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OS哨向】-Wolf- Ⅶ【END】

*哨兵O X 向导S(请先了解哨向设定后再阅读)

*私设多!多!多!胡说八道的结尾…。

*结尾处龙套大潮……

*据说有点虐??前话指路→

++++++

  松本润赶到现场的时候,特攻队已经把研究所围了起来。他爬到位于隔壁楼的阻击点,抢过指挥官的望远镜往里看。

  “里面什么情况?”,他很焦急,夜视望远镜只能隐约看到人影,在研究所5楼的大会议室里僵持。

  “嫌疑人毁坏……”指挥官刚开口就被松本瞪了回去,“抱歉……是…樱井桑毁坏了研究所的电源和备用电源”。

  可能是畏光症状…松本咬了咬嘴唇,觉醒的哨兵和向导在暴走时可能会出现病兽一般的原始反应,大多是失去自制力后,被量子兽的原始生态占据了全部精神。现在真正樱井的思维应该还沉睡在他的身体里,因为一些刺激而不想面对现实或者放弃了挣扎。否则,以樱井的思维评定,是不会轻易受到别人的干扰就出现精神崩溃症状的,即使绑定对象是冈田上校,也绝对不会。

  大概从内部的坍塌,对樱井的精神才是毁灭性的。

 

  入夜的研究所没了光,更加令人害怕,在未确定状况前,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特别是将军下达了必须活抓的命令。

  建筑物里时不时传来兽的低吼,一只发狂的犬和一只黑狼,还有一只老虎,想想看都是无法介入的对峙。松本只祈祷大家都能无事。

*

 

  大野清醒之后,视线还有些模糊,但他却能看清眼前的景物,甚至比夜晚用自己的眼睛看还要清晰。

  “冈田君…我能看清…”

  “什么?”冈田莫名的扶着他,他看到大野的眼睛闪闪发光,身边的狼一起抬起头看着他。

  “我能看到周围的一切…这感觉真奇妙”说罢,冈田看到那只狼转头环视了一下四周。

  

*

  冈田刚刚觉醒成哨兵的时候,哨兵和向导的分级制度也才刚刚被规定。

  在训练和测试中发现,每个士兵不止有体能和意志力的区别。最大的区别是和量子兽的精神沟通。

  很多人年轻的哨兵仅仅是觉醒了能力,与量子兽一起训练,而量子兽只能作为其感情表现的出口。主体的精神会影响量子兽的健康、体能和性格。很少有人能做到和量子兽互通五感,冈田不知道原因,他觉得也许是个体差异,又或者只是因为大多数人不能找到正确的觉醒方法,至少在他觉醒时,他是很兴奋的,那只老虎出现的时候他开心的去给他青梅竹马的朋友看。他喜欢在睡梦中和它思维连接着,感受它感受的,看它看到的。

  进入部队评级时,可以使用量子兽返回战报的,都被分进了高级哨兵行列。他们可以只用量子兽进行信息收集,再自行分析判断战况,所以只需要用向导素抑制结合热就可以单兵作战。

  许多量子兽都只是单纯的接受着主人的感情,却从未被主人感受过。

 

*

 

  黑狼在会议室的门口徘徊,嗅着什么。喉咙深处发出了呜呜声音。

  “在里面…翔君的味道…我闻到了”,大野轻轻推开门,漆黑的屋里发出了威吓声,呜呜的,像是野兽的低吟。狼的眼睛能看清夜晚的事物,透过狼的眼睛,大野看到歪倒的桌椅后躲着一个人。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轻轻叫着“翔君?”,狼也跳上了高大的长会议桌,弓着身子慢慢靠近角落。

  就在大野觉得,他马上就能看到樱井的时候,一个金黄色的影子冲了出来,嘶吼着撞在大野身上,那只温顺的大狗仿佛完全没了以前的样子,亮着尖牙想要咬穿大野的喉管。黑狼扑上来和它扭打成一团。大野爬起来冲向角落蜷缩起的人,“翔君?”。

  这情景就像大野第一次在樱井的治疗室失控一样,令人怀念又伤感,更加令大野难受的是,樱井空洞的眼神,汗湿衬衫,手臂和脸颊上被抓伤的痕迹。

  感觉到被人抓住了肩膀,樱井开始挣扎。经过一下午的暴走,他的体力已经所剩无几,精神力也大部分都被量子兽使用,挣扎的力度根本无法挣脱大野的钳制。樱井仿佛不认识他一般只是自顾自的挣扎着。

