,连自己的外貌,原来都是属于优等呢。这让他很开心。

 

  抱着就当作是参加课余活动的心情,樱井开始了愉快的身为jr的每一天。

 

  第一次遇见大野,是在排练室里。

  往常一直都只有跟自己同期的几个男孩,这次突然多了很多人。身边的男孩激动着说,“那是TAKKI!果然好帅啊”……谁啊,樱井莫名的看着身边人兴奋的给自己解释,话说回来,你又谁啊。

 

  小时候的樱井并不是很喜欢记人名和长相,他更加喜欢别人来主动认识自己。那些主动向自己示好的人,会让他产生安全感和骄傲感。

  所以那时,樱井的朋友不是很多。排练时,永远只有几个人跟他站在一起,他们常常霸占着练舞室后排的长椅。

  而那天,自己的【专属位置】却被霸占了。

 

  一个男孩面色呆滞的坐在最后一排挖着鼻孔。

  “那是谁?”樱井皱了皱眉头,想要过去抢回位置,被同期的男孩拉住了。

  “别去,那是前辈…是大野智。”

  樱井惊奇的再次看过去,叫大野的男孩只是发着呆,浅栗色的长发让他看起来十分清秀,甚至会被人误以为是女孩子。

  他皱着眉头,看着大野身边围着那些帅气的男孩子们,决定不去招惹这些可能会让自己感到自卑难堪的人们。

 

  进入了事务所之后的日子,开始平淡且忙碌了起来。每每因为排练而无法完成作业的时候,他都会压缩睡眠时间。他不想听到那些大人说,“果然太勉强了吧?”。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樱井少年只是卯着一颗不服输的心。

 

 在电视台参加节目是樱井觉得比较无聊的工作了。

 那时候jr很多,有许多年纪小小却长相及其可爱的男孩子们,为了能出镜而努力的往前挤。

 所谓的出道,在樱井看来很远。他不喜欢看起来露骨的争抢,这让他想起大卖场里那些阿姨,毫无形象。他想要被人重视和关注,却不敢大声的喊出来。这样的日子让他有些压抑。想要反叛,想要被人注意,也不知如何才好,只能做着自认为厉害的事情。彩色隐形眼镜,耳环脐环,运动衫。有时候自己小小的创新会让身边那些男孩为之模仿,是让他最开心的了。

  

 前辈们在京都的舞台也开始了很久,jr们被组织去京都见学。那是樱井第一次见到大野的舞台。

 记忆中,那个窝在最后一排抠鼻孔的呆愣少年,被悬挂在威亚上,说着难以置信量的台词,挥舞着刀剑。聚光灯打在大野身上。让剧场内的其他地方更加昏暗。樱井就坐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左耳上的银环也因为黑暗而暗淡无光。他咬着下唇,舞台剧的内容都没有记住。

 

  舞台结束后,前辈们带着jr们去吃了饭。在烤肉店里,大野只是无言的喝着果汁,就坐在樱井不远的位置。男孩子们的饭局总是吵吵闹闹,没过一会,大野就被挤到了樱井的隔壁。看着樱井碗里剩下的蔬菜,大野只是笑了笑说,“要吃掉才会长高哦”。樱井惊讶的转过头,看到大野嗑着手里的黄瓜条,对自己微微一笑。

  也不知道是大野坐的太低还是驼背。坐在樱井身边感觉比樱井还要小一点。眉毛耷拉着,毫无霸气,看起就像要哭了。这让樱井感到了莫名的强势,他把自己眼前的黄瓜条也推过去。

 “这个也给大野君”

 大野惊讶的瞪大眼睛,“你知道我叫什么?”

 樱井抓了抓后脑勺,仿佛平时的立场反转了一般,明明以前自己应该都是那个被人【远近闻名】的家伙。但意外的,大野的反应令他不讨厌,也并不会自尊受创。因为这个人看起来,是真的对眼前的事情毫无兴趣。

 “嗯……我叫樱井翔”

  大野笑了起来,露出了小小的虎牙。

 “樱井君和NORI君好像啊。”

  谁????————没头没脑的对话被大野结束在清脆的咀嚼声里。那之后的很久,樱井才知道,NORI君是大野上学时的好朋友。

  谁知道那是谁啊——|||||莫名其妙。

  也正因为这样,这个莫名其妙不按自己理解出牌的前辈,被樱井记在了心里。

 大野很少参加东京的电视节目。那时候,jr的节目很受欢迎,樱井也有了一些固定的粉丝,这让他很开心。虽然跑到学校门口堵他放学的行为还是让他难受。那些人追着自己拉扯的样子又让他想起了大卖场里阿姨追着打折生鱼片的样子。

