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SOS】幽灵先生的愿望【清水】

*幽灵S & 普通人O,不分左右,全年龄
*有且只有山,绝对HE。
*很久很久之前的脑洞,但是一直没写,昨天在群里撸了个大纲,觉得不写也浪费。不过情节老套。。。。。
————————

 眼前的汽车一辆辆飞速开过,偶尔会有路过的小猫小狗被撞伤,这是一个容易发生车祸的小小路口,这个小小的路口,就在大野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每天从便利店打工回来,大野都会低头迅速的穿过这个路口,不危险吗?当然危险了。但是比起呼啸而过的汽车,大野有更害怕的东西。

 大野智是个偶尔会看到奇怪东西的青年,23岁,一个人离开家乡来到东京上美大研究生的普通青年。小时候还住在乡下山脚的老家时,他常常会指着空旷无人的田野说“那个老奶奶好像很辛苦,没人帮助她吗?”,也因此,大野智成为了村里家喻户晓的【怪孩子】。
 离开家来到东京,大野很少再见到那样奇怪的东西,也可能是生活的节奏太快了,也可能成年了的他开始渐渐的失去了特别的能力,能看到鬼怪的能力。
 直到他那天路过那个路口。

 刚刚搬到这个新的公寓一个月,就一直被房东嘱咐,道路尽头的那个路口很危险,经常会出事故,前不久还有骑摩托的被卡车撞飞了,也经常有小动物被撞伤。大野总是小心翼翼的拐过那个路口。
 那天他看到一团毛茸茸的小小身体依偎在马路边,他左看右看,周围并没有人也没有车,放下心小跑过去,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颤抖着。大野看着那个无助的小小爪子一直扒着地面,仿佛不甘心一样。大野伸出手抚摸着小猫的身体,猫咪仿佛感受到了温暖,颤抖的没有那么剧烈了,用最后的力气歪头蹭了蹭大野的掌心,断了气。
 “对不起…救不了你”,大野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托起小小的尸体,想带它去更加安静的地方安葬,站起来的瞬间却被前方不远处站着的人吓了一跳。
 刚刚这里明明没有人的,就在面前为什么没有察觉?大野的心跳提到了嗓子眼,僵硬的别下眼角,看向地面。
 没有,影子。

 大野突然觉得从头凉到脚,转身飞奔离开了。

×

 樱井翔坐在这个路口已经多久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他恢复意识开始,就坐在这里了,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所以他只能坐在路边,看着车辆行人来来往往,看着小心翼翼过马路的小朋友和老人,看着快乐聊天路过的情侣,看着被飞驰而来汽车惊吓的小猫小狗。
 樱井不会觉得饿,也不会困。他觉得坐在这里就很好,他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他只记得一个名字,【樱井翔】,他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名字,但是没有人能看到他,所以这是不是他的名字,也无所谓了。
 他常常觉得,自己的一生都会坐在这里了吧?但是反过来想,也许自己已经不是人类了,所以也根本不会有所谓的一生,那自己要坐在这里多久呢?每天能感觉到自己的,只有一些灵感比较强的猫猫狗狗麻雀而已,他会一直存在到这个世界终结吗?
 樱井这样想着无所谓的事情。直到那天,经常路过这里的那只小猫,被撞死了。
 那只小猫被樱井取名叫satoshi,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的名字,只是有天过马路的两位阿姨大声说笑着走过【阿智都这个年纪了也没有女朋友~】
 樱井就记下了这个名字,这大概是他坐在这里除了【樱井翔】这个名字记住的第二个名字。
 satoshi被撞死的那天,樱井无能为力,他离不开原地,他甚至碰不到任何东西,出声也没有人听见,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生命流逝。然后那个青年出现了,他在satoshi死前的最后一秒给予了它一些温暖。樱井觉得,satoshi死前应该是幸福的。看着青年晶莹的眼泪,樱井的心也柔软了。
 【自己也想要不那么寂寞】
 这样想的瞬间,樱井看到了青年看向这里的惊异的眼神。他愣在原地,看着青年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青年每天都会路过这个路口,但总是匆匆的,不抬起头。

