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海吉本】兄弟【非F清水】

*鸣海凉介(35)&吉本荒野(31)  清水兄弟情
*有暗指榎吉,鸣海有女友。
*性格乱七八糟。。。就看个乐呵吧( p′︵‵。)
*520快乐(早过了。)

++++++++++++++++++++++++++

  鸣海凉介推开家门就看到散乱在玄关的运动鞋和牛皮挎包,他叹了口气,脱下皮鞋把它们摆正,把运动鞋摆在自己的皮鞋旁边,拾起挎包靠在鞋柜上,然后放轻了动作走进屋。
  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在自己的双人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的人,他蹑手蹑脚走过去查看发现对方只是脱去了卡其色的风衣,还穿着外套和外裤躺在自己的干净的被窝里,鸣海叹了口气,伸手去解他的腰带,床上的人睡得迷迷糊糊嬉笑着「径君~人家射不出来啦~」,话毕就被鸣海一拳打在股间,「吉本荒野!」。

  *
「我们今晚就吃这个?」吉本眯着眼睛看着桌上的打折寿司和麦茶,「你就这么对待被你伤害的病号?」,吉本挥了挥打着石膏的右手。
  「少来,我打的是你儿子。」鸣海眯着眼,开了一听啤酒。
  「那至少也给我啤酒?」吉本伸手想要够鸣海手中的易拉罐,被他躲开了。
  「病号不能喝酒」,鸣海带着点得意灌下一口,发出了舒爽的声音。
  吉本扁着嘴,用左手抓起一块寿司塞进嘴里,嚼的满心怨气。

*
  吉本呆愣愣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着鸣海家的巨大壁挂电视,随便哪个低级趣味的搞笑艺人都能让他哈哈大笑。而鸣海就在他和电视之间来回穿梭,整理着被吉本扔的满地都是的杂志和零食。
  「凉介~你好烦啊,总是挡着我!」吉本发出不满的抗议,让鸣海听了更加头大。
  「能不能不要在地毯上吃薯片????」他气哼哼的走过去抢走薯片,又弯下腰开始整理地毯上的碎屑。吉本看着他顺着髮旋翘起来的短短头发,刘海短短的在眉毛上沿,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干练外表,明明总是被人说长得很像。

*
  鸣海凉介第一次见到吉本荒野是8岁的时候。
  鸣海的父亲从东京调职到了这个镇子,从父母的言语之间他能感觉到,离开东京并不是什么愉快的决定,母亲说,那个叫做「降职」。
  而鸣海母亲的一位表妹恰巧也住在这里。母亲拉着他去拜访时跟他说,小姨家有一位小弟弟,要好好跟他相处哦。
  鸣海点了点头。看着母亲按响了写着「田子」名牌边的门铃。

  田子雄大比鸣海凉介小了四岁。鸣海对田子的第一印象就是「跟屁虫」,不管自己走到哪里,田子都一定跟在他身后,口齿不清叫着哥哥。
  鸣海的妈妈抱着田子大赞可爱,说跟凉介小时候一模一样,鸣海心想,他才没有梳过那么傻的西瓜头。

*
  鸣海凉介跟着吉本荒野进了浴室,打开浴盆的水后,转头对吉本说「脱衣服」。吉本造作的捂着胸口说「凉介好色」。鸣海无视了他无时不刻都不正经的态度,自顾自的把袖子和裤腿卷起来,扯过吉本那只打着石膏的手,在上面套了个塑料袋,说了句「别弄湿」。
  吉本被他按着坐在小凳上,感受着温暖的水从花洒喷出,顺着鸣海的动作把自己一寸一寸打湿,说实话还是很舒服的,毕竟自己的恋人是不会这样体贴周到又强势的。吉本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和鸣海这样亲密。应该是自己还叫做田子雄大的时候。

*
  在田子终于升上了梦寐以求的国中一年级时,鸣海已经是高中二的风云人物了。
  楼顶吸烟,带耳环,染头发。除了学习成绩五科以上不及格这条,鸣海把所有会被严重警告的校规全犯了个遍。在当时地味的不行只会学习的田子看来,鸣海凉介就是个闪亮的英雄。
  田子学着鸣海的样子,把头发梳了一个看起来帅气的偏分,喷了好多发胶来固定,并且对着镜子满意的看了好久。他可以忍受被人调笑身高矮小,书呆子,甚至哥哥的跟屁虫,但是他不能忍受有人嘲笑鸣海凉介只是假装很厉害。

  鸣海听说田子雄大在国一开学的第一周就跟人大打出手,他一度以为自己的同学是认错了人,但是大家都口口声声说,「你弟弟真是跟你一模一样」,鸣海在对方说出「身高」两字之前就一巴掌把下半句怼了回去。

  鸣海那天去田子家探望,只比自己小了四岁的男孩,身高才到自己的胸口,忍不住还是会觉得对方还是小孩子。所以他摸着田子去掉了发胶变得柔软顺滑的头发说,「不想被欺负,只能自己变强」。