 高中的同学有时候会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樱井。他不知道该怎么理解来自同学和父母的默不作声。仿佛一切选择都被放在了樱井眼前,由他抉择。这是他不习惯的,从小到现在,他真正做过的选择只有对大人们给予自己的生活进行【反抗 】或【顺从】。

 当选择未来的权利被放在自己的眼前时,樱井犹豫了。

 他是个及其聪明的孩子,他总能在考试前仅仅通过老师讲课的口气就压中小测的题。预测事情和看着事情按照计划发展,是他习惯的生活方式。

 而未来的太多可能性,让他犹豫了。他算不出人生这场太大的游戏会怎样发展,而自己会走向何方。

 

 逃也似的,一个人又去了京都。那之后已经过去半年,前辈的舞台依然在进行。樱井从未想过那会是怎样大的强度,会是怎样的辛苦。直到他见到了比半年前瘦了一圈的大野。

 大野笑着跟自己打招呼,说着“好久不见~很像NORI君的孩子~”

  “是樱井啦!”

  樱井大叫着吐槽。却突然发现嚷完的瞬间,心中一轻。

  京都的天很美,仿佛一切都宁静安稳了起来。樱井久违的找到了那种小时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的感觉。蓝色占满视线,白色的云只是缓慢缓慢的飘过,如果忘记看表,就会忘记时间,忘记人类为这个世界建立的规则和刻度。只剩下单纯的生命。

  人和人的关系也只剩下单纯的依赖。

  樱井有些心虚的推上大野的后背,“一起去吃饭吧”。大野没有拒绝,反而还更加耍赖的贴着他的手掌,让樱井开心了起来。

 

  那之后,樱井常常抽空去京都,被大野吐槽零花钱太多了吧。他总是耍赖着说,零花钱全部用来买车票,所以晚上死皮赖脸的去了大野住的民宿。

  大野抱怨着“小鬼真是麻烦”却还是为他铺好床铺。

 

  他们经常躺在一起看着天花板上的纹路,大野说那个很像小狗,樱井觉得像烤牛肉。就一定会被大野笑话,樱井君联想到的事情,全部都是吃呢。

  大野在身边笑得微微颤动的肩膀,让樱井忍不住靠了上去,假装很困的样子,心中却已经打起了鼓。

  “困了?”大野的声音透过他的胸腔直接穿过皮肤进入樱井的耳中,有种令人安心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找个人依靠了。父母从小就很严肃,告诉他男孩子应该自立并骄傲。渐渐的,遗忘了想要撒娇的感觉。而在大野身边,却让他莫名的觉得放松。大概因为大野根本不会对别人应该怎样,怎样对怎样错而指手画脚。他只会淡淡笑着,樱井觉得,那仿佛是在给予自己肯定的力量,让他安心。

  “大野君…我也想到京都来……这里比较好,比较轻松。”

  大野只是拍了拍他的头说,“不会后空翻的话,有点困难啊。”

 

  大野正式回到东京时,已经有传言事务所要推新的组合出道了。许久不见的跳舞伙伴跟大野说,肯定是会有takki吧,嗯…樱井也有可能。

  大野没有波澜的内心因为这句话而稍稍悸动了一秒。

  是吗,那个孩子,也许就要出道了。大野吸着果汁,看着桌上的黄瓜凉菜,想起了他们初识时,还不高的少年。他也即将,超过自己,奔向远方了。

  改天,应该要恭喜他呢。大野这么想着。

 

  jr的工作是如此的多,令大野觉得,他宁愿回去京都被吊在威亚上。节目上熙熙攘攘的男孩们和台下尖叫的fan。大野常常感觉,这些和自己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不小心进入了事务所,不小心对跳舞感了兴趣。两年京都的生活也已经让他感受到了不少同龄孩子没有试过的孤独。在这之后的一切,让大野觉得趋于平淡。

  不如离开吧。大野坐在最后一排,看着台前面生的男孩子们兴奋的争抢着CM时间前的镜头,他握紧了拳头。

 

  再次遇见樱井,是在录音棚里。

  第一次在樱井眼前唱歌,大野觉得有点害臊,但只要一想到,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在这样的世界相遇了,就更加认真卖力了起来。樱井拍着手惊喜的说着“大野君好厉害!”,让大野空落落的心渐渐的填满了起来。