 终于有一天,樱井看到青年面露难色的走了过来,捧着一束花。他把花朵放在电线杆下,紧紧盯着地面,双手合掌紧紧闭着眼睛,那样子让樱井久违的觉得好笑。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请你快点成佛吧!”大野这样说着。
 樱井愣了愣,笑了起来,“这是送给我的花吗?谢谢你”。他第一次鼓起勇气和人类说话了。大野猛地抬起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扁着嘴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退了两步,大喊着“为什么要跟我说话啊!”,然后转身跑走。

×
 大野被搭讪了,大野被一个地缚灵搭讪了。
 从那天开始,他就又开始看见奇怪的东西,不,不如说奇怪的只有路口的那个青年。不管几点,不管什么天气,他总是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服站在那里,青年不如大野所知的那些地缚灵般有着强烈怨气扭曲的可怕外表,他看起来,只是一个男孩。纤细的,有着栗黄色头发和大眼睛的青年。大野能感觉到,每每他路过那里,青年就会盯着他,让他背后发麻。但他还记得,老家的山腰处住着那个神神叨叨的老奶奶跟他说【能力既是责任,阿智能看到他们,一定也是因为他们需要阿智的帮助】,所以他只能每周都去路口换上新鲜的花朵。他希望那个青年能快点解脱,成佛或者投胎。
 一个月过去了,青年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得寸进尺了,他总是在大野来换新鲜的花朵时跟他说话,向他问好,说些毫无意义的路口见闻。大野只是觉得,不能回答他,否则只会让他的执念更加深。
 青年笑眯眯的晃来晃去,叫着他“呐~呐~你叫什么?告诉我嘛~”。
 大野忍无可忍,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的方向说,“如果你执意要把怨念缠到我的身上,我就不会再来了”。虽然没有回头,大野也感觉到了身后的一瞬窒息。
 他迈出一步就听到了背后带着哭腔的声音,“对不起……我不会再说话了…但是不要变得对我视而不见…”。
 大野回过头,看到青年咬着丰厚的下唇,洁白的脸颊因为委屈泛着粉红,大眼睛里转着泪水
 “你还会来送花吗?”
 大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叫我智就好”。
×

 樱井翔是个幽灵,但是他交到了一个人类朋友,叫做大野智。
 大野智第一次问他“你叫什么?”的时候,樱井兴奋的把自己的名字念了三遍。
 他很久没跟别人说自己的名字了,虽然他都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名字,但是他脑中只有这个名字,所以他觉得……。
 樱井兴奋的滔滔不绝的连珠炮被大野打断,“冷静一点,翔君”。
 他觉得,翔君是一个更美的名字。

 大野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会在这个路口成为地缚灵?如果是事故,通常都会有家属和朋友来这里献花,但是这里总是只有他孤单一个人站着,他的朋友和家人呢?
 樱井一个都答不上来,但是他却不再觉得难过了,因为他有了智君这个朋友。

 大野每天打工回来会在路口停留片刻,和樱井聊天,然后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告别樱井,向公寓走去。
 樱井不喜欢夕阳,因为每到夕阳时刻,大野就要离开了。虽然大野说夕阳很漂亮,他可以改天画一张送给他,但是樱井并没有能挂画的地方,所以作罢。樱井想,他若不是地缚在这种地方,也许他能有更多和大野相处的时间,他就能看看他说的夕阳的画,还有和向日葵一起望着天的黑人泥塑,还有冰箱里叫做刺身的食物……。
 大野说的那些东西都熟悉又陌生。樱井不确定自己生前是否有见过,但是他觉得,这些东西倘若和大野在一起,那就是不普通的,和自己见过的都无法相比,甚至连一株小小的满天星都能照亮整个宇宙。他多么想在大野身边,他多么想。
 【好想要能够陪在他身边】

 樱井觉得身子一轻,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跳了跳,看着自己的脚尖,惊讶的迈出了一步。