  如果能进入樱井的精神图景,是不是就能安抚他,把他拉回来?大野虽然这样想,但从没人教过他,哨兵的精神触手不如向导的精确,除了能够自行链接自己的量子兽和绑定的向导外,和外人的链接是十分困难的。即使这样,大野也想试一试,就算冒险他也不会让樱井孤单一人坠入黑暗。

*

 

  冈田只是在门口没有进去,他的老虎进去帮助狼压制住了樱井发狂的量子兽,他站在门口看着漆黑的楼道,但他能感觉到老虎所看到的东西。大野应该能搞定,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拉回樱井的意识。

 

*

 

  大野捧着樱井的脸颊,想要他看向自己,虽然视线和思维触手毫无关系,但他依然觉得那双无神的眼睛令他害怕。他揉着樱井柔软的脸颊,轻轻唤着他的名字,希望能得到回应,希望樱井能给他一个进入他思维的入口,或者提示。

  大野闭着眼睛,他能感觉到周围。自己能感觉到自己的触手在这漆黑的空间探索,门外站着的,应该是冈田君,不远的角落里,僵持作一团的三只兽,还有眼前的…丝毫没有给予回应的人。

  大野觉得要哭出来了。樱井也会变成传说那样,没有灵魂的驱壳吗?再也不会笑不会哭,不会回应他的呼唤和亲吻。再也不会张开温暖的怀抱,为他梳理自己毛躁的心情。

  大野紧紧抱着怀里的人,亲吻他的脸颊。如果樱井给予他回应,或者为他开启一点进入精神图景的引导,又或者他能自行找到属于樱井的【弱点】,否则,以哨兵的精神触手强度,大概根本无法找到进入向导的心的方法。

 

  他需要,更多的【引导】。

 

  大野摸着樱井的头,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不停安抚着轻轻颤抖的人,剥下了他的上衣,轻轻念着“翔君…别怕…对不起……你可以恨我…但我不想失去你”,说罢,一口咬在了樱井的侧颈处。樱井因为疼痛而发出了可怜的呜咽,紧紧抓着大野的手臂,指甲划破了他的皮肤。这点疼痛对大野来说不算什么,反而像共有了疼痛般,令他感到幸福。温热腥咸的血液混着熟悉的向导素顺着被咬破的伤口流出,被大野尽数舔舐吞了下去。

  大野能感觉到,樱井的血液里带着熟悉的味道。哨兵敏感的神经能感受到更多除了味道以外的东西。他甚至能尝出其中带来的属于樱井的遗传基因,包含着他的一切信息。樱井的血液融进了他的精神图景,被自己笨拙又生疏的解读、分类、消化。

  他仿佛一瞬间来到了全是樱井的世界,周围一段一段的回忆,全是那个人的血液带来的信息。在这些里面,应该有那么一段,是最初的,最脆弱的,形成了他整个精神屏障的基础。如果自己的精神屏障是因为【恐惧】而生出的世界,那么樱井的是什么呢?

  大野不断的寻找,在那么多光彩亮丽的发着光的片段里,有那么一小节是黯淡的。大野走过去打开了它。

 

  那是樱井尚未完全觉醒时的记忆,16岁的记忆。

  樱井的家庭还算宽裕,有着和蔼的父母和弟妹。樱井上过不错的学校,成绩很好,大家都以为他将来能成为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好景不长,父亲上班的地方因为不景气欠了债,被高利贷威胁。那时候樱井就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他仿佛,能察觉到那些人的想法,甚至有的时候他能控制那些意志不太坚定的人的行为。他去书上翻阅了这样的能力是什么。他知道了,自己很有可能是一个向导。

 

  向导不管在战争时期还是现在都是宝贵的,不仅仅因为高级向导可以真正的做到【心理干预】。还因为很多不愿意进入部队的向导,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造成了部队中向导和哨兵的人口比例不均。樱井只想要变得更强,强到可以保护他的家人。所以在进入部队之前,他就可以熟练的控制量子兽和进行对普通人的精神干预。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几级,这些东西都是军队的测试和训练才会得出的数值,他想,只要能解决这些事情,他还是可以隐藏自己是向导的身份,和家人在一起生活。