  在想着何时对社长说要离开的事情比较好,社长就叫了自己一起去吃烤肉。

  来到约定的门口,有樱井,还有那个经常会在休息时间缠着自己的,柴犬一样的男孩。还有总是和生田在吵架的小包子,和……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秀气男孩。

  莫名其妙的进去店里,莫名其妙的被社长按在椅子上,莫名其妙的听社长说,“明天,你们就是岚了”。大野只是盯着烤盘里孜孜作响的牛舌发呆。坐在旁边的樱井,沉默不语。

 

  接下来的时间,另大野觉得不真实。原来出道是这样的,比在京都演舞台剧还要累100倍。而樱井却仿佛永远不知道疲倦,永远不知认输一般。他无法想象,需要上大学的樱井,是怎样兼顾两边的,那一定是自己无法理解的辛苦。

  也是自己无法给予支持的,樱井一个人的战斗。

 

  樱井20岁的时候,和几个大学的同学出去喝了酒。第一次放纵令他感到愉快和害怕。

  一直被规则压抑的生活,因为自己渐渐的成年而剥落。再次感受到了需要抉择的无助。原来以为很坚强的人,大都只是看起来坚强。樱井知道自己又犯了坏毛病,想要去规划揣摩不确定的未来。否则就会夜不能寐。

 

  经纪人打来电话的时候,樱井正在和第二天的英语测试题战斗。事务所收到了小报的电话。拍到了樱井翔和男性朋友深夜出没酒吧的照片。樱井无法解释,他第一次发现,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以为的样子。这样的身份让他注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经纪人叹了口气告诉他,事务所已经摆平了,虽然你现在成年了,但是尽量…不要去让人会说闲话的地方,尽量选择安全值得信任的场所。

 樱井应了一声,心里只有委屈。

 

 在地方的演出时,STAFF会邀请已经成年的樱井和大野去喝酒。樱井苦笑着说,还有下周一要交的论文,大野竟也借口着太累而推掉了邀约。

  两人间里,安静又压抑。只有樱井的笔尖在纸面上刷刷滑动的声音。时不时,身后的床上会穿来大野给CD随身听换碟的声音。

  他偷偷扭头看去,就对上大野的眼睛。大野笑眯眯的问他“写完了?”然后爬到床边从小腰包里掏出两罐啤酒,递给樱井一罐。

  “在这里喝的话,就没关系了吧?”

  樱井觉得心里堵住了什么,他咬着嘴唇,才让眼泪没有夺眶而出。灌下一口啤酒,这本来令他没有什么美味印象和愉快回忆的液体,在这一刻变得甘甜。他才明白,原来有些事情和瞬间变得珍贵,是因为他们被赋予的回忆。他想,也许未来的何时,他再次喝起啤酒,都会想起大野给予他的无声包容。

 

  那夜,大野没有喝很多,喝了几口就被樱井抢走灌了个精光,年轻人不胜酒力,倒在床铺上昏睡不醒,让大野觉得好笑,那明明是自己的床。轻轻爬上去,点了点他微微沁出汗珠的鼻尖,然后把他揽进了被子里。

  早晨冲完澡出来的大野,撞见了正在做俯卧撑的樱井,吓了他一跳,差点就一脚踩上去。樱井笑眯眯的跳起来,说着今天也要加油啊!拍着大野的肩膀。

  大野想,他昨晚偷偷印在他额头的吻,应该没有被发现。

 

  樱井渐渐找到了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法则,他是个喜欢让人大跌眼镜的人,但却需要一个自我法则。在自己划出的框框中,他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敢继续叛逆。

  他喜欢缠着大野,私下也是。当大野在节目上说,团员没有去过我家,因为我妈妈不喜欢时,樱井心里是开心的,大野妈妈明明拉着他说,请多关照我家小智。他现在有种,自己被大野偷偷藏起来的开心感。

  

  樱井明明不喜欢和谁有过多的联系,他更加喜欢和每一个人都有同样的距离,这样让他感觉安全。过近的距离会让他开始觉得失控,过于依赖而产生的理所当然总会最终成为友情死亡的导火索。他不喜欢别人认为自己为了朋友做什么是理所应当,反之也不希望自己会不自控的这样想。

  毕竟人和人,都只是个体,我们只是轨迹交错又平行的生命。

  但大野令他忍不住去更加干涉一点,他被叫去接这个喝醉的人回家,竟不觉得怨言,只要大野一句“很想见翔君啊”自己就变成了鞠躬尽瘁的傻子。

  