×
 大野从没想过地缚灵能升级成背后灵。那天他在刷牙的时候从镜子里面看到了笑嘻嘻站在身后的樱井时,真的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但屁股巨疼,弄倒了水杯,还穿过了樱井的身体。那感觉真是奇妙,明明是看的见的人,却碰不到。
 樱井有点委屈的蹲在地上看着大野擦着地板,声音变得细细小小,“对不起…但是…我也没办法按门铃…不要讨厌我好吗?"
 太狡猾了吧,大野咋了一下舌,用那么一张可怜巴巴的脸求自己,谁能狠下心。

 莫名其妙的,大野开始了和一个幽灵的同居生活。
 同居之后大野发现,樱井并不会睡觉,每天早起他都能看到樱井呆呆的坐在地板上,看着窗外,听到大野起床的声音,他就会笑眯眯的转过头说早安。樱井也不会饥饿,他虽然对大野做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料理很是感兴趣,但是他不但碰不到它们,甚至连筷子都不能拿起来,所以每次大野在吃饭的时候,樱井都笑眯眯的跟他说着今天早上的日出有多美多美。

 大野放下碗筷,想了想问“翔君从未想过去看看别的地方吗?”
 “别的地方?”樱井歪着头等待大野的解释,但是大野并不是多爱旅游的人,除了迪士尼,别的都不知道了。于是他为樱井打开了电视,调了一个频道,跟他说“翔君等我回来之前,可以看它”
 也许,让樱井开心的享受了在人间的生活后,他就能安心的去投胎了呢?

 所以晚上大野到家的时候,收获了一个亮眼闪闪发光的幽灵。
 【智君!珠穆朗玛在哪里,我们可以去吗?哪里离天堂很近吧?】
 【泰姬陵呢?我们可以去吗?那是陵园吗?我也可以睡在那里吗?】
 【水族馆是什么?有很多鱼?智君认识很多鱼吧?都可以料理它们吧!】

 大野无语的看了看自己的钱包,觉得他能带樱井去的,暂时只有水族馆了。
×
 樱井趴在巨大的水族箱外往里看,表情就像小孩子一样,不过樱井并没有记忆,说是第一次到水族馆也不为过。他不停转头问大野,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大野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人,有点无奈的拿出手机,假装放在耳边说“干嘛啦,周围人很多,不方便说话”。樱井看着他因为小朋友好奇的视线而开始变红的脸颊,吃吃的笑了起来。
 
 出了水族馆已经快要夕阳,樱井围着做冰淇淋的摊位不肯走,大野同情的看着浑然不知自己的冰淇淋机上趴着一个幽灵的小姑娘,最终他还是买了一个香草超长圆筒,拿在手里颤颤巍巍的,才成功的把樱井的注意吸引了回来。
 两人趴在大桥边看着夕阳,大野的脸颊和手中的冰淇淋都映成了橘红色,樱井在他身边觉得这一刻很美好,虽然身后的影子只有大野一个人,虽然他都不能偷吃大野手中的冰淇淋,但是这样也很好。他只要能和大野在一起就很好。
×
 那之后,大野带着樱井去了不少力所能及的地方,毕竟樱井是不需要车票和门票的,他只是不认识路,只是需要自己的带领而已。有时大野觉得,自己可真像一个被背后灵给控制了的宿主。
 但是托樱井的福,大野也去了很多一个人没有兴趣的地方,葱郁的草原,茂密的山林,清亮的溪水,宽阔的海岸。这些本来只是在画册里和电视里看看就能满足的东西,原来实际看起来更加美。但也许并不是单纯的因为景色,大野知道,那个总是嘻嘻哈哈陪在自己身边,没人能看到的家伙,让这一切更加不同。
 樱井趴在沙滩上,把脸靠近正在酣睡的不知谁家的大狗,把狗吓了一跳。他笑的翻滚在沙滩上,最后躺在大野的身边。
 “智君,谢谢你”
 大野愣了愣扭过头,看到樱井笑的温柔。那一瞬间,他突然真的好怕,好怕樱井会说【我已经没有留恋了】,他突然好怕,樱井会消失。伸手按在樱井的手放的地方,却一如既往的穿透了过去,手心只剩下沙的温度。大野的心中空落落的,他说“我来给翔君画一幅画像吧”。
 樱井惊讶的看着他,等待他重复一遍以确认他并没有听错。
 “不愿意算了…”大野尴尬的打破沉默。
 “要!我要!”樱井兴奋的跳起来,在大野的周围绕圈奔跑,扑向大野的身体又穿透他,乐此不疲。因为樱井无法拍照,也没有影子,无法照镜子,除了和大野对话,他根本无法确认自己是否真的存在。大野仿佛就是他还存在在这个世界的证明。
×