 

  谁知道来讨债的流氓中,有一个哨兵。

 

  樱井看到他的瞬间就发现了,他压抑着自己的精神触手,不要去探索他们,但是习惯使然,在他碰触到那个男人的瞬间,就被发现了。男人不怀好意的笑起来。

 

  没有绑定的哨兵也没有监护人在塔以外的地方游荡是非法的。除非……他从一开始就是个犯罪者。

  男人冰冷的眼睛看到樱井的时候像是烧起了火,比樱井高出太多的身高和宽厚的腰板让樱井根本无法反抗。前一秒还护在弟妹眼前,下一秒就被男人单手提了起来。

  “如果这个小向导送给我,可以免你们家一些利息”。

  男人猥琐的笑吹在樱井的耳边,他大叫着放手,用力挣扎,甚至量子兽也跑出来咬住男人的手腕,被他一晃就甩开了。樱井被掐的窒息,眼前发白时他还在迅速思考,这个男人所谓的【等级】是不是比自己高很多;他还在想所谓哨兵向导的绑定,究竟是怎样的。

  男人把樱井按在地板上,咬在了他的肩膀上,疼的樱井大声哭喊起来。父母和弟妹的哭声仿佛都远离了,在男人咽下樱井的血液的瞬间,他感觉到一直以来,自己努力构建的完美精神图景仿佛开了一个口。有一个通道,自己脑中大量的信息猛烈的涌向那个裂缝。

 

  压在樱井身上的男人愣住了,突然剧烈抽搐起来,失去了压制樱井的力量,翻滚在地,哀嚎了起来。樱井不知道为什么,他只知道有了逃跑的机会,顾不上别的,大喊着叫着家人逃走,其他人因为那个壮硕的男人突然狂暴而呆愣在地。男人吼叫着开始毁坏身边的物品,开始攻击明明是他伙伴的人。

  樱井吓坏了,但潜意识中他知道,也许这是他做的,于是心里涌出了黑暗的想法。

  【如果你死了…】

 

  男人在屋里疯狂的冲撞直到最后一口气。

 樱井踉跄的从已经要变成废墟的家里走出时,门外围的全是特种部队的车,端着枪的人们指着他。周围漫布着烟尘,自己全身是血,他想,这次瞒不过去了呢。颤抖的举起手,却再没力气再往前走一步。邻里那些熟悉的人脸上全是恐惧,年幼的弟弟嚎哭着。耳边只剩下自己清晰的喘息声、心跳声,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归于宁静。

  “对不起……对不起”樱井跪在了地上。

 

 

  

  烟尘散去了,大野还站在原地,不远处那个瘦小的身影还蜷缩在原地,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大野走过去,轻轻蹲下来,摸上他的头说,“翔君…谢谢你救了我”。

 

*

  樱井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监护室里,身上带着不少贴片电线,床边的仪器哔哔作响。他垂下眼睛,电视剧里都会出现的那个心仪的人趴在床边的情景,果然没有。

  眨了眨眼睛,没一会房间门就打开了,进来的是松本润,一脸无奈。

  樱井知道自己一定惹麻烦了,在他记忆的最后,他狠狠的冲撞了冈田前辈,然后就是漫长的浑浑噩噩的梦境,他还一度梦到了大野,那是无止境的噩梦中间唯一一点的美好的部分,以至于让他现在醒来都觉得心里满满的,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就像他第一次确认了自己的量子兽时的感觉。安全感、满足感、甚至感到幸福。如果自己的理解没错,这就是被绑定后的感觉吧。樱井心中腾起复杂的情绪。不知为何,饱满兴奋的内心让他连理智上的低落都无法做到。

  他看着松本复杂的表情开口说,“对不起,润君……”。

  松本摆了摆手,“算了…还好都顺利搞定了…我是真的没想到翔桑你折腾起来也……”还没说完,他就被樱井变得越来越想哭的脸给堵回去了。

  樱井吃力的坐起来问“绑定…成功了么?”

  松本抓了抓后脑勺的翘发,点了点头。

  “是吗…”,樱井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他在外面等好几天了,在你昏睡这些天,都不离开…说绑定了,离不开,你可算醒了,倒是跟他解释一下绑定的含义啊…”

  樱井被松本无奈的口气逗笑了,冈田前辈是这样的人吗?他怎么以前都不知道的。点了点头,说“好吧”。

  监护室的门应声打开,大野耷拉着眉毛站在外面。

  “哎?”樱井顿时觉得心跳加快了起来,“智君……?”