*
  安顿好吉本进了浴缸,并且嘱咐了三遍不许睡着,被吉本嘲笑好像老妈子,鸣海才终于在沙发上松了口气。
  拿出手机来查看消息,有女友发来的祝贺成为校长的邮件。明明不是值得祝贺的事情。至少他这样觉得。因为选择成为老师是田子雄大,他觉得如果他们两人一定要有一个人成为教育工作者,那也会是田子雄大,而不是急躁的自己。
  沉思的时候屋里传来震动声,鸣海屏住呼吸试图寻找方位,之后确定了震动声来自吉本的牛皮挎包。在他无视了两次以后,终于还是在震动第三次响起时忍不住翻出吉本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吉本荒野,你拖着废手又去哪里了?!」电话那头人的声音冷静,但鸣海听出来对方有些压不住的愤怒。
*
  吉本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鸣海拿着自己的手机。
  「在检查我有没有出轨?」他嬉笑着坐在鸣海旁边,根本没擦干的头发和身体把鸣海干净的居家服蹭出了几道水渍。
  「你男朋友刚刚打电话找你。」鸣海特意加重了「男朋友」的发音。让吉本笑了起来。
  「觉得恶心?」他歪着头探查着鸣海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却在鸣海转过视线时没能掩藏自己眼中的动摇。
  鸣海看着他飞速的收拾好眼神深处的自卑,又换上了没心没肺的笑。
  「你觉得好就可以,雄大。」
  身边的吉本停滞了一秒呼吸,然后狠狠在鸣海大腿上扭了一把,站起来做了个鬼脸,「小凉介果然很像老妈——」
 
*
  田子雄大接到东大的入取通知时,鸣海凉介还在为就活奔波。一天几个公司,面试官总是会提很多奇妙的问题,让他张口结舌。那段时间让鸣海凉介明白,学校和社会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工作方案,人际关系这些事情,都有一个及格线和优秀线可能会容易很多,如果世上的事情都能分出是非对错,那就好了。
  田子到东京的第一天就去找了鸣海。开始在大公司的底层做业务员的鸣海,跑完工作回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拖着脚步回到自己拥挤的出租屋时,看到了坐在门口抱着双肩包睡着的田子雄大。
  自从鸣海上东京的大学,就很少回去了。母亲常说,因为他赖在东京不回来,所以雄大天天叫着也要去上东京的大学,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目标,最后简化成了「东京大学」,鸣海觉得很好笑,就这样随便成为目标的第一学府,也让田子轻松的考过了。
  田子雄大总是说,要和凉介一样厉害。却不知自己都是靠着分析老师的上课言行来判断究竟哪些内容会考哪些不会,说是学习好,不如说是小聪明过了头。真正把那些枯燥课本背熟的人,其实是田子雄大。

  *
  鸣海凉介一个翻身把腿搭在了吉本荒野身上。夜深人静时不太容易睡着的吉本被这一下弄醒。他看到身边的鸣海四仰八叉的睡相,忍住了起身去拿手机拍照的冲动。他侧过身,把健全的那只手垫在脸颊下,看着这个从以前到现在对他来说都是榜样的男人。他善良的表哥甚至不追究更多的原因,只是在自己露出反感的表情后,就封印了「田子雄大」这个名字。鸣海从没问过他原因,他也并不想编更多的故事来让鸣海摸不着头脑。只是鸣海凉介都只会称呼他为「吉本」,而却称田子雄大为「雄大」。每次他听到,都觉得自己快要被鸣海带着阳光气味的笑容给驯服,成为一只慵懒的猫,再也离不开温暖的家。
  *
  田子雄大毕业后的志愿就是当个老师,但毕业后的实习却并不顺利。原来并不是自己所想的所做的是好的,结果就会是好的。
  每到这种时候,田子都会想要躲一躲,他的哥哥总是会给他安慰和鼓励。所以他久违的去了记忆中鸣海的公司楼下。
  下班时间,他看到无数人跟鸣海打招呼,他走出来微笑着,仿佛带着阳光和温暖的气息,他的西装三件套合身又笔挺,那么帅气。
  田子揉了揉眼睛,偷偷的溜走了。
  他觉得,他应该要学会试着自己变强。


*
  清晨,烤糊的面包味把吉本从梦中唤醒,他迷迷糊糊逛到厨房,鸣海正忙的不亦乐乎。
  「洗漱一下坐下吃吧~」他在吹口哨的间歇对吉本指了指桌子。
 

  吉本狼吞虎咽的样子好像挨饿了很久一般。鸣海想了想,开口问到「你现在住哪里?」。
  吉本抹了一把嘴,抬起头,他知道鸣海想为他做更多,事实上他也确实会。吉本偷看了他的手机,那里写着,鸣海凉介要去做私立学校的校长了。他帅气的,聪明又善良的表兄永远都走在自己的前面。
  「学生家和男朋友家~」吉本也故意加重了「男朋友」三个字的读音。
  鸣海知道这样的答案代表吉本并不想与自己有更多瓜葛。也许吉本就像一只猫,如果不拴住的话,他偶尔还会回来蹭蹭。他犹豫了下,还是伸出手揉了揉吉本乱糟糟却依然柔软的头发。他可爱的,笨拙又温柔的表弟永远都出乎他的意料。
  「如果需要,随时可以来我这里」。
  吉本又往嘴里塞了一颗小西红柿,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END】
 
 
  (*σ´∀`)σ就不打tag啦~最近沉迷工作,十分现充。。手机里面一堆坑,结果先写了这么一个~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14)

热度(75)