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总裁先生的小情人儿

*傻白甜注意

*毫无剧情注意

*毫无思想注意

*就是…写个东西找找手感OTZ

*R有一笔带过

========================

01

  社长先生此生第一次被勒索,对象就是个染着小黄毛的小子。他只是今天突然想从街角的便利店来买啤酒和豆腐当下酒菜,于是叫司机和保镖先回去,谁知刚走出便利店的门就被人盯上了。黑灯瞎火的,带着兜帽看不到脸,还真有点可怕。

  社长先生快步往家走,就差一个转角的地方被人拉进了小巷,啤酒罐骨碌骨碌滚了一地,带着斗帽的的小混混逼上来,故意压低的声音说,“小哥,借几个钱来用用呀”

  可以的话,社长先生是很想借他的,但无奈他出门从来不会带现金,总不能问他,可不可以刷卡吧?

  就在小混混抓起社长先生整齐的领带时,司机领着保镖赶到了。

  “大野先生!您没事吧!还好刚才不放心所以在后面跟着!”说完膀大腰圆的保镖就揪上了小混混的衣领。

  两拳打在肚子上,小混混就跪在了地上,兜帽也散了下来,是个高中生样子的男孩,染着金黄的头发,带着个银色的耳钉,虽然大大的眼睛里面含满泪水,却像个小老虎一样凶巴巴的不认输。

  社长先生拦下了保镖,看着窝在墙角动掸不得的男孩,心一软,带他回了家。

 

  像是被捡来的小野猫,男孩被社长先生按在浴缸里洗了个干净,当然社长先生的胳膊也留下了两排牙印。不管问什么,男孩都不肯张嘴,直到社长先生把生鱼片,煎饺和饭团摆到他眼前,男孩的眼睛才发着光的看着他。

  狼吞虎咽之后才不甘心似的说了句“我叫樱井翔”

 

  看着男孩干净的双眼,总裁先生觉得心跳快了两拍。“我叫大野智”

 

  那晚,大野语重心长的告诉对方,要好好的回家去,不管发生了什么,和父母道个歉,就什么都过去了。不要再回去街上混了。

  他给皱着眉头一脸不甘心的小少爷盖上薄被,就退出了卧室,一个人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早上起来卧室已经没了人,只有餐桌上一张便签上写着规整的字【谢谢你】。

  大野扯起嘴角笑了笑,觉得自己应该要沉浸在帮助了落魄少年的成就感里。

 

02

  再次看到樱井翔时,大野差点把脸撞在汽车玻璃上。吓得司机大叫【社长?!您没事吧!】。没事才怪!路边那个纤细的身影,扎眼的黄毛,怎么看都是那天才被自己苦口婆心教育过要回家去的小家伙。不但没有回家,还和那帮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一起!?

  大野咬牙切齿,看着樱井身边的高大男人把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樱井却还是笑闹着和对方打闹在一起。那个男人放在少年纤细腰部的手,明显就带着占有般的下流意味!大野大叫一声【停车!】,劳斯莱斯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樱井这是第一次被绑架。

  叫做大野智的男人,根本没了上次的淡然温柔,他不知道男人发生了什么,气势汹汹的从高级轿车里下来走向自己,抓住手腕就被拖了一踉跄,没想到他的力气这么大,樱井吓了一跳,瞬间没了气势,只剩下微弱的声音,“你要做什么……”就被塞进了车。

 

 

  被带回了上次的公寓,大野好像很生气,这让樱井不能理解。他明明上次有好好道谢,也有好好关上门,他甚至早上饿着肚子都没敢拿走冰箱里的一个面包,为什么这个男人要对自己生气!?

  大野把外套摔在沙发上。

  “你为什么还和那些人混在街上?!”

  大野说出口的,跟樱井父母的话没有任何区别。

 

  原来他也是呢,讨厌着不按规矩来生活的自己。

  “我跟谁混一起,需要你管吗!?”男孩尖细的声音顶撞着大野的神经。

 

  “你!你知不知道那些人可能跟什么有染?卖淫?毒品!?你要是染上了怎么办!?”