  大野扁着嘴一步一步走近病床,“翔君…刚刚都还在想冈田君…”

  “哎…?不是…”樱井张着嘴看大野又看看松本“我不是应该跟冈田前辈绑定了?”

 

  松本张大了嘴巴的样子活像一个青蛙,他瞪圆了眼睛看着樱井感叹的说“你这个级别的向导…我以为靠感觉就能知道自己绑定了谁呢…”。

  樱井的脸唰的一下憋老红,并不是因为松本质疑了他的向导能力,而是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从大野心里蔓延过来的丝丝喜悦和爱恋,仿佛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亲热一般羞耻。

  原来他真的和大野绑定了,至于为什么和如何做的,他都无所谓了,他们绑定了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不管怎样的力量要拆散他们,死去之前他和大野都终将联系在一起。如果是两个人的话,一定怎样的困难都能扛过去。

  樱井抿着嘴,开心的笑起来。身边的大野也笑起来,傻乎乎的样子让松本忍不住退了一步。

  “我说…你们俩如果要犯结合热提前跟我说…”

  没等来樱井的回答却只有傻笑,松本觉得真的没救了。但也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至少他们争取到了想要的结果,剩下的,就是留下来的人努力的事情了。

*

 

  最终,樱井因为私自提供向导素给未绑定哨兵、破坏绑定仪式、私自绑定这三条罪名,被发配南方基地,一个遥远的,基本只有海滩、椰子树和阳光的地方。

  而大野因为私自绑定和破坏了本来安排好的绑定配对,加上被判定无法完全恢复作战能力,但念在救回了濒临暴走的樱井,不予以处罚,但仍然免不了被强制退役的命运。

 

*

 

  二宫、相叶和松本为大野送行的那天,樱井因为忙着要准备移职文件而不能来。巨大沉重的塔门开启,只有门卫和他们四个人。大野和他们每个人道别,相叶的表情很是担忧。

  “O酱…翔酱没来,没关系吗?”

  大野笑着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没关系,因为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二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的妈,肉麻死了……”他拍了拍大野的肩膀,“一个人路上保重”。

  松本最后抱了一下这个被他一直当做大哥哥般敬仰保护的人,“抱歉…大野桑……”

  大野笑起来,拍了拍他的头说,“这是你为我们争取的最好的结果了”,说罢他挥了挥手,迈出了脚步。

 

  塔门渐渐关闭,从此以后,大野不会再回来。虽然有了绑定记录,他可以自由的在外面的城市游荡,如果在塔外发狂,他也会立刻被当做危险分子关入大牢,但他都不在意这些了。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所有思念的终点,也是未来生活的起点。

  他迈开步伐,感觉心和脚步都轻盈了。

 

*

 

  樱井坐了3天的火车才到达这个新基地。拖着大箱子穿着厚重的军装站在基地门口,每个走过的士兵跟他打招呼就仿佛自己只是一个游客。基地里放着奇怪的欢乐歌曲,办公区前的草地上居然有人半裸着晒太阳。樱井跟着基地的负责人,一个比自己年长不少的女向导,一边走一边哑然着。

  那位大姐笑着跟他说“樱井君不要紧张,虽然这里是基地,但是常年都是这个样子的,除了训练,其他时间请随意放松,毕竟生活就是要开心呀!”说罢,她还做了一个aloha的手势。樱井无奈笑着,心想真是来到一个完全不适合自己的地方啊……。

  樱井是作为医生被分到南方基地的,不但要处理精神梳理,还要处理外伤,还好自己都有些经验,樱井哼着歌收拾起位于一层楼的医务室,门外有人咚咚的敲门,“请——”还没说出口,门就被碰的被打开。

  “啊!您就是今天新来的医生先生吗?您好!我是这里的医务室助理!请让我叫您大哥!”年轻的小伙子兴奋的叫着。

  什么跟什么啊……樱井刚要吐槽,年轻人指了指外面,“大哥,外面有人找你,好像是渔业协会的人?”。樱井僵硬的转头,就看到贴在一楼窗户外兴奋的挥手的,晒得黢黑的大野。

 

  “翔君!!!你终于来啦!!我想死你啦!!”