  那之后,樱井越来越努力,是大野看在眼里的。跟樱井在一起真的令大野很开心。但大野仍然觉得做偶像是不适合自己的,他喜欢在台前努力,但并没做好将整个人生都出卖的准备,那些小报的追寻和狗仔的拍摄令大野疲倦。只是真的不甘心离开,如果离开的话。樱井也会像观众一样,不出一个月就把自己忘记吧。唯独这点,是大野不愿意的。他想在他生命中印下不可磨灭的回忆。

 

  大野的个展决定的时候,樱井比谁都开心。他说要去开幕的发布会。他说要给大家介绍这个那个。大野笑他,根本只会画火柴小人,居然这时候对艺术展这么上心。樱井说 因为是大野君的展嘛。

  发布会上,大野因为站在旁边的樱井而感到安心。想要离开的心情也变得令人悲痛,他才发现,不知何时开始,他已经习惯了有他陪伴的日子。

 

  本想展览结束,就悄悄离开的。大野却被拖住参加庆功宴。一杯一杯喝的比大野还起劲的樱井,酒量已经比当年厉害很多。两人喝到东倒西歪,让经纪人开了酒店。明明开了两间房,两人却像当时刚刚出道时一样,大笑着打闹着进了同一间。摔在床上。

  樱井吃吃笑着说,“太好了,大家都知道智君的厉害之处了,这样智君以后会更受欢迎的”。他撑起身子,醉醺醺笑眯眯的看着大野“我一直害怕智君会说不想当偶像了,就突然走了呢”

  大野说不出话,直到樱井说了,“我很喜欢智君的,所以,好希望大家都能喜欢”。大野瞪大了眼睛。想起了当年只喜欢窝在他房间里面的小小男孩,从不跟任何人说他们之间话题的小小男孩,却在自己和别人勾肩搭背时投来炙热目光的小小男孩。

  大野当年觉得这是小孩子的占有欲吧。所以,这个小小个子大大眼睛的男孩子,是喜欢我咯。

  他一直是这样来理解樱井的感情的,他想,樱井也许更喜欢默默的享受两人之间的默契。

  而现在,这个笑容温柔的,成熟立派的青年说,“我希望大家都能喜欢上我喜欢的你。”男孩青涩占有的喜欢,终于变成了成熟的爱。

  大野靠上去,说了一句,“我可是喝醉了哦”,紧紧抱住了樱井。

  早上起来的时候,气氛还是很尴尬的。两人从仿佛大战过的床铺上起来,大野想了想说,“未来,也请多关照了。”

 

  那之后的很多年,他们两人的关系有近,也有远。樱井是个喜欢在自己的规则中享受自由的人,而大野是喜欢用自己的自由当作规则的人。他们有时候也会私下见面,做爱的日子也有。只是一起吃饭,一起钓鱼的日子也有。 传出绯闻,让气氛变得尴尬的日子也有。 

  有时在节目上,樱井会听到一些当年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惊悚事实,比如个展结束,大野就想退出的。他瞪大眼睛看过去,看到大野温柔的眼,带有深意的对他微笑。

  樱井想,最终他还是不懂大野。他不懂当年毫无干劲的他为何同意去应募jr,不懂毫无兴趣的大野如何坚持了孤独艰苦的工作,不懂他明明仿佛对这份工作并没有太大的执念,却在五个人的会议上说,如果不坚持做好眼前的事情,还能做好什么?他不懂,大野偶尔笑眯眯的视线中是不是包含着如自己一般,越来越沉淀的爱意和依赖。

 

  他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只是恰巧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方,沿着同样的轨迹前行。他们眼中的风景,也一定各不相同吧。

  樱井觉得,如果他只有一个人,大概会有很多欠缺考虑的事情,他有时候太过激进钻起牛角尖的时候,会被大野轻轻的拦下说,“这样就行了”;有时太过顾虑而左右为难止步不前时,会被大野推着说,“向你觉得对的方向前进就好”。

  

  偶尔夜深人静时,樱井会想,有他真好。

  

  每每演唱会结束时,他伸出手,大野会紧紧的跟他十指相扣,紧到和另一只手的门把完全不一样的力度,让樱井觉得好笑。他转过去,会看到大野得意的笑,就像是在万人眼前的悄悄话一般。

所以他也紧紧的回握过去,大野会较劲的脸都皱了起来,仿佛这也是他万人眼前的回应。

 

  没有誓言,没有法律的约束,没有人知道。只有未来,也请多关照。就足够了。

 

  终有一天我们的轨迹,变成留在这个世界上,无人知晓的歌。

END

 从8点写到现在。6700多字……人类真是有无限潜力。。。填坑也这么有动力就好了(溜走。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