 

  樱井并没想过那么多,那些人,也只是不停的管自己要钱而已,自己的零花钱给完了,他们就让自己回家去管父母要,拉不下脸来,才决定去打劫的。本来就是身无分文的窘迫状态,被外人一指责更加的火冒三丈。

  “我……我变成怎样才不要你管!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大野在气头上,口不择言的逼问,“他们要是没钱了,拉你去卖呢!?”。

  这问题樱井倒是没想过,虽然他并不是不知道,这条路偏离太多的话,尽头会有多叛经背道的事在等自己,但年轻让他根本不服输,眼里亮晶晶的含着泪,也要大声反驳对方。

  “让我去卖的话!就卖呗!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大野愣住了,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自以为扳回一局的得意少年。

  眼神一暗,狠狠捏住了樱井的下巴。

  “既然没什么大不了,那就卖给我。”

 

*

 

  03

  清晨,樱井醒来的时候用了10秒钟来确认自己身在何处,腰部的剧痛和下身的违和感让他想起昨晚的事情。

 

 自己不管怎么叫唤威吓,大野都没有停手,憋着一口气,即使疼到眼泪都流出来了,也没有道歉认输。倒是大野在看到那串干净的泪珠时,动作变得缓慢温柔了些。

 在感觉到体内一股不属于自己体温的东西蔓延开来时,比起那里的疼痛和麻痹,比起下腹的压迫感,羞耻和委屈冲上头顶,樱井狠狠的咬在大野的肩颈处,正伏在自己身上的人,被从高潮的余韵中拉回,疼的嚎叫一声,低头就要教训这个小老虎,却在看到樱井泪眼婆娑的样子时闭上了嘴。

 “你混蛋……”樱井的咒骂没了气势,最后一个音还没发完就昏睡了过去。

 

  他起身,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穿着没见过的睡衣套装,柔软的墨蓝色斜纹布料。身上除了残留的疲倦没有太多的不适,甚至干净清爽。

  大概是被清洗过了吧……。想到那个男人在自己睡着的时候还把这里那里都看了个遍,还动手动脚,樱井更加羞耻气愤了起来。

  “变态!”

  跳下床扯下身上的睡衣,却找不到自己的衣服,转头看到自己的衣服正排着队在阳台上滴着水晒太阳。桌上放着纸条和一万块,【我去公司了,用这个买点吃的】。

  “谁要你的臭钱!”樱井气冲冲的进了卧室拉开衣柜,随便扯了一件休闲裤和运动衫套上,走到门口打开门,想了想,又转过头去桌上恶狠狠的抓过一万块塞进兜里,撞上门就跑了。

 

  大野晚上进屋时,只看到空落落的房间,阳台上已经干透的衣服,和乱糟糟的床铺。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做的太过了。

 

04

 

  大野并不是想报复男孩或者怀着什么不堪的想法,只是那双坚毅明亮的眼睛在眼前 ,就忍不住想让人碰触。

  大概对于想要获得信任却失败了的自己,感到焦急吧。大野喝光手上的啤酒,扭头看着身边已经叠好散发着干净清香味道的衣服。

  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来取它们?

 

  谁知他并没用太多天,就等来了离家出走的小老虎。

 

  自己的私人电话响起,保镖的声音犹犹豫豫,“社长…那天那个孩子,在大门口转悠半小时了,要赶走他吗?”

  大野慌忙放下电话跑出去,和正在门口数石子的樱井撞了个正面。

  樱井一愣转头就跑,被大野在后面紧紧追,“站住!!!”,门口的保镖也不明所以,追着自己的老板也跟上去“不许跑!!”。

  三个人追了半条街,最后以保镖把樱井按在地上结束,大野气喘吁吁的追上去,摆着手有气无力的叫着“松手…快松手……”

  樱井从地上爬起来,好看的嘴唇也抿成一条线,委屈巴巴的揉着差点被弄脱臼的肩膀,“你怎么…这么狠啊…我不就…穿走你一套衣服吗……”。

  大野无言以对,抓了抓头发“那你干嘛跑啊”。

  “那你干嘛追!”

  “你跑我不追啊?都叫你站住了”

  “这个凶巴巴的大叔也在追我,谁敢站住。”樱井嘟嘟囔囔的从地上爬起来,穿走时还干干净净的衣服,现在已经皱皱巴巴还脏兮兮。

  大野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近点,怕他转头又逃跑,“回去吧?”,说完才觉得好像不对,又加了一句“我家”。

  樱井点了点头,乖乖的被前几天自己还恶狠狠的骂过是变态的人牵走了。

 

 

  大野把樱井拉回家,扯着他身上的衣角看了看,衬衫怕是无法拯救了,好像还有脱线的地方。看起来好像跟着穿衣服的人经历了一场恶战。他想了想开始解起衬衫的扣子,吓得樱井跳了三步远,紧紧抓着领口说,“我…我…还没洗澡”。

  大野脸一红,结结巴巴道,“不是…我没想…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樱井脱了衬衫,纤细的躯干上有几处青紫的拳印,一碰就疼的他嘶嘶叫。

  看大野安安静静起身去给他拿新的干净衣服,又去浴室给他放水,樱井也觉得内疚,想了想只能说了句“对不起…”。

  