 樱井住进大野的家里已经5个月了,大野答应画给他的画像也缓慢的进行着。樱井总是忍不住从模特的位置跑过来看,兴奋的说“我有这么好看吗?”。
 大野无奈的笑,让他坐回去,敷衍的说着“是~翔君其实真的是帅哥呢”。
 被夸奖的樱井笑的害羞,却让大野的胸口疼了起来。

×
 入冬之后,天气冷的很快,大野的身体变得不太好,总是咳嗽停不下来,深夜坐在地上的樱井一声一声数着他咳嗽的次数,祈求大野能快点好起来。客厅里放着那副还没完成的画,眼睛总是涂了又改,大野无法满意,还没能完成,就病倒了下去。
 高烧了3天之后,大野恢复了一些意识,老家的父母着急的打电话来问他要不要回老家休息。大野尽量用精神的声音让老人家安心,挂了电话又是一阵咳嗽。
 樱井只能在屋中转悠,他无法照顾大野,他甚至无法为他拉起因为翻身而松散的被子,他无法为他端茶送水,就连轻轻的抱抱他、安慰他都做不到。
 作为一个幽灵,樱井从未觉得如此无助过。从未觉得如此害怕过。也许自己不在,大野还会寻求别人的帮助,也许没有自己,大野早就有了室友或者女友。他跪在床前,伸手却只能穿过大野的脸颊。大野紧闭的眼睛也不再能映出自己,樱井从未如此真实的感觉到,自己只是一个幽灵。
 所以樱井第一次跑了出去,他按照记忆去了附近的神社。一个幽灵来求神也根本不会灵验吧,何况他连香火钱都无法给。樱井呆呆的站在神社的门口向里张望。不远处有个在清扫落叶的老主持。
 就在樱井决定还是放弃了的时候,老人突然像自言自语一般开了口。
 “强烈的愿望才是让梦想实现的原因,而不是神”。老人慢慢的看过来,樱井确定,他并没有看到自己,只是望着自己的方向笑了笑说“年轻人,回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樱井第一次觉得害怕,他以为那个老主持会驱散自己,又或者神社里面有什么神魔来吃掉自己,虽然他什么坏事都没有做,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做什么。在樱井有限的记忆里,只有一个强烈的愿望。
 【想要那个人幸福】

 他回到大野家,没了大野的活动,这里也变得冷冷清清。卧室里传来大野平静的呼吸声,让樱井觉得安心。他在这间根本就没有任何自己生活痕迹的房间里转了一圈。伸手摸了摸大野平时最喜欢的柔软沙发和毛茸茸的靠垫,却依然穿透了它们,但是他想,它们应该是柔软的,应该是温暖的,就像大野的笑容一样。如果他能抱抱他的话,他想他的怀抱也一定是柔软温暖的,就像晨起的朝阳,西下的落日,像柔软的沙滩,像大狗闪亮蓬松的毛发,像每一滴落在玫瑰花上的水珠,那么的可爱,那么的令人眷恋。
 樱井第一次产生了,不想离开,如果没有死去该有多好的想法,他想碰触大野,想拥抱他,想在人群中牵住他的手不走散,想在他紧闭的眼皮上印下温柔的吻。
 他,不想死去……。眼前的景物晃了晃,樱井一惊,他伸出手,看到渐渐变透明的身体,他奔向卧室,扑向还在熟睡的大野,却依然只能穿过他的身体,他的声音变得微弱,光线彻底穿透了他。宁静的卧室里只剩下大野一人。和渐渐消失在空气中的【我喜欢你】。