  “等等???你怎么这么黑!?”

  “唔…说好了我先来这里,给你一个惊喜嘛,结果你居然晚了三天…我的向导素用完了要怎么办嘛!”

  大野一边说一边顺着窗户爬了进来,不顾门口青年闪闪发光的眼睛,一把搂住樱井,扎在他的脖颈深深吸了一口气。

  “果然新鲜的最棒了”,大野陶醉的伸出舌头来小小舔了一下。

  “等等!这还有外人呢!”

  “请不要当我是外人!大哥!我叫风磨!请问这位就是大哥的绑定哨兵吗!”

  “哦!你好!以后你可以叫我親分!”大野眉头一挑,手一挥。另一只手又顺势揽上樱井的腰。

  “等等你们…不要都聚在这里让我先整理…”

  “风磨君,你大哥说让你先回避一下,我们还有重要事”,大野微笑着看着青年。

  风磨了然的点了点头,伸出大拇指比了个赞,带着富有深意的笑容退了出去,顺便关上了门。

 

  “你也出去啊…等我整理完…”樱井有些别捏的推着大野,耳朵不知道是因为南方的闷热还是因为害羞,变得通红。

  “整理完就来不及了啊,我觉得我要结合热了,樱井医生,能帮我梳理一下吗?”

  樱井抿着嘴,看看门口又看看窗外,扭过头在大野唇上轻轻印了一吻。

  “剩下的…晚上再说。”

  “哦~……晚上再说啊?”

  大野满面笑容揽着怀里的人,樱井放松了肩膀就靠进他结实的怀抱里。两人的心跳也渐渐的同频,安稳又甜蜜。外面是蓝天白云,绿油油的椰子树,窗边睡着两只靠在一起的量子兽,空气湿润又温暖,海浪的声音伴着甜言蜜语钻进耳畔。这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和开始了么?

 

 

*

番外。

  松本埋头在文件的小山里时,人事部的门被敲开了。

  “润君~要不要一起去度假?”

  他头都没有抬就知道是谁了,为什么那个猫背的家伙没有管好他家的天然?度假?说的轻巧,就算相叶能申请下批准,也得向导同行才行。

  松本刚抬起头就开看到靠在门框上笑眯眯看着他的二宫。

  “不一起去?翔桑说,那边的刺身超好吃”。

  松本睁目结舌的这几秒算了一下自己还有多少没有用过的带薪假期,看着桌上的文件,又看看门口的两人。

  身后不远处有个人从更大的文件堆里钻出头,“松本桑??你不会是要度假去,把这些都扔给我吧?”

  松本转头看了看身后那个新人一脸惊讶的样子,笑了笑说,“斗真君,接下来的一个月辛苦了~”

 

  “松本桑~~~!!???”

  松本关上身后厚重的大门,伸了个懒腰,跟在那对打闹着的竹马身后,心想应该放几条帅气的沙滩裤进行李呢?

 

番外2

  樱井笑眯眯的趴在写字台上看着今天寄来的信,有相叶抓着二宫的小柴犬抡的老高的诡异抓怕,还有松本润带着墨镜穿着西装的奇怪气氛的照片,旁边还有二宫的字,【J觉得这样拍比较帅】,樱井笑着抽出下面一张明信片,来自北方的基地。和明信片一起寄来的照片上的人,全都穿着厚重的保暖衣,对着镜头比这小树杈。虽然脸的大半都被围巾和保暖帽遮住了,但是樱井能感觉到,照片中的人们被定格的开心瞬间。

  他翻过背面,熟悉的字体写着【健君说让你猜猜哪个是我——冈田准一】,樱井笑了起来,槽点太多了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啊,说来健君是谁啊?但不管怎样,前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北边的基地啊,从这里过去要做一周的火车,都是高山和白雪,有毛茸茸的豹子和羚羊。

  樱井抬起头看向窗外的海岸和沙滩,心想,总有一天能去看看就好了呢,和大野一起。

 +END+

  结尾照例有碎碎念和BUG(?)补充,走个链接好了→

 感慨万千,谢谢看完的你。。。其实又虎头蛇尾了。。。中间不知道能写什么了,就把想好的结局提上来了。。俩人都没怎么腻歪。。

(跪下谢罪)

评论(35)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