  洗完澡出来,饭桌上已经有了饭,做饭的人却好像根本不打算一起吃,在沙发上喝着啤酒。

  樱井不太明白这男人从那天的管事妈到今天的视而不见是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历程,他唯一明白的就是,孤零零的吃饭,一点乐趣都没有。让他想起了在家的日子,没人管没人关心的日子。

  而且……

  他偷偷抬头瞄了一眼大野。

  比起这样冷漠,他到还更喜欢咄咄逼人的那个样子。该不会真的变成抖M了吧,樱井摇了摇头,吃完碗里的东西,安安静静往卧室走去。

 

  其实,也不是抱着什么期待,樱井觉得男人跟男人做那事,还是太不正常了,但是又出去流浪了几天,早早的花完了一万块,被几个兄弟怂恿去偷东西,结果被店里的壮汉暴揍了一顿,却连个休息和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心里空落落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觉得,也许自己还能回去找他?也许一个成年人是不会跟自己计较的,哪怕就是……做那种事嘛…也好过被无视。

  进屋的时候就稍稍下了决心,要是大野真的要,他就试着不拒绝。

  结果翻来覆去,直到外面没了电视的声音,也不见人进来。樱井下了床,光着脚踩着地板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往外看。刚刚坐在沙发上的人已经躺了下去,扯着一个毯子,闭着眼睛,大有今晚就准备这样睡下的意思。

  这算什么…强迫了一次之后就…看不起自己了吗,樱井垂头丧气,耷拉着肩膀穿着大野给他的干净衣服往大门走去。

  

 

 

  被玄关的声音吵醒,大野跳起来跑过去,就看到正在穿鞋的人。

  “你去哪?”

  樱井抬起眼睛,一副憋着气的表情,“要你管。”

  怎么搞的,大野摸不着头脑,睡前还乖乖的好好的,自己本想到了早上好好道个歉,然后顺便表个白,怎么天还没亮,又变脸了?

  “我当然要管,你还穿着我的衣服”。

  樱井一口气没上来,无法反驳,不就是欺负自己没钱没住处吗!这些成年人最会这样了,咬着嘴唇气冲冲的说,“还给你!”开始脱了起来。

  脱到就剩了底裤,站在玄关的两人都觉得尴尬了起来。樱井转身开门就要跑,被大野使劲一拽就拉了回来。

  “裸着想去哪????”

 

  被大野手掌握着的地方,火辣辣的热,让樱井没出息的想多沉沦一会。但是啊,自己现在就是个小混混啊,离家走出,没有钱没有地方回,没去上学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小混混。竟然真的卑微的想要是用身体就能留在这个人身边的话,也能算幸福了吧。这想法太过龌蹉,樱井这一生中第一次开始觉得后悔,十分的后悔。

  后悔离家出走,后悔自己不争气。

  

  眼泪在大眼睛里面转啊转,忍着不掉下来,大野摸了摸他的头说,“我什么都不会做了…你别怕”。

  安静下来的小老虎点了点头,抱住大野的身子蹭了蹭,哼着说了句“谢谢你”,大野觉得那句话穿过他的胸腔,在身体里面回荡了很久,让他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

 

05

  阳光穿过窗帘照在床上的时候,床上的两人一个睡得四仰八叉,一个张着嘴巴流口水。

  大野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擦了口水,看到身边的人睡得露出肚皮,无奈的扯过被子要把他包起来。樱井翻了个身就攀在大野身上,把他当抱枕一样搂着,舒服的眉间都舒展开来。可那条漂亮笔直的腿,正正好压在大野晨起精神无比的地方。

 “哦————————”忍着不叫出来,这几乎要被压断的感觉让大野想赶快逃走,轻轻抬着樱井的腿举起来,想把下半身撤出来,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圆滚滚亮晶晶盯着自己的眼。

 “大早上的还挺精神啊?”樱井的言语里面带着调戏。

 丢下樱井的腿,大野气呼呼的说,“是你自己贴上来的”,说罢转过身。

 被丢在身后的感觉真让人低落,樱井觉得,这个男人是喜欢自己的,而自己,至少不讨厌他。既然都是男人,那主动点也没什么。

  樱井想了想又贴了上去,自己那早上起来精神的小东西顶在了大野的腿上。大野抽了口气,转过身来,认真看着他,拉开两人的距离说,“翔君…在你毕业之前…我什么也不会…嗷————————”,樱井恶狠狠的蹬在大野的下半身,做了个鬼脸说“小气鬼”。

  转过头,樱井看着窗外的朝阳想,第一步,先回家跟父母道歉吧。

 