×
 春天到来的时候,大野已经彻底痊愈了,穿着军绿色的帆布夹克,捧着花又来到那个路口。

 那日他不知睡了多久,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难受,却怎么也找不到樱井。只剩下那张还未完成的画摆在客厅。大野摸着画上人的容颜,努力的回忆,他担心如果连他也忘记樱井的脸,是不是他们就真的再也无法重逢了?也许,樱井只是去环游世界了?
 大野过了生日,过了圣诞节,过了元旦,过了春分。
 樱花开始盛开的时候,大野在心里的某处开始明白,也许樱井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就是所说的生离死别吧。他却最后都没能送他一程,所以至少回到两人相遇的地方。
 大野蹲下,把那束薰衣草放在铺满樱花瓣的路边。他合上手掌时,就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咔哒-】【咔哒—】不稳的停在他身后。
 “那是送给我的花吗?谢谢你”,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大野瞪大了眼睛,僵硬的转过头,看到支在水泥地上的医用拐杖,看到握着拐杖的纤细手指和手臂,看到从领口微微透出的锁骨,和那张比记忆中消瘦了很多的脸颊,乌黑又清爽的黑色短发,只有那对大眼睛,闪着始终未变的光芒。
 大野眯起眼睛,樱井因为背光打在自己身上的影子让他没办法好好仔细看看他,他颤抖的站起来,嘴里叫着“翔君?”。
 “是我…”,说罢樱井又向前一步,有点不太利索的腿脚让他身体的重量都支撑在拐杖上。
 “翔君?”大野觉得眼前模糊了,让他无法好好的看清樱井的样子,他哭着扑过去,猛地抱在樱井身上,被抱住的人瘦弱的晃了一下还是努力的站住了。他松开手,拐杖就掉落在地,两只手攀在了大野的背上,不停摩挲着,带着阳光和樱花味道的温暖手感让樱井眷恋。他一遍一遍回答着“是我”。
×
 樱井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片的空白,他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记起了每件事情,他有着普通的生活,有着心爱的女友,有着父母和弟妹。然后他带着女友骑摩托时在路口出了交通事故,努力保护女友的自己受了重伤,陷入了深度昏迷。
 朦胧中,他仿佛能看到,渐渐的,病房里的护士散去了,只剩下医生说了什么,女友和母亲都开始痛哭了,渐渐的,昼夜交替,樱井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渐渐的,弟妹也不能每天都来了,渐渐的,樱井已经快要遗忘许久没有出现的女友的样子,渐渐的,只剩下憔悴的母亲。
 【还不如,死掉就好了】他这样想着。

 于是下一段记忆,就回到了那个路口,一切开始又结束的地方。樱井站在那里,忘记了还是人类时的伤心记忆。就像死去了一样。直到遇见了有着柔软笑容的那个人。

 樱井的视线渐渐聚焦,是医院苍白的天花板,护士和医生忙乱的脚步和朦胧中的声音。
 【0125床的樱井醒了!快点联系他的家人!】
 他颤抖着用沙哑的声音问,“智君…在哪里?”
 护士说“樱井先生,您只是做了一个梦”
×
 那之后因为长期卧床输液的樱井很是消瘦,黑色的发根也已经长过了栗黄色的发尖,他让母亲为他剪短了,只留下了黑发的部分。因为肌肉萎缩,所以他最初只能靠轮椅来步行,他努力的复健,努力的吃东西。想要快点恢复健康。因为他想要去确定,那个不是梦。
 他想去那个一切开始又结束的地方,去寻找自己新的起点。所以偷偷的借到了拐杖,一个人拦了出租跑来了这里。

 还好一切都不是梦。
 他的愿望,真的实现了。樱井把鼻尖扎在大野的颈间,嗅着幻想了无数次的这个人的味道。
 大野用几乎要折断他肋骨的力道紧紧搂着他,,抽着鼻子说,“画像,还没有画完……”。
 樱井笑起来,鼓起勇气在大野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一起完成它”。

 他们拥抱了很久很久,仿佛此刻就是永恒。

END

评论(14)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