06

  又是一年一度的新入员工动员大会,大野拖着沉重的步伐往会议厅走去,听说今年各部门加在一起一共有300个新员工,这栋大楼哪里有这么空的工位啊,大野真是怀疑,几年过去了,怎么不知不觉自己家的生意就顺风顺水做到这里,让他唯一不满的就是,没时间休息没时间玩乐,甚至连家人催着去相亲都没时间去见一眼。

  当然相亲那事,是他故意用没时间糊弄过去的。心里的某个角落还是忘不了那个突然从自己生活中消失的,傲气别扭的小老虎。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大野叹了口气,叹气声随着演讲台的麦克风成倍放大,让身边的秘书小姐担忧的捅了捅他。

 

  员工集训过后就是欢迎酒会了,集训中表现良好的员工在这个时候也能好好的放松一下,也和别的部门人员沟通感情。

  大野是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的,因为自己根本是多余的!坐在酒会一角哀怨的看着自己的员工们笑盈盈的聊着天,而自己身边却只有秘书陪着。

  啊…这些人一点都不会关怀内心敏感脆弱的老板,举起杯子,气呼呼说了一句“再来一杯!”

 

 

  醒来的时候,身下是柔软的床铺,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天花板上熟悉的花纹,啊…是自家的酒店套房啊…,八成又是喝多了,被秘书扔到这里。大野安心的翻了个身,胳膊碰到了身边的人。

  【?】

  他揉了揉眼睛,身边分明躺了一个人,额…白花花的肩膀平坦的胸脯,……大野没有言语的掀开被子,额…和自己一样的东西,低头再看看自己,果然一样的……

 

  嗷——————!?

  为什么自己没有穿衣服!为什么身边睡着裸男!!?大野跪在地毯上背向着床呈痛苦状。这么多年从来没做过酒后乱性的事情!结果终于还是!?乱在男人身上了!?

 

  大野鼓足勇气趴在床边,看着床上还睡着的人,翘翘的嘴唇圆圆的鼻头,洁白的肤色…英挺的眉毛,是个帅气的男人,却睡得像个孩子。让人熟悉的感觉。

  他伸出手捅了捅床上的人。好看的眉毛皱了皱,男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喂…我…对你做什么了?”大野小心翼翼的问。

  床上的人竟然一脸不爽,气哼哼的说,“什么都没做!社长先生”。

  嘿——什么都没做你还生气!?这样的家伙我这辈子就见过俩………………

  想到一半,大野瞪大了眼睛,“翔君?”。

  被叫了名字的人突然脸颊一红,慌乱的把被单扯过来遮掩身体,气哼哼的说“干嘛”。

 

  大野激动的一窜就跳上了床,富有弹性的床吱呀吱呀的载着俩人弹了两弹,回复了平稳。

  “真的是翔君!你长大了!”大野不会忘记,自己当时说的话,毕业之前,什么都不做。他看看散落在地上的西装,那套不属于自己的西装上还夹着自己公司的员工卡。

  他扑上去隔着被单抱紧樱井,开心的说,“你真的回来找我了,我好开心~”

  樱井在他怀里挣扎了两下,挣不开就没了动静,脑袋靠在大野的肩窝,哼哼的说了一句,“大骗子”。

  嗯?大野莫名其妙。

  “我早就毕业了,你昨晚居然……”

 

  大野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已经成长了的樱井的脸,隐约回忆起,烂醉的自己被樱井架着来到房间,捧着这张脸就觉得很像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哼哼唧唧叫着“翔君……我好想你…”让樱井一阵感动,两人稀里哗啦的脱光衣服,大野却突然回忆起自己的誓言,死活按着樱井说,“不行…不能做!”。迷糊中,他眼前的还是那个精瘦的男孩。结果生生的把樱井踹到一边睡觉。

  

  大野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那…现在补回来吧?”,他往樱井身边凑了凑,伸手摸了摸已经不是皮包骨头的身体,而有着成年人的弹性和力量,更加令他着迷。

  樱井一个翻身下了床,抬起下巴说,“社长,今天上午十点还有开发部的会议,会议室见”。

  “别走——”扑了个空的社长先生在床上暗自神伤,看来追小情人这事,又得从零开始了。

 

【END】

  老早之前和方说的一个梗,结果彻底精简了写了个像段子的东西。感觉毫无新意啊OTZ,不过最近又纠结找什么工作的事情,又被娘骂,里里外外心情很糟糕,之前一直靠画画才能排解,因为文字的话,心情太糟糕就写不出来了~这两天稍微恢复一些了,把这个翻出来写了写找了下手感,虽然个人感觉,还是没找到(。。。。。。。。。。

评论(18)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